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正氣 民國縣長張問德《答田島書》(組圖)


國民政府騰沖縣縣長張問德(左)堅拒投降,寫下了浩然正氣的當世名檄《答田島書》(右)。
國民政府騰沖縣縣長張問德(左)堅拒投降,寫下了浩然正氣的當世名檄《答田島書》(右)。(網絡圖片)

1942年5月10日,雲南省騰沖縣淪陷,國民政府騰沖縣縣長張問德率抗日軍民轉戰於荒郊野外,自然飢寒凍餒,奄奄一息。於是日本佔領軍行政班本部田島覺得時機已到,得意洋洋,給縣長張問德寄了一封勸降書。張問德怒火中燒,寫下了浩然正氣的當世名檄──《答田島書》,痛斥日寇戰爭罪行,並表達中華民族和騰沖人民的抗戰決心。

《答田島書》全文870字,嚴詞駁斥田島壽嗣的一派胡言。信中歷數了日寇侵入騰沖以來犯下的罪行,最後凜然指出:「余拒絕閣下所要求擇地會晤以作長談,而將從事於人類之尊嚴、生命更為有益之事。痛苦之騰沖人民,將深切明瞭彼等應如何動作,以解除其自身所遭受之痛苦。故余關切於閣下及其同僚即將到來之悲慘末日命運,特敢要求閣下作縝密之長思。」

可以想像,當這篇凜然正氣的《答田島書》出現在田島壽嗣手裡時的那番景象。此時,日酋才知道,他們並不瞭解中國人,這個自以為是的「中國通」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駐守滇西的日軍第56師團團長松山佑三和日本緬甸派遣軍總司令河邊正三為此而氣急敗壞,這是一次「比騰北掃蕩失敗還可怕」的錯誤。並且,田島壽嗣的想法和做法顯然與侵華日軍56師團和日軍33軍首腦的意圖背道而馳,因此受到軍紀處分,被撤消行政班本部長職務。

國民政府騰沖縣縣長張問德。
國民政府騰沖縣縣長張問德。(網絡圖片)

然而張問德的《答田島書》,表現了中華民族的浩然正氣、大國風度,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他被蔣介石譽為「富有正氣的讀書人」,被陳誠譽為「全國淪陷區五百多個縣縣長之人傑楷模」。

這封義正詞嚴的回信,經過當時雲貴監察使李根源先生轉呈國民黨中央,並先後登載於《騰越日報》、重慶《大公報》、《掃蕩報》、《中央日報》,還被中國各省報紙轉載,並作為中國歷史的佐證被選入國史館資料中。

讀《答田島書》熱血沸騰,迴腸蕩氣,字裡行間,亦能感受到張問德震古爍今的抗日激情、威武不屈的民族精神。讀著古樸文字,彷彿看到了一位兩鬢如霜的老人,步履蹣跚,佇立高黎貢山之巔,帶領騰沖民眾,冒著戰火,向自己的家園進發。張問德所表現出的與侵華日軍不共戴天的凜然正氣,得到全國人民的敬佩。《答田島書》也作為中國重要文史資料流傳後代。

答田島書

田島閣下:

來函以雲南保山騰沖人民痛苦為言,欲藉會晤長談而謀解除,苟我中國猶未遭侵凌,且與日本猶能保持正常國交關係時,則余必將予以同情之考慮,然事態之演變已使余將予以同情考慮之基礎掃除無餘。誠如閣下來書所言,騰沖士循民良,風俗醇厚,實西南第一樂園,大足有為之鄉。然自事態演變以來,騰沖人民死於槍刺之下,暴露屍骨於荒野者已逾二千餘人,房屋毀於兵火者已逾五萬幢……。

而尤使余不忍言者,則為婦女遭受污辱之事。凡此均屬騰沖人民之痛苦,余願坦直向閣下說明此種痛苦,均係閣下及其同僚所賜與,此種賜與均屬罪行。……余為中國之一公民,且為騰沖地方政府之一官吏,由於余之責任與良心,對於閣下將提出之任何計畫,均無考慮之必要與可能。……

余所能貢獻於閣下者,僅有請閣下及其同僚全部返東京……苟騰沖仍為閣下及其同僚所盤踞,所有罪行依然繼續發生,余僅能竭其精力以盡其責任,他日閣下對騰沖將不復有循良醇厚之感,由於道德及正義之壓力,將使閣下及其同僚終有一日屈服於余及我騰沖人民之前。故余謝絕閣下所要求擇地會晤以作長談,而將從事於人類之尊嚴、生命更為有益之事,痛苦之騰沖人民,將深切明瞭彼等應如何動作,以解除其自身所遭受之痛苦。故余關切於閣下及其同僚即將到來之悲慘末日命運,特敢要求閣下作慎密之長思。

大中華民國雲南省騰沖縣縣長張問德

大中華民國三十二年九月十二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