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為何說「雪」帶來一場春風?(圖)



四面粉妝銀砌,忽見寶琴披著鳧靨裘站在山坡上遙等,身後一個丫鬟,抱著一瓶紅梅。(圖片來源:shizhao/維基百科)

接續〈古人最愛下雪天?莫說相公痴 更有痴似相公者!

《紅樓夢》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紅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與第五十回〈蘆雪庵爭聯即景詩,暖香塢雅制春燈謎〉是全書中賈氏家族和滿溫馨的高峰時期,其中較為完整地呈現了閨閣之中的賞雪韻事。

大家烤鹿肉聯應景詩,連對聯詩的落第者寶玉的懲罰都是至櫳翠庵討一枝紅梅以應雪景,詩意非常。第五十回中,「四面粉妝銀砌,忽見寶琴披著鳧靨裘站在山坡上遙等,身後一個丫鬟,抱著一瓶紅梅」,寶琴雪下折梅嬌俏嫵媚。

而蜂腰猿背,鶴勢螂形的湘雲討來鹿肉自己燒烤,並自詡「真名士自風流」,一派魏晉風度,雪天在此處則助其豪氣,將湘雲的率真可愛展現淋漓。

蘆雪庵聯詩時,飽讀詩文的年輕人們才思泉湧,所得即景詩更是彙集了歷來詠雪賞雪的諸多名文與典故,僅代指雪或雪天的比喻便有「葭動」、「梅花笛」、「龍斗」、「煮芋」、「伏象」「天機」等之多,「僵?誰相問」與「清貧懷簞瓢」則均來自經典的儒家士大夫典故,無論是近乎餓死也不忍叨擾他人的袁安,還是「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而不改其樂的顏回,雪天的環境背景都將其安貧樂道的精神渲染得尤為高潔。

《周易》中,一年四季的生、長、收、藏與個人道德之仁、義、信、智相對應,冬季韜光養晦之「藏」正對應人性修養寡言善思之「智」,由此觀之,笠翁坐屋內而以精神和畫幅之風雪自娛亦不無道理。

關於詠,岑參有名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古人認為,為他們的生活帶來無限情思雅興的雪,又何嘗不似一場化發萬物的春風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