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如蘇軾,留白方得圓滿(圖)


宋代大文豪蘇東坡。
宋代大文豪蘇東坡。(繪畫:Winnie Wang/看中國)

留白,是一種「有舍,才有得」的生活智慧。生命,存在於虛、實之際;圓滿,亦成就於舍、得之間。你若留白,圓滿自來。大智慧者如蘇軾,在歲月裡灑脫,舍棄追求圓滿之心,才會獲得心靈的自由和內心真正的滿足感。為人生「留白」,方得「圓滿」。

留白,成就繪畫意境

紙為白,墨為黑,寥寥數筆,意境自來,這就是中國畫的最高境界——留白。蘇軾說:「蕭散簡遠,妙在筆墨之外。」正是在他的倡導下,產生了人類藝術史上空前絕後的藝術形式:「文人畫」。

其他文化系統中,從事繪畫的人永遠只能是畫家,而在中國,職業意義上「外行」的文人卻將中國畫推向歷史的巔峰。蘇軾說:「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決定繪畫優劣的不再僅僅取決於繪畫技巧,而是畫面之外,畫者不為物役、詩意棲居的超然心胸。

如此,中國傳統的職業畫家又如何能與「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的文人士大夫相提並論?方寸之間勾勒天地,無畫之處皆成妙境。「舍」技巧,方「得」意境。

留白,決定人生境界

1091年,蘇軾受朝廷提拔,任翰林學士承旨。這個正三品職位,多少人擠破頭往裡鑽。可他偏不,接到聖旨,立馬給皇帝寫辭呈。這麼做的原因很多,最重要的一條,是兄弟同朝為官極易互相包庇。

有舍,方能有得。蘇軾,這位心中始終裝著百姓的千古第一文人,為生命留白的方式,是守護著心中的夢想,有滋有味的過完這一生。他為官一生,跌宕起伏。被貶黃州,生活拮据,他就樂呵呵去種地;沒有美食,他就自己發明「東坡肉」,有酒有肉賽神仙。年近花甲,被貶惠州,他依然用我行我素的快樂吟誦著千古名句:「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留白,是莊子所謂「無用之用」,是物質生活之外的人生境界。

生活,在歲月裡灑脫

才華橫溢如蘇軾,也避免不了陷入命運的泥沼。但智者,懂得灑脫。人生一世,如白駒過隙。當然要馬不停蹄地去做「有意義的事」,努力成為「有用之人」。但追逐久了總會疲憊,給人生留白,學會消遣「無用之樂」,虛虛實實,才是生活的真諦。

蘇軾說,「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世界無邊無際,人不過是宇宙間之螻蟻,百年之後都會被歷史的塵埃湮沒。在歲月裡灑脫,就是善待自己,不過分苛求。

中國文化講究「月滿則虧,水滿則溢」,任何事物盛到極點就會走向衰落。在歲月裡灑脫,舍棄追求圓滿之心,才會獲得心靈的自由和內心真正的滿足感。為人生「留白」,方得「圓滿」。

情感,在空間中升華

莊子說:「虛室生白」,意思是空的房間才顯得敞亮。如果房間裡堆滿了東西,光亮便透不出來。每個人的靈魂,都是自由不羈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自由,這是他們的隱私、底線,不許人碰觸。與人交往,抱團取暖,但需要彼此留下空間。兩隻靠的太近的刺蝟,必定扎得鮮血淋漓。

給友情留白,「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才走的最長遠。給愛情留白,保留一點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恰如花開半朵。給親情留白,給彼此足夠的呼吸空間,是理解、尊重,更是懂得。

做菜的時候少放鹽,味道淡了可以再加,但若加多了,便無法挽回。舍棄滿滿噹噹的畫面,方得意境。為「情感」留白,方得長遠。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