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震中「該死的」與「不該死的」人(圖)

2019-03-12 07:46 作者: 當歸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汶川地震的紀念鐘(VCG/VCG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3月12日訊】國人都知道,汶川,玉樹地震死了很多人,其中許多是年輕的學生。我想知道,這些死去的人,都是「該死的」嗎?抑或都是「不該死」的?我收集了一些博友的文章,分正反兩方。正方的論點是,這些死掉的人,都是「該死的」,反方的論點是:這些人都是不該死掉的。

下面正方開始陳述:冥冥之中到底有沒有定數,我不說大的天象變化,只說說咱們普通人,如果說有定數,那是由自己過去做出的事來決定的,沒有定數,那是自己後來做出的事改變了命運。不論好壞,都是如此。

清代古籍《夜譚隨錄》記載,在雍正庚戌(西元1730年)年的八月十八日,也就是北京發生地震的前一天。有一個新疆人,抱著一個三、四歲模樣的小孩進茶店,剛走到門口,小孩就抱住大人的脖子,哭著不肯進去。大人奇怪地想:「難道是怕這店裡人多嗎?」便又抱著他到其它店,一到店門口還沒進去,小孩又驚恐地哭了,換了好多地方都這樣。這個人覺的很奇怪,對孩子說:「平常你不是很喜歡進茶店吃糖果嗎,今天怎麼這樣啦?」孩子說:「我看見今天各家店裡賣茶的人和喫茶的人,脖子上都帶著鐵枷鎖,心裏害怕,所以不想進去。還有,今天街上來來往往走的人,怎麼很多都帶著枷鎖呀?」後來路上碰到一個老相識,那新疆人就把這怪事告訴了他。老相識聽後,大笑說孩子的話怎麼能當真?聊了一氣那人便走了。小孩看著他的背影笑道:「他身上也帶著枷鎖,還笑人呀!」回到家裡,小孩驚奇地發現倆個堂兄身上都帶有枷鎖。第二天上午九點,北京忽然狂風暴雨大起,接著就發生了強烈地震,方圓百裡之內震感明顯,房屋倒塌無數,就連皇宮、圓明園也均有損壞,太和殿的一角也殘缺了。凡是小孩不肯進的店,都遭毀壞,竟無一倖免。小孩的倆個堂兄也被壓在牆下面死去了;前日那個路遇的老相識,也被倒塌的房屋壓死了。災過之後,聽到此故事的人才相信,在另外空間帶著枷鎖的人,是定了要取命的。這就說明,該死的人是一定會死去的。

反方陳述:地震突如其來,玉樹幾近廢墟。在奪去2000余條生命的青海玉樹大地震中,位於巴塘草原廢墟的玉樹縣第一民族中學創造了一個奇蹟:5名老師和880多名學生全部生還。

校園「零死亡」的奇蹟是如何發生的?學校的師生們「4.14」當天經歷了怎樣的生死考驗?

天未亮,老師叫醒了所有學生

4月14日清晨5點40分,一陣輕輕的晃動把值班副校長嚴力多德從夢中搖醒。

「不好,可能是地震!」嚴力多德微微一顫,兩年前汶川的悲慘場面在他的腦海裡閃過。「會不會還有大震?當務之急趕緊轉移學生。」想到這,他立馬翻身起床。

玉樹4月的清晨乍暖還寒。簡單披上件外套,嚴力多德衝出宿舍,和其他4位也被驚醒的老師不約而同地在教學樓前會合。

「安全起見,馬上挨個叫學生起床。」嚴力多德的意見得到大夥一致響應。

此時,初三(六)班18歲的孤兒德嘎扎西還沉浸在甜美的睡夢中,壓根兒沒有感覺到那次輕微晃動。

「咣咣」,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和老師的叫喊聲將他驚醒。他瞄了眼表,還不到六點,心裏頓覺奇怪——學校規定每天六點半集合在操場跑操,今天怎麼早了?

