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打倒劉少奇 文革為何卻持續了十年?(圖)

揭開周恩來之謎(中)

2019-01-25 12:15 作者: 吳洪森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文革命開始半年,劉少奇就被打倒了,毛已取得了權力鬥爭的勝利,為什麼遲遲不結束文革?
文革命開始半年,劉少奇就被打倒了,毛已取得了權力鬥爭的勝利,為什麼遲遲不結束文革?(AFP/Getty Images)

接續〈揭開周恩來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之謎〉一文

劉少奇最恨誰?

直到如今,海內外輿論仍把中國文化大革命看作毛澤東劉少奇之間的權力爭鬥,或者是毛澤東路線與劉少奇路線的鬥爭,如果真是這樣,文化大革命開始半年,劉少奇就被打倒了,毛已取得了權力鬥爭的勝利,為什麼遲遲不結束文化大革命,一直持續到他去世,由別人來結束?如果持續的目的是剷除劉少奇的殘餘勢力,為什麼被打倒的各級幹部,在林彪垮臺後絕大多數都「解放」,重新被起用?

把文化大革命看作毛劉之間的鬥爭,顯然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還有:頭號走資派劉少奇被交給紅衛兵狠鬥亂打,最後慘死獄中;二號走資派鄧小平卻被保護起來,下放在江西農場養老;三號走資派陶鑄下場和劉少奇一樣;四號走資派譚震林大鬧懷仁堂,當面拍桌罵江青,卻安然無事。

這些現象又該如何解釋?

根據上文所述,免受紅衛兵瘋狂衝擊的都是周恩來嫡系。

俗話說,打狗看主人。毛澤東如對周的嫡系也同樣毫不留情,那等於是同周及其派系公開決戰,毛可把劉少奇輕易置於死地,卻無把握能擊垮周的勢力。因此不能不有所忌諱,只能借打劉餘風,順勢掃一下周的陣營,不敢直接對陣開戰。

中共直至如今仍羞羞答答不願公開承認毛周之間在文革的爭鬥,甚至很荒謬地堅持說周是毛的親密戰友。他們如此宣揚時,顯然忘了這是有損於周的「光輝形象」的。毛發動罪惡的文化大革命,周始終是他的親密戰友,豈不同樣罪責難逃!可是他們也無法為了周的「光輝形象」,去宣揚他和毛之間的衝突。因為在文革中,周恩來確實做了大量支持維護毛澤東的事。

他只在一個地方竭力抵抗毛:即全力維護他那幫派體系的地位和權勢。

這是他至高無上的原則。為了這一原則,他可以迎合毛澤東,也可以抵抗毛澤東。為了這一原則他可以犧牲任何社會正義與理想。

至於這幫派體系之外的人,因他這一原則遭受犧牲更是不在話下。在劉少奇問題上,最清楚不過地暴露了他這個有著「光輝形象」的「偉人」,實際上是個權欲私心極重、保護自身第一、而又性格懦弱的人。

如前所述,劉少奇在中共黨內並沒有自己的幫派勢力,他是靠毛提拔又大肆吹捧毛起家的,文革中打倒他及其叛徒集團也僅僅六十一人,其中地位最高的只是中央書記處書記兼北京市長彭真和原任公安部長、文革前調任總參謀長的羅瑞卿。其餘大多屬文教宣傳系統。

劉少奇憑這幾個毫無實力的人馬就反毛澤東,莫非利令智昏?或者他反毛只是毛的猜疑從而蒙受沉冤?

據目前所掌握的材料,劉少奇雖然沒有明目張膽反毛,但架空毛的舉動確實己有數年。大躍進失敗,全國陷入大飢荒後,61年召開七千人大會。會上劉少奇雖然未點名,卻直截了當地說領袖不是神,也有犯錯誤的時候,我們不應該盲目跟隨,喊萬歲是封建主義等等。毛被迫在這次會議上作了檢討,並宣布退居二線,不再過問經濟問題。文革前,毛想把姚文元的文章放在《人民日報》或《北京日報》發表,被置之不理。這表明劉、彭己不把毛放在眼裡。與光桿司令相差無幾的劉少奇哪來的這份力量,竟能迫使毛澤東收斂氣勢,處於半退隱狀態?

