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周恩來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之謎(圖)

揭開周恩來之謎(上)

2019-01-24 00:09 作者: 吳洪森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周恩來。(網絡圖片)

周恩來的評價,綜觀各種見解,可歸為三類:一是以中國官方為代表,努力塑造周恩來光輝形象;其次是民間猶愛周恩來的某些人,認為周恩來有人情味。三是把周罵得一錢不值,指他卑鄙無恥、毫無人性,在毛澤東面前搖尾乞憐,為虎作倀。曾任毛私人醫生多年的李志綏就說周在毛面前低聲下氣,是個人格低下的人。

這三種評價都可以用到周恩來頭上,各自都可以找到一些事例來印證,但都不能對矛盾現象自圓其說。

筆者經過近二十年的懷疑思考和材料收集,覺得可以對周恩來的矛盾現象,作出綜合解釋了。為著行文方便,將基本上依照歷史本身的行程,進行分析。

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之謎

一九二四年,周恩來從法國途經莫斯科回國抵達廣州。他一到廣州,就被任命為剛成立的黃埔軍校政治部代理主任(不久便是正主任)兼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政治部主任,軍銜為中將。周時年二十六歲,可謂少年得志、意氣風發。他到底何德何能,出國所謂留學數年,歸來便獲如此重任?

其實一切的關鍵在於周恩來歸國途中,懷裡揣著一封推薦信。寫信人是第三國際執委書記、斯大林密友、保加利亞共產黨領袖季米特洛夫。收信人是當時蘇聯派到中國協助孫中山訓練軍隊、建立黃埔軍校的鮑羅廷。鮑羅廷一見此信,二話不說,就任命周恩來擔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兼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政治部主任,並授中將軍銜給這位從未上過戰場的青年人。

季米特洛夫當時還是世界共產黨情報局主席,周恩來恰恰是中共特務組織創辦人。他在法國以及在德國留的什麼學,受的甚麼訓,不是十分清楚嗎!

對第三國際來說,周恩來是操縱中共的工具,而對中共來說,周是第三國際的代表。當時中共完全受莫斯科和第三國際控制,他們賞識誰,誰就能在中共佔據要津,這已是公開的秘密,就連中共黨史也無法遮掩這一事實。

周恩來旅歐期間除了成為季米特洛夫親信之外,還利用旅歐支部,建立了以他為首的幫派體系。這一幫派體系對他一生的重要性,我們只須看看名單就知道:朱德、葉劍英、鄧小平、陳毅、李富春、李立三、李維漢、聶榮臻、蔡和森(歸國後任政治局委員、一度任中央書記)、惲代英(歸國後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陳延年(陳獨秀之子、廣東區委書記)、向警予(蔡和森之妻,歸國後任政治局委員)、蔡暢(蔡和森之妹,中央委員)。(上述名單憑記憶所及)

不倒翁之謎

國共合作破裂,蔣介石在上海對中共大開殺戒,中共開始公開籌建自己的武裝力量。周恩來的背景和作用,就變得異常重要起來。他遵照第三國際指示,和朱德、賀龍、葉劍英等策動南昌起義(在這之前,周恩來領導的中共廣東省委已經下設軍事部,因此中共軍隊的真正創始人是周恩來)。不久,毛澤東搞了秋收起義。毛的草根性和自發性,使他選擇到偏避山區佔山為王。周恩來遵循第三國際指令去攻打廣州,僅至半途,入馬已損七八成,餘部只好由朱德率領去井岡山借毛澤東地盤躲避。周恩來仍去上海、廣州等大城市策劃城市暴動、搞暗殺。

按蘇聯觀點,社會主義革命要取得成功,只有發動城市起義。周恩來雖然屢戰屢敗,人馬十損其九,卻始終堅定不移執行第三國際的指示,斯大林對毛澤東盤據山區非常不滿,指責其是「富農路線」。周恩來奉命從上海趕去江西瑞金,親自坐鎮,派陳毅奪了毛澤東兵權,撤了毛的職務並逐出政治局。

盲從斯大林的結果,連江西根據地也瓦解了,不得不撤轉移,進行長征。由於連打敗仗,士氣低落,人心渙散,每天都有大量士兵開小差。十萬人的隊伍跑到遵義,只剩下二萬人,這支隊伍面臨徹底瓦解。

中共每次出現重大失誤都有人被拋出當替罪羊。第一次是陳獨秀,第二次是瞿秋白,第三次是李立三。二、三次左傾路線的具體領導人和執行者都是周恩來,但他在黨內的地位絲毫未動搖。至於這第四次所謂王明路線,周在軍事上的責任更大。奇怪的是,毛澤東和王稼祥在遵義會議發難時,矛頭直指博古,未傷及周半句。周恩來在遵義會議上,起先只是做和事佬,讓劍拔弩張的雙方心平氣和講話,會議開了一天一夜之後,到第二天,周恩來轉而支持毛澤東。

新成立的領導核心三人軍事小組中,周恩來依然名列其中。排名順序是毛澤東、王稼祥、周恩來。周恩來垮不了的原因,查看一下參加遵義會議成員的名單就知道,周恩來的勢力幾乎佔了八九成,毛澤東如同時挑戰周恩來肯定贏不了,說不定自身還要遭遇厄運,即使他能贏,所贏的結果,只能是這支潰不成軍的部隊一分為二,變成周恩來的軍隊與毛澤東的軍隊,那同樣意味著大家都將被蔣介石消滅。其次,這支軍隊需要蘇聯物資上的援助,要使這份外援不斷,領導層必須要有莫斯科信得過的人。

毛澤東果然不負眾望,取得長征勝利。勝利的得來並非像中共所宣揚吹噓的那樣,是由於毛的英明指揮,毛碓實也打了一二次小勝仗,但最終能擺脫蔣介石圍追堵截,靠的是心狠手辣的大陰謀。

長征起先的意圖是兵分兩路,突圍到新疆或內蒙古中蘇交界處,在那兒背靠蘇聯建立根據地。蔣介石當然不會讓中共打了如意算盤,因此一直馬不停蹄沿著中共的逃跑路線圍追堵截。

毛接手指揮權後,以黨中央名義電令紅四方面軍,繼續按原定計畫北上,還裝模作樣約定了會合地點,使紅四方面軍行蹤完全暴露,吸引了蔣介石調軍圍追,他和周恩來卻悄悄溜向陝北延安。張國燾所率領的紅四方面軍,在人數上比毛的一方面軍要多得多。被騙作誘餌的紅四方面軍幾乎全軍覆沒。毛、周為了遮掩自己的卑劣用心,反過來倒打一耙,說張國燾擅自率軍逃跑,另立中央,給張國燾安上個陰謀家的罪名。

毛澤東到延安腳跟甫穩,喘息方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王稼祥踢出局。毛不相信來自莫斯科的人,但對兩虎共存的局面來說,又必須要有一個能起緩衝作用的中間人物,這個人物既不能與莫斯科關係太深(太深毛澤東不信任),又不能有自己的勢力和組織系統(周恩來不放心),但在黨內卻要有相當資歷。毛澤東挑選了劉少奇,劉原先一直從事地下工作,地下組織已基本上被蔣介石搗毀,他與毛共過事,到過莫斯科開會,在黨內無自己的勢力,卻有相當資歷。這是一個可以充當中間人的角色。毛把劉少奇扶植上來之後,經過數年經營,曾打算清洗一批周恩來的勢力,這就是所謂的延安整風,半個世紀前的整風,至今諱莫如深,有關檔案拒不公開,至今只傳聞周恩來在整風時作過檢查,看來他的實力並沒有受到重創,因他的地位依然穩固如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