美中交惡:「美國優先」欺人太甚還是「中國夢」操之過急?(圖)

時事大家談:美中交惡:「美國優先」欺人太甚還是「中國夢」操之過急?



過去幾個星期美中貿易戰不斷升級。(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10月2日訊】過去幾個星期,隨著美中貿易戰的不斷升級,兩國雙邊關係從金融、經貿到軍事、外交等領域出現摩擦和對抗,美中關係顯示出全面交惡的跡象。中共營造美國把刀架在中國脖子上的悲情,指責特朗普霸凌主義,然而卻忽視了美國兩黨以及朝野上下已達成的共識:即習近平強化政府主導的舉國體制,並通過一帶一路輸出中國模式,在全球貿易、臺灣以及南中國海等問題上不斷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那麼美中全面交惡的根源在哪裡?是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欺人太甚?還是習近平的「中國夢」操之過急?

嘉賓: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士章立凡

胡平:特朗普並非強買強賣,霸凌說豈有此理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中國的「美國霸凌主義」說法毫無道理,因為各方不過是用戰爭兩字來比喻貿易摩擦。這不同於真正的戰爭使用武力或者暴力傷害對方、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的行為。貿易戰並沒有使用武力,不是真戰爭,所以不能說是霸凌主義。特朗普不過是對中國進口商品增加關稅。特朗普說了,要麼實施公平貿易,要麼就不和中國做生意。一般來說,增加關稅和貨幣貶值的手段是為了限制別國產品進入本國市場。這明明是中國一貫以來的做法,是中國先打貿易戰,美國不過是回應而已。美國做法的極致就是不和中國做生意,不買也不賣,而不是強加於人,不是用武力作為後盾來威脅和強買強賣,那才是刀架脖子。特朗普的做法就是「不跟你玩兒了」。說這是霸凌主義是豈有此理。

胡平:中國威脅世界秩序,構成美國遠慮

胡平說,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說過,美國面臨的外部威脅中,最緊迫的來自於朝鮮,目前最強的來自於俄羅斯,而長遠看最大的威脅是中國。美國國會高票通過的國防法案就是主要針對中國。經濟問題而言,美國的民主和共和兩黨都認為中國是最大挑戰。民主黨領袖說,他們在很多方面不同意特朗普的政策,但是,在貿易問題上卻與特朗普完全一致。中國的銳實力和滲透自由世界等現象都很嚴重,也引發高度警惕。美國國會參議員盧比奧在國會說,民主體制在世界不斷普及的原因就是因為世界最強的國家是民主體制;如果世界最強的國家是獨裁體制,它侵犯自己民眾的各種權利也無視別國的人權狀況,它要是統領世界的話,那麼,世界未來二三十年的樣子是細思極恐的。

胡平:特朗普對華姿態變向,對社會主義嗤之以鼻

胡平說,特朗普總是把私人關係與國家外交進行切割,對獨裁者說出一大堆恭維的好話,我認為不能特別當真。特朗普是個商人,借用商人在商言商的策略套點近乎,所謂的買賣不成交情在。正因為他說了很多習近平的好話,甚至說得有些天花亂墜,現在說兩人不再是朋友了,這說明問題很嚴重。如果換作一個沒有讚美過習近平的人這麼說就不足為奇了。特朗普的表態不僅是一種外交姿態,也說明他的對華政策進一步強硬,而且他感覺有足夠的底氣,相信其立場能得到美國各界的支持。

至於特朗普對社會主義的批評,胡平說,我不覺得他是針對習近平和中國,而是針對委內瑞這類國家。我們看到,委內瑞拉由社會主義政黨掌權後推行社會主義政策,從一個富裕國家淪落到民不聊生和出現大量難民潮的窘境。他也許還針對美國國內的社會主義思潮,因為這種思潮近年來美國逐漸看漲,尤其是在年輕人中。不過,美國人說的社會主義並不等同於斯大林的社會主義,而是主要講高稅收和高福利,而不是消滅私有制。我認為,特朗普講過很多關於中國的話,但是很少用意識形態的詞彙描述,只是手下官員和顧問,比方說萊特西澤、納瓦羅和班農都說過,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其實,中國在意識形態方面是挂羊頭賣狗肉。實際上,中國早已不是社會主義。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增長如此迅猛,就是得益於拋棄社會主義引進資本主義,與委內瑞拉形成了鮮明對比。儘管習近平上臺後向左轉,但要說他會把經濟拉回毛時代,應該還不至於這麼愚蠢。如果真這樣的話,中國經濟會一落千丈,那麼國際社會反而可以從此高枕無憂了。我認為,用傳統的社會主義或者資本主義概念來定義中國,現在都有些套不上。給中國取個恰如其分的名字是個很重要、很有意思的問題。

