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祖父請回一個化了濃妝的僕人(圖)

2018-12-06 07:04 作者: 夏聞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那一年,一位「僕人」進了家門。(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看中國2018年12月6日訊】那一年是1949年,這個大家族的祖父從農貿用人市場,請回了一個有點看不清面目的僕人。這位僕人臉上化了濃妝,還用紗巾半蓋著,舉止雖然有點土氣,但努力顯出一副溫柔和體貼人意的樣子。

據祖父當時說,此人在市場裡舉著一張紙條,上面自稱比美國的自由女神還溫柔美麗,並且自幼喝的是德國馬克思生產的洋墨水。

作為老實人的祖父是有些疑惑的,他本來就有點搞不清自由女神和馬克思並不是一回事。但家族中不少成員老是吵吵,5000年的家族文化已經不行了,現在就是得引進外人,沉珂需猛藥,越外來越好,越激進越好。

此人當時也滿臉堆笑,跟祖父熱切的講:我和之前所有其他僕人都不同,我是全心全意服務的,你看隔壁蘇聯那家人,請的是我大嬸,現在多風光!我是能跳出你家不斷換僕人的週期律的。

就這樣,此人跟著祖父回到了家,這個家族的夢魘就此開始,超出了祖父所有可能的想像。

僅僅幾年之後,這位僕人徹底拿掉了面紗和溫柔模樣,再不要去奢望什麼自由女神的溫柔了,這是一位地球上前所未有的惡煞。它真的是想跳出週期律的,但卻不是靠什麼全心全意服務,它靠的手段有兩個,一曰吃腦,二曰吃人。

它是吃人的,在反右,大飢荒,文革,六四,鎮壓信仰團體等各種各樣的運動中,吞噬掉主人家的子弟數超過了人類兩次世界大戰中的死亡人數。

它更是吃腦的,它重寫了歷史、砸爛了5000年文化中的精髓,它讓主人家的孩子稱它為母親,聲稱自己用「甘甜的乳汁」把孩子們餵養大;直到今天,它仍然在盡全力封網,以求摀住人們的眼睛,堵住人們的耳朵。在對內、對外各種宣傳工具的運用中,力求讓吃腦更精緻化……。

吃人和吃腦互相輔助,已經進行了近70年。

別人家的僕人是要定期接受主人家評估的,工作干不好就換人,天經地義。水那邊的美國每4年選一次總統,每2年換一屆國會。僕人就是有僕人的待遇,僕人的失誤,主人能說也能看,難怪那一家的子弟,總是信心滿滿、一副做主人的樣子。

隔壁那家人請的蘇聯大嬸,雖然它用盡了同樣手段,但也畢竟沒逃出週期律,早已被主人家打發到不知道哪裡去了。人家把馬克思打碎,因為發現還是自家的文化和傳統好。

但在這家裡,馬克思還是人類的「千年思想家」,當年被惡煞騙到的祖父已經在痛悔中逝去。但快70年了,它仍然在厚著臉皮對一代代的中國人說,我是你們選擇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