結論很簡單,劉脫離了毛的陣營,和周恩來結成了聯盟。(六零年後,鄧小平把中央書記處工作全部交給副手彭真處理,自己一心玩橋牌,在政治局會議上一言不發,坐得離毛遠遠的,不當與毛直接衝突的馬前卒)。

他們倆結成聯盟,中央高層權力就基本被控制住。七名政治局常委之中,毛只剩下林彪一個死黨,而林彪自中共建政以後,幾乎從不過問政治,政治局會議極少參加。一個原因是他脊髓神經受過槍傷,身體十分虛弱,怕風怕光怕冷怕熱,另一方面他深知伴君如伴虎,自己又有功高震主之嫌,不如退避三舍。如此,在政治局常委之中,毛實際上成了孤家寡人。

至於軍隊中的勢力,劉少奇雖沒有半點,但周恩來卻至少和毛澤東旗鼓相當。而在八大元帥之中,周恩來的勢力遠大於毛澤東。(原是十大元帥,毛在廬山會議砍去了他的忠臣彭德懷,羅榮桓在文革前病逝。因此十大元帥到文革時只有八人:朱德、林彪、劉伯承、賀龍、陳毅、葉劍英、聶榮臻、徐向前)。

按照周劉的盤算,他們採取逐步架空毛的戰術定可穩操膀券。在黨內高級幹部中,毛的威信大挫之後,劉少奇的威信逐年上升,至文革前己達到和毛並駕齊驅的地步(老百姓家中掛的領袖頭像也是毛澤東和劉少奇並列)。

可是他們設計的棋步中,走了一步最大的錯著:他們為了麻痺毛,為了遮蓋自己的用心,卻在輿論方面大捧特捧、大吹特吹毛澤東。

毛是個權力第一的人,他怎麼會滿足於輿論上做個帝王?六五年竊聽器事件使毛感到自己的地位危險,下決心搞文革反攻。

竊聽器事件,最早是文革初期紅衛兵揭露楊尚昆罪行的大字報披露的,但詳情披露得不清楚,大字報只是說楊尚昆對偉大領袖毛主席搞特務手段,在毛主席的辦公室安裝竊聽器。據李志綏的書中說,竊聽器事情暴露的過程是這樣的:毛的專列停在長沙車站,車上的隨從人員下車到月台上散步。通信兵XX在月台上見到張玉鳳,就模仿毛澤東的口音和張玉鳳開玩笑,該通信兵所模仿的話是毛澤東在車廂裡和張玉鳳打情罵俏的話。張玉鳳大驚失色,立即返回車廂報告毛澤東。毛澤東將該通信兵叫上車廂詢問,該通信兵說是羅瑞卿佈置的。毛再問羅瑞卿,羅瑞卿說是楊尚昆根據政治局會議的決議要求他在毛的車廂裡安裝竊聽器,以便政治局成員及時瞭解毛主席的指示好貫徹執行,羅瑞卿並且拿出政治局有關該決議的文件給毛澤東看。毛看了之後沒作聲,似乎沒當一回事,但回到北京就決定搞文革並說服了林彪支持他。

毛為了方便自己部署反擊,以提拔羅瑞卿去當總參謀長的方式,趕走了老跟在自己身邊的公安部長。羅瑞卿以為毛可被甜言蜜語蒙住,還在《紅旗》雜誌上發表文章大肆吹捧毛。他們以為毛被架空,自己又被塑造成毛思想的最佳繼承者,如此毛將無反擊之力了。

他們低估了毛澤東。

毛澤東精心部署的反擊方式是他們沒有料想到的。

毛利用對手為了麻痺自己所搞的個人崇拜,借力打力,乾脆走出北京,躲在上海和杭州,直接通過廣播電臺來發動文化大革命。毛命令中央電臺廣播北大聶元梓的大字報,煽動千百萬無知的民眾和狂熱的青年造反,讓全國迅速處於癱瘓態。

