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感知政權危機(經濟篇)(圖)


今年「兩會」,習近平靜下來的時候才似乎看出其實不太高興。
今年「兩會」,習近平靜下來的時候才似乎看出其實不太高興。(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

【看中國2019年3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楊浩採訪報導)中共人大會議上,習近平李克強開始發言的短短數十分鐘內,便顯得非常疲憊,時不時閉上眼睛或發呆。而李克強則是大汗淋漓讀報告,不停地擦汗喝水,還多次出現口誤,習李的焦慮現於形色。有經濟學者稱,北京當局不斷提及風險,意味著這些外部和內部的壓力已經讓決策層心驚,他還稱,中國經濟的各個風險有一定的關聯性,如果各個風險接連爆發,帶來的後果是不堪設想的。也有分析指,經濟臨近雪崩,民眾不滿潮危及中共政權,才是中南海最憂慮的。

媒體聚焦習李肢體語言 窺探中共權力內部運作

中共人大會上做《政府工作報告》,習近平和李克強表現異常被媒體聚焦。

BBC於3月13日報導,人大會議上,習近平在李克強開始發言的短短數十分鐘內,便顯得非常疲憊,數次長時間閉上眼睛和發呆;從央視直播中可以看到,李克強念這份報告時大汗淋漓,斗大的汗珠不斷地從額頭冒出,還流進了眼鏡裡,李克強數十次拿起桌上的毛巾擦汗。香港《明報》3月6日報導,李克強讀報告時,似乎十分費神,多次停下喝水抹汗,還多次出現口誤。

香港《南華早報》旗下報紙《墨石》3月7日報導,出席兩會的中共高層他們的髮型、衣著、肢體語言等都被媒體聚焦,以此窺探中共權力的內部運作。

外界分析,按理說李克強不至於怯場,但國內外形勢的險峻,確實令他緊張,足以令李克強汗流披面。而習近平早在2月22日的政治局學習會議上對上層官員就放出話來:中共在全方位面臨「重大風險」,如果官員讓「危險」升級為真正的「威脅」,他們都將為此負責。

「風險」貫穿中共兩會 學者:民眾不滿潮危及中共政權

今年以來,高層頻頻提及「政治安全」、「風險」。

習近平1月21日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官員會議上說,中共目前面臨「七大風險」,涵蓋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和黨的建設等。

3月3日下午,中共政協主席汪洋做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時稱,中共「面對各類風險挑戰的嚴峻性、複雜性」,「政協必須服務大局、維護大局」等。

3月5日,李克強的報告中,「風險」一詞出現了24次。報告坦承,中國「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加,外部輸入性風險上升,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實體經濟困難較多,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尚未有效緩解」,「金融等領域風險隱患依然不少。」

《看中國》特約評論員唐新元認為,北京當局不斷提及風險,意味著這些外部和內部的壓力已經讓決策層心驚。中國經濟的風險點不止一個,而且各個風險又有一定的關聯性,如果各個風險接連爆發,帶來的後果是不堪設想的。因此,當局近年才多次聲稱「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3月1日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當前面臨的真正風險是經濟風險,關於其他風險的猜想都建基於經濟下行帶來的連鎖反應這個假設之上。但在中國這種集權體制下,經濟風險本身就意味著政治風險。政治風險有多大,取決於對經濟風險的原因究竟如何判斷。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對自由亞洲電臺稱,所謂經濟風險,就是中南海害怕在當前經濟大滑坡的情況下,工人失業潮、企業倒閉潮、民眾不滿潮危及中共政權。因為,自六四事件以來,中共政權的唯一「合法性」,就建立在經濟增長之上,如今,這個唯一基礎已經動搖。

中國經濟或面臨雪崩

中共官方把今年的經濟成長目標,從去年的「6.5%左右」,調降到「6%到6.5%」。李克強13次提到「困難」,警告今年將面臨嚴峻及複雜的環境。

美國之音3月9日報導,據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3月7日發表報告稱:中國GDP摻水2008-2016每年平均誇大1.7%。2016年實際的儲蓄率也比政府公布的數字低7%。這意味著中國的經濟放緩比官方公布的程度更為嚴重。

報告中說,中國的國家數據是根據地方政府上報的數據而來,但是由於地方政府達到增長和投資目標就會得到獎勵,因而促使地方政府虛報數據。中國的國家統計局再調整地方政府上報的數據,來計算國家的GDP增長率。

美國財經媒體「CNBC」報導,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亞洲經濟學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認為,未來10年內,中國GDP成長將一路從6.0%至6.5%區間,下降到2%。

唐新元表示,中國經濟數據含有水分的問題始終被各界質疑,就連李克強也曾坦承只能用來作為參考,而不是經濟決策的依據。各級政府數據造假的情況是普遍存在的,官場有陞官秘訣:「一級一級向上騙,一直騙到國務院」。典型的例子,就是天津的數據編造不下去,主動擠水分導致經濟斷崖式下跌。

據《自由時報》報導,日本工具機工業會(Japan Machine Tool Builders’Association,JMTBA)3月2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對中國的訂單相比去年同期減少了50.4%,連續12個月低於前年。

3月8日中國海關總署公布數據:2月份中國外貿數據大幅下滑。2月份中國出口同比下跌20.7%,進口同比下降5.2%,貿易帳為順差萎縮到41.2億美元,收窄87.2%。

有推特網友發現,中國2月份對外貿易額,環比(就是與今年元月份對比)竟然下降了89.5%,比預期值減少84.5%,衰退速度令人難以置信!