章立凡:競選承諾一一兌現,特朗普特靠譜

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說,中方說,特朗普「特不靠譜,霸凌沒有信譽」,我認為這樣的思維一是來自人治中國的政治傳統。它延續到今天的後果是黨國不分,家國不分,公私不分,以至於孵化出嚴重的貪腐。其二,這也源於中國人的國民性,這樣的特性培育出崇尚用個人關係來取代商業程序的官場文化,就是把個人作為決定性因素。有網友說,西方人依規則,中國走人情。特朗普訪華的接待就是個典型的例子。中國對他的招待可以說超乎尋常,連故宮建築和陳設都被搬出來讓他享受帝王招待。習近平要對特朗普本人搞公關,認為他是商人,只要投其所好就能搞定一切。其實,他曾經是商人,不過現在是總統。他和中國打過交道,知道中國官場規則,這麼做對他不管用,這點我過去也說過。我也認為,特朗普作為人肯定優點缺點都有,不喜歡他的人也很多。但是,他對於自己的競選承諾卻正在兌現,這點是靠譜的,比方說移民問題、不公平貿易問題;要振興美國經濟和擴大就業,這些他都在做。說他不靠譜根據在哪裡?中國加入世貿時做出的承諾兌現了?中共建政時承諾要全民普選兌現了?改革開放時承諾要共同富裕,現在卻是兩極分化,權貴攫取絕大部分改革紅利。到底誰不靠譜人心自有判斷。

章立凡:西方越走越攏,中共價值觀湊不齊牌局

章立凡說,關於中美進入新冷戰的分析,我們也多次談過。我認為,現在中美貿易衝突已經不再是原來的僅僅在經濟貿易層面上的爭端,而是已經上升為意識形態和政治體制的較量,甚至文化或者文明的衝突。有網友不同意這麼看。但是,文明指的是陳舊的封建文明與現代文明的衝突。至於兩國是否進行新冷戰,我堅持認為,可能出現類似冷戰局面,不可能形成東西方兩個集團的格局,因為中國拼湊不齊這樣的集團,無論政治、經濟或者軍事上都湊不起來。即便召開中非論壇,或者在海參崴開個會,這些拼湊出來的丐幫沒用,這些盟友除了要錢之外幫不了什麼。西方不用悲觀。但是,特朗普在聯大呼籲要抵制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帶來的苦難,這是歷史教訓的總結。我們看到,美日歐重新發表聲明,當然指向中國。如今,加拿大和墨西哥都要與美國簽署貿易協定,甚至三國共簽組成北美自貿。總體而言,西方各國越來越趨於一致。這點中國做不到,這是其價值觀決定的。

章立凡:中美領導人互相忽悠,中國野心外露威脅明顯

章立凡說,我認為習近平和特朗普從來就不是朋友。他們開始時互相恭維不過是要互相忽悠,是各自的外交策略,說難聽就是各懷鬼胎。那時候,特朗普經常把習近平挂嘴上,現在則是「不是我不仁而是你不義」的態度。我早已經說過,現在世界上出現三個有個性的領導人。他們之間一旦友誼不再,勢必撇清自己,把責任推到對方頭上。

章立凡說,個人覺得特朗普批評社會主義還是包括中國的,儘管中國並不是嚴格的社會主義。我認為,特朗普團隊對中共的認識更加深刻,特朗普受其影響也是可能的。對於美國而言,最有威脅的肯定是中國。

章立凡說,如果從歷史文化角度和文明衝突角度來看,我們不可能把所有歷史進程都歸到一個人頭上,但是,這樣一個人的確可能代表背後整個體制的意向和野心。從毛時代輸出革命到今天輸出資本和拋棄鄧的韜光養晦,大家有目共睹。中國要通過一帶一路來建立人民幣結算市場,影響世界經濟,還有為全球貢獻中國方案和智慧的說法,都是具有顛覆世界的抱負和野心的寫照。不過,最早是前蘇聯不斷輸出革命,是總舵,中國是跟班。毛時代有了要取代蘇聯成為世界共產主義運動領袖的野心,中國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來輸出革命。現在中國仍然在延續這條路,只不過從前說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現在是組織各種論壇,比方說中非論壇,世界政黨大會等,就是要全世界獨裁者聯合起來。誰能說這種野心對世界秩序和和平沒威脅?只能說現任領導人上臺以來推行的政策過於明顯,所以引發世界各國警惕,這是戰略失誤。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