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閹割」的美聯儲,拿什麼捍衛美元?(圖)

2018-11-29 09:0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11月29日訊】7年前寫過一篇文章說美元指數要走牛市,當時主要說的是美元指數,現在,在今天的局勢下,我們從另外的一個側面再看看美元的未來。

人們很關注匯率,其實匯率僅僅是一個相對的數字,反應的主要是各國之間的資本流動的狀況。而且這個匯率和各國央行對自身貨幣的管理模式有關,比如,很多新興市場國家的利率普遍較高,但因為大多是不能自由兌換的貨幣,無論匯率的上升還是下跌都不能認為它們比那些可自由兌換的貨幣更有價值,源於它們形成匯率的內涵不同。從絕對的意義上來說,不同管理模式的貨幣不具有太多的可比性,可以歸結為障眼法。

各國紙幣相對於黃金的匯率才是具有絕對意義的。

當初的二戰讓美國政府背上了沈重的債務,戰爭結束時,國債與GDP之比達到了122%,導致的一個直接的後果是美國國債收益率進入長期的升勢(見下圖。這是一個長達30年的升勢)。這一過程實際是美國政府的去槓桿過程,美國政府的負債率持續下降,到1981年時,這一數字已經低於40%。

在此一定有人會說,是什麼讓美國政府必須連續去槓桿哪?難道不能讓槓桿率穩定在90%、70%甚至50%嗎?為什麼要連續下降到40%以下?其核心就在於通脹的不斷惡化,美元對黃金的匯率不斷走低,導致美國政府只能不斷被動去槓桿。美國政府可不會有那麼高尚的品德自願去槓桿,因為還債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佈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後,黃金價格開始快速上漲,一盎司金價從35美元最高漲至850美元,相當於美元貶值了23.28倍,以黃金錶示的美元購買力最高下降了95.88%,這一週期就代表美元兌黃金匯率劇烈下降的過程。

事實上,即便在佈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前的金本位時期,美元也一直在貶值,五六十年代爆發多次美元危機,實際含義就是美元對黃金的貶值,只不過歐美央行通過各種技術手段暫時掩蓋了這種貶值。當佈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後,這種潛在的貶值壓力劇烈地釋放了出來。

換句話說,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的上升週期,意味著美元的信用水平下降,與美元兌黃金匯率的下跌週期相對應。

這一時期,美國道瓊斯指數的收益率也很低,尤其是七十年代的滯脹週期,幾乎沒有收益。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美元不斷貶值,利率不斷上升(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升),無論股市還是樓市的價格都會受到抑制,並不能對沖美元的貶值。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開始,直到1999年,金價不斷走低,美元相對黃金升值,如果考慮到美元的購買力在此期間不斷下降(每年都有通脹,導致美元購買力下降),黃金的購買力下降的幅度就更大。

2000年開始,黃金兌美元拒絕繼續貶值,進入了一個恢復週期,此時,金價在2011年9月創出了1920美元/盎司的新高。

為什麼說2000-2011年的黃金兌美元匯率僅僅是恢復呢?源於美國國債的牛市(收益率下滑)還在繼續,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2016年。

這裡的貓膩是:黃金代表的是一種信用恆定,但上世紀最後的二十年、一直在貶值的美元之所以可以兌黃金升值,源於這一時期美元還可以通過持續的加債務,掩蓋了自己的真實貶值。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了現在。當然,帶來的一個必然結果就是讓美國政府的債務率再次上升到高位,從40%以下一直上升到現在的100%以上。

從債務的含義來說,次貸危機與二戰沒有本質的差別,導致的結果都是美國政府的負債率劇烈上升。

今天又是什麼時候哪?

如果說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升破長期的下降趨勢線還不能作為大趨勢已經逆轉的佐證,那現在的收益率已經升破了2014年的高點,已經可以確認美國十年期國債30多年的牛市已經結束,將再次邁入漫漫熊途(收益率長期上升)。此時,美元兌黃金的匯率會再次步入真正的跌勢。

在美國利率(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代表的是利率)步入升勢的情形下,道瓊斯指數也是沒什麼希望的。當然,如果全球爆發大規模的常規戰爭(類似一戰和二戰),美國政府的負債率毫無疑問將會再次上升,軍工股的牛市是值得期待的,但這是另外一回事。

這一時期,還有一個另外的必然結論是美國政府必須去槓桿,降低國債負債率,否則國債收益率的不斷上升將把美國政府逼向破產之路。這才是川普(特朗普)前些日子說「我們要開始還債」的深刻內涵。當美國政府開始還債的時候,也不要去期待美股牛市,因為兩者是正相關的關係。

這些都不代表美元指數的漲跌,因為它僅僅是一個美元對非美貨幣的相對概念。

美元
美元的信用在持續縮水……(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最近,數字貨幣正遭到血洗,如果以前認真看過我之前的文字,應該就可以規避這一血洗的過程。前面的文章中還因此專門談論過鬱金香泡沫的破裂,但這還僅僅是開始。美國國債負債率已經「閹割」了美聯儲,讓其喪失了很大部分的行動力,美聯儲和各國央行將進入漫長的失信過程,紙幣也會遭到長期的血洗,只是血洗的方式稍有不同罷了。1929年大蕭條、70年代的滯脹危機都是比較典型的血洗方式。

任何一個經濟週期(2008年到現在是一個比較典型的週期),最後上漲的一定是當時的「次級」資產,這些次級資產價格也會最先下跌,並引發危機。

七年前說美元指數要走牛市,今天要說的是,信用貨幣(所有紙幣,當然也包括美元)一定是留給我們這代人最大的陷坑。

讓未來去檢驗!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