孩子畢竟是孩子,不少人還想賴床,不情願地嘟囔著。老師們連吼帶拽,把睜不開眼睛,還迷糊著的學生從床上硬生生地拽了下來。

學校880多名學生,550多名走讀,330多名住校。老師們嗓子喊啞了,把住校生全部叫起來時,每人累得滿頭大汗。

生活老師多吉才仁不放心,檢查了兩遍,生怕有一個孩子漏叫。50歲的多吉才仁是退役軍人,1982年建校起就服務這所學校。退休後捨不得離開同學們,被返聘為生活老師。多吉才仁手部殘疾,但他行動特別快,一個人叫醒了100多個學生。

學生們集結在操場上,老師們挨個點名。直到確認住校生一個不少時,他們懸著的心才落下。

強震來襲,帶領學生緊急轉移

為了讓躁動的學生安下心來,老師讓孩子們一律在操場上讀書。

學生們回去取了書,席地而坐。不一會兒,琅琅書聲在這個特別的清晨響起。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離上課的時間越來越近。

走讀學生陸續來到了學校,他們也被禁止進入教室。到了7點半,三棟教學樓和四排宿舍之間的空地上,黑壓壓地坐滿了學生。

只有初三年級一些特別勤奮的學生因備戰中考,在教室裡溫課。

7點49分,突然一陣地動山搖,四排與學校同齡的平房宿舍樓頃刻坍塌,一棟建於上世紀80年代的教學樓塌了一半,另兩棟2000年後建的教學樓建築狀況略好,但也成為危房。

操場上的學生們被突如其來的災難嚇蒙了,哭喊聲響成一片。一個女生嚇壞了,看宿舍全塌了,拚命往教學樓裡跑。幸好被布桑老師看到,一個箭步追過去,一把把她拉回來。霎時間,教學樓外牆的牆磚直落下來。最近的一塊大石頭離女孩的後腳跟只有10厘米。

倘若每個學校的老師,都能像玉樹縣第一民族中學的老師一樣負責任,不都能避免死亡了嗎?所以這些人都是不該死的。

正方陳述:這是人為的因素,避免了災難的發生。而實際上是不可能每個學校的老師都能夠做得這麼好的。所以,該死的還是會死掉的。死掉的也都是「該死的」。

反方陳述:人為的因素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下面請大家看看這篇文章:

「劉漢小學」地震無一死亡奇蹟的真相——良心

奇蹟屬於北川鄧家劉漢小學,483名學生一個都沒有少。十年前,是誰修了這所不會倒塌的希望小學?修建過程中有什麼不為人所知的真相?

真正的核心,因為,如果那天鄧家小學像北川一中那樣在幾秒鐘內就被震垮,後來的成為傳說的長途翻越也就不存在,那天一個學生都沒有死,甚至沒有什麼重傷。我瞭解到,那座十年來正式名字叫「劉漢希望小學」的教學樓不僅樓沒有垮,奇蹟是,連教學樓正面那塊長十幾米、高三層樓的玻璃幕牆一小塊都沒有碎,與在這場大地震無數學校像多米諾一樣倒塌,動輒壓死幾百名學生相比,這是一個建築的奇蹟!我很好奇,這是誰修的房子?

於是我知道一個叫「漢龍集團」的公司,它是在十年前出資捐贈鄧家小學的企業,老闆叫「劉漢」,總經理叫「孫曉東」,經辦監理學校修建工程的人是當時的集團辦公室主任,學校裡很多人在談及這場幸運的逃生時,都在感謝這位監工的「辦公室主任」。昨晚我找到這位辦公室主任,他講了一些故事,但堅決不讓我透露他的姓名,也不要表揚他,因為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因此下面我只能用X先生來代指為什麼「劉漢希望小學」在這次大地震中成為唯一沒有壓死學生的學校?或者說奇蹟最開始的一步是什麼,我得知以下內情:

一、十年前,劉漢和孫曉東對下屬X先生說,「虧什麼不能虧教育,這次你一定要把好質量關,要是樓修不好出事了,你就從公司裡走人吧」。

二、十年前一天,監理工程的X發現施工公司的水泥有問題,含泥土太多,因為X曾經是生產水泥的一家公司的副老總,經他手灌注的水泥至少有五十萬噸,是絕對的行家。所以他發火了,要求施工公司老總必須把沙子裡的泥沖乾淨,他還說,不能用扁平的石子,從建築專業而言,扁平石子混在水泥灌注過程中無異災難,水泥結實度大打折扣。他對施工隊大發雷霆,愣讓他們把沙子裡的泥沖乾淨,把扁平石頭全部揀走。

