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無道行 偏要裝有道(圖)


本人無道行  偏要裝有道
修道若不腳踏實地,還要招搖撞騙的話,只能害人害己。(图片来源:看中國/志清手绘插画)

修道是要腳踏實地苦修的。來不得半點裝腔作勢。不然的話,到頭來不但害人,還要害己。

唐朝時有個人叫姜撫,人們不知他之來歷,但他卻經常穿戴著道士的服飾,自稱已經好幾百歲了。他還經常大搖大擺地手中拿著符招搖過市,口稱有長生不老之藥,懂很多健身之術。人們只看其表面,以為他一定是個得道之士。周圍之人都尊敬地稱他為姜撫先生。

唐玄宗本人崇尚道教,嚮往道家的安坐而無所為、平時神態怡然、行如清風的狀態。由於姜撫能見到唐玄宗,他常常在玄宗面前裝得似乎渾身充滿神氣,說些成仙得道之類的話,並投其所好專門侍奉他,為此受到了不少恩賜。

他去各州採藥時對外人說自己在勤修功德,以使自己早日功德圓滿之類的話,使得各州縣的軍政大員爭先恐後地要來向他學道,人多的時候連他家門口都沒有站立之處。

當時有個叫荊岩之人,在學府念了四十年書,卻還未能中第,便隱退到嵩山少林寺,平時自稱山人。他對南北朝的歷史頗為精通,對歷史上近一點的人物更是瞭如指掌。有一次,荊岩慕名去拜見姜撫,當荊岩走進他府上後,姜撫卻傲慢失禮,連正眼都沒有看他一下。

荊岩於是上前問道:「先生今年多大年紀?」姜撫說:「你又不信奉本教,怎麼有閑空來問我的年紀?」荊岩說:「先生既然不能說出自己的年紀,那麼你是什麼朝代的人?」姜撫說:「梁朝的人。」荊岩說:「梁朝很近。先生看樣子也並不很老,不用問,你一定在梁朝做過官,後來罷職而隱居的吧。」

姜撫聽了有點兒高興地說:「我原來是西梁州節度使。」此言一出,荊岩當即冷笑一聲,怒斥道:「你怎麼能如此膽大妄為欺騙人呢?!你上欺天子,下迷惑世人。要知道,梁朝在江南,西梁州在什麼地方?再說,梁朝只設有四平、四安、四鎮、四征將軍,什麼地方設過節度使呢?!」

聽了這話,姜撫不禁又愧又恨,氣往上衝,想不到過了幾天之後就死了。

另外過去還有個叫蔡誕的人,看到書上說的仙人的美妙生活,總想著也要這樣得道成仙,於是連家業都廢棄了,夜以繼日地讀《黃庭》、《太清》、《中經》、《觀天》、《節解》等修道的著作,還說道都在這裡了。然而像他這樣既無師父帶,又不懂而瞎看一氣,自然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他看著自己的家人也跟著受罪,覺得又慚愧又懊悔。有一天,他忽然離開了家,還說自己成仙有望了。

於是他走進了深山,平時用賣柴的錢買衣服穿。三年裡苦不堪言,最終實在熬不住,終於又回到了家中。這三年裡,他變得又黑又瘦,瘦骨嶙峋,還欺騙家人說:「我現在只是個地仙,地位卑微,為太上老君管理幾十條龍。其中有一條五色的斑龍,老君曾送給了我,後來我與仙人們賭博玩,又把它輸掉了。結果我便受到了貶謫,被流放到崑崙山下管理三四頃地的靈芝草。這些靈芝草都生長在細碎的石頭裡,且多林木荒草,很苦,按規定得十年之後才能回來。一天,正趕上偓佺、子喬等大仙來此巡察,我先向他們訴說了自己的情況,他們共同為我出力,我才免遭那麼大的苦難。」

他就這樣用平時書中看到的東西對家人胡編亂謅,結果到頭來什麼也得不到。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