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七中「毒午餐」是中國式公共事件的必然結局?(圖)


成都七中毒午餐事件
連日來引發大規模家長在成都七中校門外進行抗議(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3月20日訊】中國四川省成都市政府3月17日上週日召開新聞發布會,就連日來引發大規模家長抗議和社會關注的成都七中食品安全問題公佈調查結果。當局稱所有送檢樣品只有一項發霉不合格,其餘均未發現問題。另外有三名家長被指拍攝傳播造假霉變食物照片,遭警方依尋釁滋事罪逮捕調查。

當局的宣稱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熱議,有人對政府「驅趕謠言,公佈真相」表達支持;也有人認為,抗議家長竟成「下毒家長」,和不久前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的「監守自盜」高度雷同,舉報者成了幕後元兇,究竟是誰在造假?這是否將成為中國當局應對類似事件的標準套路?攸關民生的公共事件能不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人、時評人小民指出,從事件一開始當局就迅速決定把校長解聘,而且要求校董事會也重新改組。事發第二天,成都市委書記、四川省委書記和省長就都作出了各種批示,這足以可見他們內部應該已經掌握充分證據,很清楚事態之嚴重。所以他們迅速採取這些措施,想要迅速抑制輿論發酵,但他們沒達到目的。

另外,學校幾乎第一時刻就決定與供應飯菜的後勤公司解除合約;這家公司若無過失,學校不可能第一時間就單方面撕毀合同。這也充分證明這個食堂確實存在問題,學校也清楚這些問題。

再者,這個學生食堂其實是種強制消費,學生沒有選擇空間。缺乏權力監督的情況下,食堂那些人幾乎可以為所欲為。

小民不認為此類事件該與所謂的民族劣根性聯繫起來。

他指出,中國過去有16兩的秤,上面有16顆星:北斗7星,南斗6星,還有福祿壽3星。若短1兩折福,短2兩折祿,短3兩折壽。所以中國人非常看重商業道德,這不是民族性上的問題。中國現在的根本問題就是中共的一黨獨裁制度。這個制度下,市場失靈,沒有真正的自由市場;監督也失靈,因為沒人出來監督;輿論失靈,因為共產黨把輿論全控制住了,民眾不能發出自己的聲音。

再者,這個政權把全部注意力都用在維持自己的權力上,用在打擊危及政權的因素上。這個政權幾十年來根本沒學會如何管理國家和經濟,也不屑於關注民眾的生活和健康,這是中國一切問題的根源。

旅美中國學者吳祚來表示,正是因為孩子出現很多問題,家長們才會去抗議,(也正因此)學校或有關部門才把學校的食材封存起來,這已形成了一個邏輯鏈。家長去獲取證據是為了告學校,或至少讓學校不至於撒謊。或許家長們拍攝的過程或方式有些瑕疵,但這個(食品)問題已經存在了,這是無法改變的。

更重要的是,有關方面針對該問題所檢查的數據都是些沒關係的數據,該檢查的沒檢查;現在提供的數據是些能蒙混過關的數據,這就構成對社會的第二次欺騙。

另外,現在整個社會已經不相信這個黨和政府了,就是所謂的「塔西陀陷阱」。我們現在閉著眼就知道這學校肯定是出了問題。

吳祚來分析說,此類事件背後的套路,說大點就是地方利益集團和中共高層間進行的博弈。就如秦嶺別墅事件所反映的那樣,習近平的威權正遭遇地方利益集團的對抗。王林清事件背後的最高法,這次事件背後的成都教育系統,其實都是腐敗的「窩案」;一旦打擊,就會「一鍋端」。所以真相不會真被披露出來。

這次事件上地方的博弈就是通過司法和公安部門來做另外一則新聞:針對家長的取證方式有瑕疵,說這些家長是非法進入學校。不問別的,就只抓這點做新聞,然後向上匯報,完成一個說法。中共高層也不可能專門為此成立調查組;即便成立,下面也可以不合作。正是這種腐敗體製造成了這個局面。地方政府以暴力控制現場、控制人,某種意義上也是在控制中共高層。

對中共高層來說,只要你把這事穩住,不引發更大規模抗議,他們也就閉一隻眼算了。這種地方與中共高層的博弈非常黑暗。

(原標題:時事大家談:成都七中「毒午餐」是「家長造假」,中國式公共事件的必然結局?)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