三、一次會議中,他在追問工期拖延時,發現施工公司負責人眼神不對,才得知原來是有關方面的款項沒有及時到位。按捐贈原則,企業捐款必須先到當地有關部門,再由有關部門把企業的錢下發到具體施工公司中去,但施工公司並沒有從有關部門及時拿到錢(具體人們想必都能猜到,這可是中國式慣例),於是X先生又發火了,窮追不舍,終於讓款項到位。

四、在奠基儀式前,由於某個原因工期又得拖延,X又發火了,他找到有關部門,據理力爭,9月19日,學校終於平出一塊嶄新漂亮的操場,他說看到那塊操場鋪平後很開心,而那塊操場,就是十年後483名學生逃生的地方。

那段時間人們總能兩種聲音,一種是施工機器的聲音,一種是X在吵架在發火在追款項的聲音。肖曉川告訴我:「多虧了他當監工啊,這錢其實是他吵出來的」。當我向X先生核對這個事實時,他要求我一定要在「吵架」上加上引號,否則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說,你曉得的,我不能說得太多。

我想我已沒必要說得太多,一個深知捐贈中國希望小學潛規則的人士說,雖然學生們全部逃生是個奇蹟,但漢龍集團的X先生能夠通過「吵架」把錢「吵」到正規用途上更是個奇蹟。在往常,吵架根本沒用,錢還是不能夠及時到位……(為什麼這次學校倒塌這麼多,這裡恕我暫時不能直言,但稍有常識的人想必也知道)

由於X先生反覆叮囑我不能寫他的名字,所以我們在鄧家「漢龍希望小學全部成功逃生」的故事後,就只能記住以下名字:劉漢、孫曉東、肖曉川、史少先、陳世榮,羅中會,母賢瑩,瀋長樹,趙義輝,母廣蘭,吳明艷。

剛才,X先生給我發來一則簡訊,未經他同意,我就刊發在我博上,目的是讓有的人有的部門看看,也提醒以後有人想修希望小學的人看看:

打擾您了,可以負責的告訴你,集團在綿陽五所希望小學建設均由我親手經辦,而此次大地震未能撼動一幢,五所學校巍然屹立!師生未損毫髮!請你來綿陽做客!

這次鄧家劉漢小學無一人死亡成為一個奇蹟,讓我明白一個道理:所謂奇蹟——就是你修房子時,能在十年前,想到十年後的事情,而且最主要的是良心工程!

正方陳述:不該死的,老天爺是一個也不會收的,那些該死的一個也不能留,看看下面這篇文章就知道了。

地震時,爛鐘救了幾百學生

2008年5.12大地震時,都江堰白果小學全部教室,轟然垮塌,卻無一學生死亡。為什麼?原來是打鈴的老頭,以收發室的電子鐘為準打鈴,不敢擅自改變。這隻破舊的鐘,已經用了20多年,近一段時問,老是亂走,時快時慢,修了幾次,也沒有徹底根治毛病。2008年5.12那天,本來該在北京時間14:20分打預備鈴,讓學生進教室的。可是,這隻破鐘才指著14:11分。7分多鐘以後,北京時間14:28分多,地震暴發。這隻破鐘才指著14:19分,學生們都還在操場上玩耍。這隻慢了9分鐘的破鐘,救了幾百學生的命,是比抗震救災英雄還英雄一百倍的英雄。事後,幾百個學生家長,都向著這隻砸爛了的、指針指著14:11分的破鐘跪拜叩頭、燒香禱祝。那些當年修建該小學的當事人,本來準備外逃躲避家長問罪,後來聽說因破鐘慢了9分鐘而沒死學生,都如釋重負,都從心底裡感謝這隻慢了9分鐘的破鐘。

反方陳述:人是萬物之靈,上帝既然造了人,就會愛護,保護人類。怎麼會讓人類如此慘烈的死。看看下面這篇文章:

災難中生存的奇蹟

不論發生什麼樣的災難似乎總會有幸運者,劫後餘生難道只是一個偶然的問題嗎?