毛此時在民間已如同神。民眾只要知道有誰竟敢不敬這位神,非蜂擁而上,咬死他撕爛他不可。

為了以防萬一,毛在號召全國造反的前夕,以拉練演習的名義,將北京衛戍區的部隊調走,密令林彪把三十八軍開入北京。

對林彪來說,不參與這場權力鬥爭,不調軍救駕,劉周得勢照樣會清除他。因此林彪從六三年起也參加了神化毛的大合唱,不能讓接班人的形象專利只屬劉周一派。

毛調兵入京,與其說真的決心同周恩來作軍事決戰,還不如說是擺開一個決戰的架勢。毛深諳周恩來的性格。果然,周恩來在出他意料的反擊和毛打算蠻幹的架勢面前,驚慌失措一陣之後,可恥地退縮了,他選擇了拋棄劉少奇,以求自保。周恩來的退縮使毛亂中求勝的險棋輕易就得逞了。

俗話說,會打架的,不如不要命的。

毛澤東小時候被他爹打過幾次,在他念初中時還被他爹揍過。有一天,他爹又要揍他,毛走到池塘邊說,你再打,我就跳下去淹死。他爹被他的眼光嚇住了,從此以後不敢再打他。這次勝利,對毛的一生極其重要,使毛嘗到了破罐子破摔豁出去幹的甜頭,毛不按常理出牌,愛走極端,好耍無賴的個性,和此事件有莫大的關係。

中共為周辯護的觀點稱,周這麼做是為了顧全大局。中國那時工廠停工,學校停課,到處槍炮轟鳴打內戰,死了不知多少人,哪裡還有什麼大局可顧?民間尚有不少平頭百姓,為了捍衛劉少奇不惜丟掉性命,相比身居要津、手握大權的周恩來,誰更有社會正義、更關心國家命運?

周恩來背叛了劉少奇,也背鈑了眾多敢於以生命作抗爭的民眾。所謂的顧全大局,戳穿了只是為了保全他自己和官僚小集團利益。

周恩來的儒弱,毫無政治理想和為人原則,在危急關頭首先明哲保身的性格,使毛澤東輕易獲得了搞掉劉少奇的勝利。但毛澤東並不善罷甘休,對毛來說,只有搞垮周恩來,絕對權威的地位才能真正鞏固。因此,就在劉少奇迅速垮臺的同時,毛就部署了對周的攻擊,第一次是利用一個名叫聯動的紅衛兵組織,在北京街頭貼大字報,揭露周恩來一九二七年「四・一二」大屠殺期間被捕後,在報上刊登伍豪(周當時代號)脫黨啟事以求釋放。依文革時的極左政治,凡被捕發表脫黨聲明的,便是叛徒。

對這一經歷,周恩來自己是這樣解釋的,他被捕後,國民黨士兵並沒有認出他,以為他是一般黨員,他的黃埔學生、白崇禧的弟弟白洋聞訊到獄中把他領出來釋放了他。至於脫黨啟事,他說根本不知道,是他出獄之後,白洋為了對上有所交待以他名義登的。

北京街頭大字報所公布的叛徒材料,假如揭露的是別人,被揭露的人立刻會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但揭露到周恩來頭上,卻是貼大字報的該紅衛兵組織「聯動」頭頭,被按上反革命罪名全數逮捕。外界不知情的人,還將此事件解釋為,毛澤東不能忍受紅衛兵胡來搞到他的親密戰友周恩來頭上。

