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則徐虎門銷煙為什麽不用火燒毀鴉片?(組圖)

2018-12-09 11:03 作者: 徐榮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林則徐虎門銷煙想像圖。
林則徐虎門銷煙想像圖。

一說起毒品,中國人馬上會想到鴉片,這東西會摧殘吸食者的身心健康,使國人跑步進入「東亞病夫」的行列。鴉片腐蝕了當時的整個社會,一些城鎮,煙館林立,吸食鴉片者,上到貴族,下到百姓,成千上萬。

鴉片使清政府白銀大量外流,據統計,1820~1840年間,大清外流白銀約在1億兩左右,這擾亂了大清的國庫和貨幣的流通,使大清的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

清政府不僅財政危機,戰鬥力也大打折扣,因為清軍的將領和士兵也有人吸食鴉片。比如廣東水師中,官兵不但吸鴉片走私鴉片,水師巡船竟至和英國鴉片船約定「每箱鴉片收5萬元到10萬元」,這使「緝私船」變成了鴉片「走私船」。

這種種問題,使道光帝下定決心禁煙。因林則徐早已在江蘇巡撫及湖廣總督任內時禁煙,嚴厲打擊菸販及鴉片吸食者,鑒於林則徐的成功,道光帝召林則徐入京,多日召見林則徐商談禁煙事宜。

道光十八年十一月十五(1838年12月31日),林則徐被任命為欽差大臣,前往廣東禁煙。

林則徐被任命為欽差大臣,前往廣東禁煙。
林則徐被任命為欽差大臣,前往廣東禁煙。

接下來就是著名的「虎門銷煙」事件,但與人們印象中不同的是,當時林則徐銷煙的主要方式,並不是焚燒,冒出隆隆煙火。而是用另外一種方法,令當時參觀銷煙的外國觀察員、傳教士大加贊賞。

道光十九年二月十六日(1839年4月10日),林則徐、鄧廷楨到達虎門,會同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查收鴉片。5月12日民間繳煙完畢,拘捕吸毒者、煙販1600人,收繳煙膏46萬餘兩。

5月18日煙販繳煙完畢,收英國商人鴉片19187箱又2119袋。林則徐本想將鴉片運回京師銷毀,但御史鄧瀛認為,路途遙遠,為了預防鴉片被偷偷換掉,還是就地銷毀為好。經道光帝同意,林則徐決定於虎門公開銷煙。

林則徐開始使用傳統銷毀鴉片「煙土拌桐油焚毀法」,然而卻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這件奇事是,官府白天燒煙,百姓夜間挖土。原來,火燒鴉片時,煙膏油常常滲入泥土中,吸毒者掘地取土,仍能得煙膏十之二三。

為此林則徐大為煩惱,為了找到更好的銷煙辦法,林則徐在「廣咨博採」後,得知鴉片最害怕兩種東西——鹽鹵和石灰。

在小説《林公案》中,提這個建議的,是兩廣總督鄧廷楨,鄧廷楨的兒子卻是廣東的大鴉片販子。

當時林則徐問:「由是知火銷方法殊欠完善。現在當另籌銷毀之方,不知諸位有無善法?」

鄧廷楨答:「此事的確,在前兄弟也因搜獲煙土,無善法銷毀,故特留心切訪。旋據一戒絕鴉片的紳士來轅訪謁……此君吸食鴉片已有十餘年之久,對於此物,也甚有研究,據他說:鴉片最忌二物,一是鹽鹵,一是石灰。如果熬煙膏時,將鹽鹵或石灰投入少許,即便成渣沫,不能收合成膏,就算勉強收膏,吸食時完全收不進鬥門,並且毫無鴉片氣味。在兄弟想來,鴉片既忌此二物,現在何不利用食鹽和石灰克煙的特性,拌土焚燒,必能杜絕流弊。」

還有一種説法是林則徐的銷煙法是禁煙前輩田溥告訴他的,不過林則徐拜訪田溥是在前往廣州赴任的途中,如果田溥早已告訴林則徐這個辦法,林則徐就沒有必要先燒煙,繼而發現問題而苦惱了。

再結合林則徐奏摺來看,這個銷煙方法應該是「廣咨博採」後,又加以實際操作升級完成的。

林則徐向清朝道光皇帝奏報收繳鴉片情況奏折
林則徐向清朝道光皇帝奏報收繳鴉片情況奏折。(以上圖片皆來自公有領域)

道光十九年四月廿二日(1839年6月3日),虎門銷煙正式開始。虎門搭起了一座禮臺,前面掛著一面黃綾長幡,廣東各高級官員全部出席。

由於銷煙是公開參觀的,不僅外商、領事、外國記者、傳教士等,都專程趕來前來參觀,國人更是紛紛前往虎門淺灘觀看。

林則徐命人在海邊挖兩池,縱橫各15丈,池底鋪石,為防鴉片滲漏,四周釘上板子,前設涵洞,後透水溝。然後將海水倒入水溝,流入池中,撒鹽成鹵。接著把煙土割成四瓣,掉入鹽水,泡浸半日,再倒入石灰,石灰遇水便沸,煙土溶解。銷煙人員拿木耙不停的在池中搞拌,務求煙土完全溶入水中。待到潮來,打開涵洞,隨潮出海。在用清水洗刷池底,不留涓滴。

這場銷煙歷時23天,共銷毀鴉片237萬餘斤。這就是歷史上鼎鼎有名的「虎門銷煙」。

「虎門銷煙」會不會污染海洋呢?在虎門銷煙前一天,1839年6月2日,林則徐寫文祭海,說:

「倘波臣之夙戒無聞,恐水族之豫防莫及。本除害馬,豈任殃魚,比諸毒矢強弓,會須暫徙,庶使殲鱗凡介,勿損滋生。……尤賴明神昭示冥威,永祛妖物,馴彼犬羊之性,俾識撐梨;杜其蜂躉之萌,專輸嫁布。」

他在日記裡又說:「以日內消化鴉片,放出大洋,令水族先期暫徙,以避其毒也。」

這種銷煙方法效果如何呢?

當時一些外國鴉片商人不信林則徐有辦法把所有鴉片完全銷毀,前來實地考證。林則徐讓他們進入池邊,直接詳看銷煙方法,並沿途講解。

等到觀看完全部過程、反覆考察後,這些人皆心悅誠服,紛紛向林則徐脫帽致敬。傳教士裨治文在任職的《中國叢報》中記述說:

「我們已經反覆檢查銷化過程的一部分,他們在整個工作進行時的細心和忠實的程度,遠遠超過我們的預料,我不能想像再有任何事情會比執行這項任務更加忠實的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