應該說生有生的奇蹟,死有死的原因。

導致幾十萬人喪生的印尼大海嘯近年來一直是世界人民心中的一個噩夢,即使這樣大的災難仍有很多的幸運者由於各種原因生存了下來,尤其令人驚奇的是在災後調查中居然沒有發現動物的屍體。通過對地震、海嘯、龍捲風等眾多災難的調查發現在災難發生前動物都有預感,於是動物的無理由集體大轉移就成為很多人預報災難的一種手段。

不會說話的低等動物為何有比人類都發達的預感能力呢?其實認為動物不會說話、沒有思維和智慧的觀點是因為人們還不瞭解動物,更不願承認這種事情罷了,承認了動物有思維和智慧等於間接的承認了鬼神的存在,因為很多動物是可以看見鬼神的。

其實有很多人就有與動物溝通的能力,記得在前些日子的報導中美國的一個小孩就有與動物溝通的本領,另外我國古籍中也常常能找到這方面的記錄。

史書記載:在南北朝時期,南朝之一的梁朝有個叫瀋僧昭(又作瀋僧照,別名法朗)的人能與動物溝通。由於動物能夠提前察覺到人們尚未感知的東西,所以他能預測吉凶。

他在梁朝出任會稽山陰縣令時,有一次跟隨鎮守會稽的武陵王蕭紀一起去打獵。武陵王見瀋僧昭在半路上掉頭往回走便問其原因,瀋僧昭回答道:邊境上將要不太平要趕回去做好準備。作為長官的武陵王竟不知此事而一個小縣令如何得知的呢?瀋僧昭解釋道:我剛才聽南山的老虎在吼叫時傳播的這個消息。果然過不久,就有軍使快馬加鞭送來了緊急軍情內容和瀋僧昭說的一樣。還有一次,武陵王蕭紀在池亭邊設宴款待賓客時感到青蛙鳴叫刺耳頗為厭惡,瀋僧昭見此就對池中青蛙斥責了起來,青蛙頓時不再鳴叫。宴會完畢後,瀋僧昭又來到池邊對青蛙說:現在爾等可以自由鳴叫了,頓時青蛙又開始叫了。這些事情使得大家都對他與動物溝通的本領非常驚奇。

另外史書也記載了孔子有個名叫公冶長的弟子是一個能懂鳥語的人。

那麼為什麼動物具備了比人更加發達的預感能力呢?其實,不是人沒有這種預感能力,很多修道人或者和尚都知道這種預感能力是人們的先天本能,就如同動物具備這種本能是一樣的,只是因為人們多少年以來越來越注重和依賴現實中科技的東西,人的這種本能就越來越退化了。

最明顯的例子是非洲那些土著人,我記得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有一位英國人曾經著書說他與非洲的一個土著民族生活了一段時間,發現這些土著人都具備對即將發生事情的預知能力和思維感測能力。他在一個例子中說:一次給他帶路的嚮導傷了腿無法繼續行走,於是嚮導用思維感測通知了族人,很快這些沒有任何先進設備的土著人竟然準確地在一片荒地中找到了他們並為嚮導帶來了治療他腿傷的草藥。

那麼這些土著人為什麼會具備我們這些所謂文明人所不具備的東西呢?那位英國人特意進行了深度挖掘才明白,這些土著人其他生理特點與我們沒有什麼不同,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思想很單純、很乾淨,絕沒有欺負他人、佔別人便宜的想法,也沒有對財產的佔有慾望。因為他們是一個集體,相互團結的更緊密了才會收穫更多的獵物。他們的族長也是道德最高、最讓人信服的人,因為道德越高的人他的這方面先天能力也是最強的人。

我就一直在想:如果人們都變得心靈再善良一點,思想再單純、乾淨一點,對物質的佔有慾望再少一點,是不是有可能會一點點的回歸本性,就會遠離那些令人恐怖的災難了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