事實上,大字報的材料就是江青、康生提供給紅衛兵的,整個事件都是毛澤東躲在杭州一手策劃的。北京街頭的大字報出籠之後,紅衛兵還衝進中南海包圍了國務院,將周恩來圍困了一天一夜,無論周怎麼勸說,紅衛兵就是不肯撤走。結果軍隊中有人出來保周了(據周三年後親口告訴到北京來訪的美國記者斯諾,說軍隊中有人聽說他在中南海被圍困,就帶兵入京和紅衛兵發生了衝突,軍隊開槍打死了人)。在杭州密切關注事態發展的毛澤東,看到有火拼危險,就翻手將貼大字報和發動圍攻中南海的聯動頭頭以反革命罪抓起來,以表明他和此事件無關。

這使毛澤東更加清楚地認識到,周恩來在軍隊中勢力和影響不搞掉,是不可能打倒他的。因此,毛澤東在文革中第二次搞周恩來的行動,就是通過林彪和中央文革小組王力、關鋒、戚本禹提出揪軍內一小撮走資派的口號,想以此把周恩來在軍中的力量肅清。但遭到周恩來的軍中勢力激烈抵抗,大有決戰之勢,這就是文革中著名的大鬧懷仁堂和武漢兵變。

有關懷仁堂「右派造反」事件已經廣為人知,這裡按下不表,我們來看看半年之後,六七年夏天發生的武漢兵變。

毛要軍隊支持地方上的左派,武漢軍區偏偏支右,毛派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王力到武漢發動揪軍內一小撮走資派。武漢軍區司令陳再道、政委鍾漢華乾脆把王力抓起來。他們聽說毛本人也到武漢督陣,就發動幾十萬市民包圍武漢機場,要把毛攔截下來,毛見勢不妙,趕緊脫身。要周恩來出面去平息事態。周到了武漢對陳再道說,把軍權交出來,跟我去北京包你沒事。陳大麻子就乖乖跟著周去北京。去了之後果然沒什麼事。因為毛澤東見勢不妙,拋出王、關、戚作犧牲品,稱糾軍內一小撮是毀我長城,要王關戚「還我長城」,這三個傻瓜就被投進監獄了。

揪軍內一小撮雖然放棄了,但軍內的分裂已經形成,為了平息和安撫軍界,也為了鞏固四人幫的地位,毛只好以犧牲林彪來換取軍隊團結。

軍隊中的力量難以觸動,毛就打算在輿論上搞跨周恩來,這就是批孔批周公的由來。但同樣是以毛的失敗告終,周是如何粉碎毛的進攻的,這方面材料中共絲毫未透露。因而海外輿論就把毛的被迫退讓看作是江青瞞著毛在搞周恩來,把罪名全瀉到江青頭上。其實江青在受審時已一語道破:「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他叫我咬誰,我就咬誰。」

第三次反周,毛動用江青親自出馬。毛此時手中的大牌已出盡。而周恩來只是炮製了《紅都女皇》事件作為反擊,江青落得個裡通外國,出賣黨和國家機密的罪行,立刻威信掃地、氣焰難再。

毛的取勝僅僅靠天相助,比周多活了八個月,但他還是無力也無足夠的時間全掃周的勢力,只是打倒了鄧小平。這場勝利且又是那麼短暫,毛一死,接管天下的還是周的勢力。所以說,毛周爭鬥的結果,最終取勝的還是周恩來。

然而,無論作為人還是作為政治家來說,周恩來真的勝利了嗎?

不少人為周辯解道,當時周若同毛公開對抗,不但保不了別人,連他自己也要垮臺。可是至少從目前公開的事實來看,根本不應得出這種結論。

從毛在文革中多次想打倒周恩來,卻不能成功來看,我們完全完全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他若多分勇氣,多為全民族利益著想一下,而不是為虎作倀,中國百姓何至於遭受十一年之久的文革苦難!

假如周同劉少奇一樣也迅速垮臺,文革也可早早結束,可偏偏這個怯懦的人又擁有那麼大的權勢,兩軍相持不下,民眾陪綁陪斬十一年。

周恩來一生如有後悔,定會後悔拋棄劉少奇,作可恥退讓吧!劉少奇慘死獄中之際,口裡叫罵、心中最恨的恐怕不是毛澤東,而是周恩來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