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名將——南宋岳飛(組圖)

2019-02-10 11:00 作者: 艾艾子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千古第一名將——南宋岳飛。(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wikipedia)
千古第一名將——南宋岳飛。(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wikipedia)

近讀岳飛。這一代名將,支撐著南宋一朝的魂魄,岳飛而後,南宋的軍事雄圖幾乎及身而絕。如雲般的氣節之士,無法揚起「踏破賀蘭山缺」的豪情壯志,無法再有著「行復三關迎二聖,金酋席捲盡擒歸」的氣魄與本領。

岳飛不只是軍事天才,其精神力足以匯聚文武,仁智並施。「膽器堂堂貫鬥牛,誓將直節報君仇,斬除元惡還車駕,不問登壇萬戶候。」這是岳飛的詩作。

立德、立功、立言

宋史記載,岳飛能挽弓三百斤,亦且可左右開弓。他是天縱奇才,文采、兵法、武藝的本領似乎與生俱來。岳飛不僅立德、立功,尚且立言,「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便是岳飛的名言。

他二十歲便從軍了。年輕的岳飛,勇敢善戰,能單騎取敵梟將。宗澤驚其將才,稱讚岳飛的勇智才藝,並且建議岳飛說:「不過,你喜歡野戰,終究不是辦法。」所以,宗澤傳授他陣圖,以為作戰之需。想不到,岳飛不是拘泥成法的儒將,他竟說:「陣而後戰,兵法之常。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還我河山,這是岳飛的志業。不過,他的心境之高,也常有超凡脫俗之處。他為龍居寺題詩:「巍石山前寺,林泉勝復幽。紫金諸佛像,白雪老僧頭。潭水寒生月,松風葉帶秋。我來囑龍語,為雨濟民憂。」此詩雖無壯烈之語,卻有慈悲之心,詩中岳飛刻畫出了出世者的濟民之心。

忠君

當時,康王即位,是為宋高宗。由於徽宗欽宗還在敵人之手,岳飛便上書數千言,要報君仇,忠君之心天地共鑑!

岳飛忠君還表現在他對高宗皇帝的態度上。譬如,高宗皇帝一來,岳飛不曾背對著皇帝而坐。岳飛酒量很好,高宗皇帝當面對他說:「你要到河朔地方的時候,才可以喝酒。」於是,岳飛真的絕口不飲。屬下將佐有來勸酒的,岳飛便對他們發飆。

他常因國步艱難而發愁。皇上年紀還輕,可是皇嗣未育、聖統未續。岳飛私下和家人談起這件事情,常是擔心得哭了。當自己帶兵北征時,岳飛心存國事,竟不顧自己可能犯了權臣之忌諱,援引古今利害,第一個反對建立儲君的建議。

更可貴的是,岳飛一邊帶兵打仗,一邊還幫著擔心朝廷的糧餉。國家以民立國,而大功未成,東南的民力白白耗在軍費。於是,當岳飛收復京西湖北之地時,他便募民營田,使一些流離失業的百姓,能夠歸於正業。

他大興屯田之法,戰備閒暇之際,讓兵士下田耕作,無一人遊閒。不僅減輕國家的軍費負擔,也使流民歸正、荒地開墾,增加財富之餘,使社會更加安定。

可惜的是,後來的南宋朝廷畢竟不能繼續岳飛的善政。為求苟安,一方面每年給了北方敵人大筆的歲幣;再方面又養了戰鬥力差的軍隊,耗費龐大。南宋的疆域只有北宋的一半,可是國用賦入,卻是有宋一代之最高。其賦稅甚至是漢唐盛世的一倍再倍。

更可惜的是,南宋的皇帝防武將甚於防賊。或有鑑於唐末軍人之割據!?然而徽宗欽宗皆被俘,何以再防範自己的大將?南宋說好聽是偏安,說難聽是苟安。一百多年後,北方的強權征服了南宋。

功名塵與土

岳飛有一句名言:「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惜死,天下平矣。」他自己便是不愛錢、不惜死的忠臣。他奉身儉薄,吃穿用都很平實樸素,也沒有像一般大臣那般有姬妾隨侍。他的一切幾乎都給了將士、給了國家。

