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等待母親回家的小孩(圖)

2019-02-13 19:44 作者: 黃光芹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自從知道小孩總會等自己回家,趴在沙發上睡著。每天不管身處何方,總會飆速回家。
自從知道小孩總會等自己回家,趴在沙發上睡著。每天不管身處何方,總會飆速回家。(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小時候,我在眷村長大,父、母親從來沒有等門的習慣。每晚八點一到,一定將門鎖上。我膽子小,總是提前返家,沒有被鎖在門外的經驗。老公和我也不互相等門,當瞌睡蟲來了,電視一關,就上床睡覺。好幾次,我深夜返家,總是摸黑進屋,沒有一次例外。

意外的是,自兒子來家之後,第一次遇到我應酬晚歸,即堅持為我等門。當一進門,看見他小小的身軀趴在沙發上,堅持等到我回家,迷迷糊糊由我揹上樓,再倒頭睡去。令我這個初次當媽的,十分感動。

兒子第一次為我等門,等到十點多。平日,我們規定他一定得在九點半之前上床睡覺。自從知道他會為我等門之後,我的心理壓力變得很大,不管人在哪裡,總是飆速回家,絲毫不遲疑;而在返家的途中,只要想起他趴在沙發上的身影,就感到窩心。

我也習慣為他等門。小孩子喜歡玩,我們住的又是集合住宅,他常跑到鄰居家玩,還在人家家裡吃飯,常常流連忘返,超過返家的時間。好幾次,氣得他爸爸把門一鎖,揚言不讓他進家門。

每次碰到這個時候,我總是扮演兒子最後的守護神。我要讓他知道,母親永遠都在。這時候得用點兒技巧,我採取的方式是,假裝在客廳裡看電視,一邊則試圖平息老公的怒氣。

等他終於出現在窗外時,一雙倉皇的小眼、拍打著窗子,像是在找我。我立刻從沙發上彈起來,跑去為他開門。他爸爸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哪裡真要把他關在外面?

我兒子不只執意等我回家,還不許我喝酒。他第一次看我醉醺醺回家,在床邊又唱、又跳,十分排斥,數度喝斥我,並且問:「妳怎麼了啦!妳發神經了啊!妳以後不要再喝了啦!酒女!」有時候我和老公必須同時赴宴,無法讓他單獨留在家中,索性就帶他一起去。他小小年紀,拜父、母之賜,總計跟呂秀蓮、王金平、侯友宜、韓國瑜和羅淑蕾等人吃過飯。

還記得他跟「侯阿北」吃飯的那次,他中途進來,侯友宜的眼光從未從他身上移開。事後,我趁專訪的空檔私下問侯,他不否認,當時看兒子進來,他恍如隔世,以為他就是他在火燒車事件中不幸喪生的那個兒子。當時侯友宜流露出悲憫上帝的兒女的那個眼神,我至今難忘。

我兒與王金平吃飯的那次,一如往昔,絲毫不覺得怯場。當飯吃到一半,他跑到王前院長跟前,考他腦筋急轉彎:「哪裡沒有阿彌陀佛?」王金平篤信佛教,富有禪意,眼睛轉了轉,嚴肅地答覆他說:「當修行到一定的地步,四處皆有佛!」

「哪裡沒有阿彌陀佛?」兒子還不放棄,又問了他一次。王前院長的答案,還是一樣。現場賓客見他一老一少,就像祖孫倆兒,忍不住哄堂大笑。最後兒子公布答案:「南無阿彌陀佛!」令王金平顯得有些尷尬。

羅淑蕾那次邀宴,坐了一桌子主播、主持人和媒體人,總共有二十多位,分屬不同媒體,大家仙拚仙,加上羅淑蕾又很會帶氣氛,氣氛一下子炒高。女中豪傑們紛紛舉杯,打通關的、打通關,拿公杯拚酒的、拚酒,戰況激烈,好不熱鬧。

我也不遑多讓,舉杯邀酒,彈無虛發,是屬於公杯層級的。兒子見我陷入廝殺,起初只是對我三令五申,最後乾脆出手搶杯,不准我再喝。態度顯得十分堅決,頗有要他母親全身而退的意思。

以前人家說,當媽有種種好處,我絲毫無法體會,這會兒倒是有淪肌浹髓的感覺。你知道嗎?晚上睡覺時,當兒子摟著妳、躺在妳的懷裡、抓著妳的手、甚或跟妳十指緊扣時,是甚麼滋味。我終於知道了!那是一種幸福的感覺,希望永遠如此。

本文節錄自時報文化【貝比來了》一書

責任編輯:帝佐 来源:時報文化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