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風漢闕】衛青:龍城驅胡虜 不使度陰山(視頻)

2018-12-02 10:18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漢武帝平定匈奴之戰。(看中國原創視頻)

漢自立朝以來,北方匈奴即為之大患。秦始皇時曾對匈奴大加撻伐,修築長城,充實邊防,使匈奴向北方遠遁。然而秦祚不久,楚漢之爭繼起,中原再陷戰亂,匈奴遂趁亂南侵,以至漢初竟有匈奴冒頓單于圍劉邦於白登,史稱「白登之圍」。此後,漢朝遣送子女玉帛供奉匈奴,但匈奴仍不時侵擾邊地,殺伐吏民,劫掠財物。

漢武帝即位後,即向北方匈奴展開空前強大之攻勢,歷昭帝、宣帝、元帝,前後逾百年,漢朝征伐匈奴之大功始告完成,而尤以武帝時對匈奴作戰至為艱巨,戰果亦至為輝煌。

武帝時,漢朝國力強盛,馬畜達四十萬匹,足以編成強大之騎兵,深入塞外,長驅漠北。更有大將軍衛青、驃騎將軍霍去病,兩位大將所向披靡,堪稱天賜神將。漢朝對匈奴作戰,最關鍵之戰役,皆由衛青、霍去病完成。

這一篇,我們就來講述關於大將軍衛青的故事。

出身低微 貴至封侯

衛青出身低微,少年時與父親、繼母一起生活。繼母的兒子們把衛青視為奴僕,不以兄弟相待。一次,有人給衛青相面,說他是貴人,將來官至封侯,衛青並不相信,笑著說:「人奴之生,不受打罵足矣,安得封侯。」

後來,衛青的姐姐衛子夫入宮,衛青也一同入宮。衛子夫後來成為漢武帝的第二任皇后,衛青也真的官至封侯,不過這與其姐貴為皇后並無關係,而完全是由於衛青的天生將才與赫赫戰功。

龍城驅胡虜,不使度陰山——衛青
龍城驅胡虜,不使度陰山——衛青(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躍馬龍城 首戰大捷

衛青一生七擊匈奴,他的第一次出征是在元光六年(西元前128年)。是年春,匈奴兵再入上谷,殺略吏民。漢武帝派衛青、公孫敖、李廣、公孫賀各率萬騎,分四路出擊匈奴。此一戰,公孫敖損兵七千,大敗而歸;李廣全軍皆潰,被匈奴俘虜,逃歸漢營;公孫賀亦無功而返;唯有車騎將軍衛青,出上谷,破匈奴,追至龍城,斬虜七百,大勝而還。衛青一戰成名,封關內侯,而「龍城之捷」不只是衛青的首戰之捷,亦是漢武帝對匈奴開戰後,取得的第一次大捷,漢、匈百年大戰正式拉開序幕。

西出雲中 收復秦地

漢、匈作戰初期,漢軍還處於兵來將擋的防守之勢。元朔元年(西元前127年)秋,二萬匈奴兵來寇遼西、漁陽、雁門,殺略漢朝吏民三千餘人,漢遣衛青將三萬騎擊破之。時隔數月的次年春天,匈奴兵又捲土重來,這一次,漢軍為取得作戰主動性,採取了「聲東擊西」的戰略,只留少數兵力與來犯的匈奴兵周旋,衛青則率大軍西出雲中,遠攻匈奴右部的樓煩與白羊。此一戰,漢軍斬虜五千餘人,獲牛羊百餘萬隻,白羊、樓煩王北遁,自此收回了秦始皇時蒙恬所獲故地。衛青再以顯赫之功,封長平侯。