他有一聯曰:「日月卻從閒裡過,功名不向懶中求。」他有一詩道出了他忙於征戰的心聲:「經年塵土滿征衣,特特尋芳上翠微。好山好水看不足,馬蹄催趁月明歸。」他有一闕詞:「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這難道不是忠嗎?忠於君、忠於民、忠於事、忠於天地良心、忠於他驅逐韃虜還我河山的時代使命。

不戰而屈人之兵

敵人說:「撼山易,撼岳家軍難。」因為,岳飛本身便是修養高深,臨事鎮定,猝遇敵亦不為所動。敵方忽一炮石,左右驚避,而岳飛不動。

他打野戰時,不設壕溝,路上也不設埋伏,而敵人不敢來犯。雖然常勝,可是兵士無驕傲的神態。岳飛打的是義戰,正義對抗邪惡,宗旨高尚、正義、明確,因此兵士自然跟著高尚其志,軍威豈能不盛?兵士自我要求,軍紀豈得不嚴?

岳飛出兵一定以廣上德為先,殲其魁首,釋其餘黨,不妄殺一人。由於岳飛講信義,恩結於人心,連敵人也不懷疑。所以,依附於敵人的軍隊,也都有親愛願附的意思。

古人說不戰而屈人之兵,岳飛可說是一個典範。不僅如此,岳飛亦有單騎退敵的神奇本領。每次戰役,他自己當旗頭,身先士卒。有一次,敵之魁首出陣,岳飛一個人騎著馬出戰,一槍刺出,敵人分為兩邊。數萬人看此情景,還沒開打,就潰敗了!岳飛自己說若有神助。

岳飛帶兵之道有六:兵士貴精不貴多,以一當百;謹訓習;賞罰公平;明號令;嚴紀律;與兵士同甘共苦。

德被四方

他待下恩威並施,親手為生病的兵士調藥。有戰死的,岳飛一定撫其遺族,育其遺孤,並幫其後人婚配成家。

當然,岳飛自己十六歲便成家了。當時,做官之人娶妻妾是很普通的事,可是岳飛天性不喜聲色,不僅大處偉大,小處也可見其盛德。

有一次,四川吳宣撫看他太冷落,花錢買了一個士族出身的女子,派了兩個使臣的妻子把那女子送來給岳飛。岳飛連面也不見,要那女子站在屏風後面,然後說:「我家上下穿的衣服不是綾羅綢緞,只是布衣而已;吃的也不過是菜麵。這位女娘子,如果可以同甘苦,就留下來吧!不然的話,我不敢留妳在此。」那位女子只是笑。於是岳飛便把她還給了吳宣撫,連面也未曾見著。

岳飛死後,第三個兒子岳霖到武昌時,武昌軍民炷香具酒,哭著來迎接岳霖。其中有一位老婦人哭道:「相公(岳飛)不能再來了。」岳霖派人去慰問。老婦人被問到丈夫何在?想不到老婦人說,她的丈夫是被岳飛處死的。老婦人解釋說是因為自己的丈夫「不善為人」,不僅對岳飛毫無怨恨,甚至依然感恩戴德。

岳霖後來到廣州當官,廣州地方的鄉親父老都率領著子弟來迎接。眾人都哭著說:「想不到,今天還能夠見到相公的兒子。」岳飛惠澤所施之處,人們都流露出無盡的追思。

孟子曰:「君子可欺以方,難罔以非其道。」這句話套在岳飛臨死前的那一幕,可謂一針見血。岳飛被有計畫的陷害,但是他行得正,秦檜一黨卻難以用任何藉口去扭曲岳飛所思所行之光明正道。

奸臣秦檜夫婦鉄像。(網絡圖片)
奸臣秦檜夫婦鐵像。(網絡圖片)

秦檜遣使逮捕岳飛父子,岳飛卻對來者說:「皇天后土,可表此心。」何鑄要施酷刑於岳飛,卻見到岳飛背上「精忠報國」四個大字,深入膚理。何鑄找不到證據,便知道岳飛是無辜的。

不過,欲加之罪,其無辭乎?雖無罪證,秦檜還是要岳飛死。韓世忠問秦檜,事證何在?秦檜簡單答曰:「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意思是,要辦岳飛與岳家軍,還怕找不到證據嗎?

韓世忠說:「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不過,儘管皇天后土,可表此心;儘管盡忠報國,忠心可鑑;儘管莫須有不足以服天下,岳飛還是被害死了!秋雨綿綿,千古淚盡;萬民同哭,天意難迴。

讀至此,只能落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