遠襲右賢王 衛青拜大將

元朔三年(西元前126年)的冬天,匈奴軍臣單于去世,其弟伊稚斜自立。無論是軍臣單于,還是伊稚斜單于,皆有冒頓之風,伊稚斜自立為單于後,接連二年對漢大舉進犯。於是元朔五年春(西元前123年春)衛青率領十餘萬大軍,出朔方,長驅深入匈奴之地,遠襲狼山之北的右賢王庭。此一戰,漢軍虜匈奴諸王十餘人、匈奴人一萬五千人、生畜數十萬隻,右賢王僅率數百騎突圍北遁。衛青率軍凱旋,至塞上,漢武帝遣使者持大將軍印,在軍中拜衛青為大將軍。

兵鋒指陰山 漠北無王庭

東至上谷,西至雲中,橫亙著陰山山脈。諸山谷中是匈奴本部歷代生息之地,匈奴兵出入陰山之谷,來如疾風,去如迅電,飄忽不定。雖然衛青接連重創匈奴,但匈奴本部勢力依然強盛,伊稚斜坐鎮於大漢北方的單于庭中,繼續指揮匈奴兵不時南侵。

大將軍衛青於元朔六年春(西元前122年春)兵鋒東指,出定襄,遠攻其北的匈奴本部單于庭。衛青二次與伊稚斜交兵,伊稚斜皆敗走。此一役,衛青麾下殺出一位勇將,正是衛青的外甥--霍去病。關於他的故事,我們將在下一篇中講述。

元狩四年夏(西元前118年夏),衛青第七次,亦是最後一次征伐匈奴,再次與伊稚斜單于對陣。交戰中,大風突起,沙礫擊面,兩軍不相見,伊稚斜敗走。至此,匈奴終於在十多年的征戰後,損兵折將,人疲馬乏,無力再南下侵漢。於是,伊稚斜單于率匈奴殘部遠遁漠北,自此漠南再無匈奴王庭。

衛青在朝 亂臣側目

衛青抵禦匈奴,不僅有勇有智,更有威有德;不僅外攘匈奴,且內安漢室。彼時,淮南王劉安有心謀反,但最畏懼的有兩人,一是漢武帝,一是衛青。對於衛青,劉安門下的謀士伍被曾這樣評論,說:「大將軍擊匈奴時,禮遇士大夫,對士卒有恩,眾人皆願為大將軍效力。大將軍號令嚴明,與敵對陣,常身先士卒。撤退時,士卒都已過河,大將軍最後過河。皇太后所賜錢財,全部賞賜將士。古之名將也不過如此啊!」淮南王劉安由於畏懼衛青的原故,猶疑再三,不敢輕舉妄動。

仁厚退讓 忠心漢室

衛青能使匈奴披靡,能使亂臣敬畏,但衛青為人卻是仁善謙和,身先士卒,從不居功自傲。元朔六年春,衛青征伐匈奴時,右將軍蘇建與匈奴接兵,幾至全軍覆沒,逃歸漢營。有人建議衛青說,大將軍自出征以來,未嘗斬過裨將,今日蘇建棄軍逃歸,論罪當斬,以明將軍之威。衛青卻認為:「我身為大將軍,不患無威。勸我殺將以立威,這不是人臣所應有的想法。雖然我的職責可以斬將,但是我不能不請示天子就擅專誅殺,應將蘇建交給天子,由天子來裁斷。人臣不可專權,我這樣做也是在彰明為臣之道。」

衛青貴為大將軍,群臣對衛青都倍加尊重,唯有主爵都尉汲黯見到衛青不拜。有人勸汲黯,大將軍至為尊貴,不可不拜,汲黯卻說:「難道大將軍降貴屈尊,禮遇賢士,就不貴重了嗎?」衛青聽說此事後,並不介意汲黯的不遜,對汲黯更加恭謙,朝廷有難以決斷之事,衛青都向他請教。

蘇建曾勸衛青,貴為大將軍,應當像古時名將那樣,招攬賓客,結交豪傑,衛青卻說:「親附士大夫,選賢用能,是天子之權責。為人臣者守法盡職即是本分。」可見衛青雖為漢朝第一大將,卻始終忠心漢室,毫無二心,恪守人臣之道。

衛青一生,武功顯赫,卻能以仁德為本;貴至大將,而能盡忠職守。其德、其功堪稱垂範後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