據《自由時報》消息,摩根士丹利(俗稱大摩)最新報告指出,中國貿易順差佔GDP(國內生產毛額)比重已降低到0.4%,未來經濟成長恐需更依賴外資流入,預期今年中國貿易恐轉為逆差。

作者張林在「中國經濟或面臨雪崩」一文中稱,這組數據,可能創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最大跌幅,表明中國經濟正在急劇下滑,似乎進入了雪崩階段。

張林稱,因為中國經濟的本質,乃是農民工的手指頭創造。數億年輕的農民工,每天工作超過12個小時,每年工作超過350天,的確曾經把大量工作崗位吸引到中國,創造了所謂的中國經濟奇蹟,使中國GDP成為全世界第二。

「死」使中國人口紅利消失 導致出口加工業急劇萎縮

中國強制計畫生育政策,給中國社會帶來了人口老齡化、勞動力減少的後果。中國官方新華社曾報導說,中國實行計畫生育30多年來,少生4億人;而根據美國國務院的數字,中國每年墮胎的數量高達2,300萬例。30年至少少生8億人。

威廉斯認為,受過去「一胎化」政策影響,中國的勞動力持續萎縮。凱投宏觀預測,目前中國的勞動人口,正以每年0.2%的速度減少,到2030年,勞動力萎縮恐將使中國GDP成長減少約0.5%。中國2018年新生兒人數年減12%,僅約1500萬人,比2015年的官方預測值少了近1/3。

2018年11月7日,中國官媒報導稱,隨著人口老齡化,中國年輕勞動力所佔比重不斷下降,勞動力的增長速度也同步下降,進而導致勞動力供給短缺,勞工成本上漲過快,無形之中增大了企業經營成本。

據《證券時報》3月20日報導,愛普生中國確認將在2021年3月關閉深圳區域手錶製造公司,已裁1700多人。這也是繼2018年以來,三星、奧林巴斯等日韓跨國大型企業深圳工廠第三起關門。

報導稱,這一選擇與2015年,日本另一鐘錶巨頭西鐵城解散位於廣州的工廠基本一致——人工成本的不斷攀升,加上環保標準的要求的提高,因此,縮減生產規模、關閉產線甚至工廠成為了必然選擇。

外資企業撤離潮關係上億人的生機

3月19日,據路透社報導,德國最大零售商麥德龍開始出售其在中國的95家門店和房地產資產,價值在15億至20億美元之間。麥德龍在中國擁有11,000多名員工,2017-2018財年銷售額為30億美元。

2018年7月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前,許多外商就已經因為中國的土地、人工成本不斷上升,企業利潤減少,而不斷從大陸撤資。

另外,從2017年起,官方發布「限污令」後,僅京津冀地區關停的企業,就高達17.6萬家。

美中貿易戰正式開打後,包括美國硬碟大廠希捷、韓國三星電子,日商東芝、Sony等國際企業,已經將生產線撤出或是準備撤出中國。

根據美國商會的調查,為了對抗貿易不確定性,在華經營的430家美國公司,約有三分之一正在考慮,是否要將零件或組裝轉移到中國之外。

外企掐著中國一線城市的命脈關係著數以億計人的就業。

據《安邦每日經濟》報導,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7年外資在中國固定資產的投資額僅為2146億,對比2011年5087億這一數字,短短6年時間便下跌了57.8%。此外,據相關數據顯示,雖然外資企業佔全國企業不足3%,但創造了近一半的對外貿易、25%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20%的稅收收入。

在2017年中國對外貿易順差中,私人企業和外資企業佔比分別為46.5%和43.2%,國有企業僅佔10.3%。除此之外,外資企業更是掐著一線城市的命脈。在北上廣深四大城市,擁有2萬多外企的廣州,外企已佔據全市工業總產值規模的62%以上。在上海,外資貢獻2/3的工業總產值;對深圳經濟貢獻高達70%。可以說,是外資企業撐起了四大一線城市。此外,包括蘇州、廈門等城市,外資都佔有壓倒優勢。再者,國內還存在很多靠著外資生存的供應商、上下游企業,粗略估計影響人數應該數以億計。

有分析稱,實體經濟凋敝,外資企業紛紛逃離,這片土地最終只會增加更多的失業人口。

740萬人返鄉創業還是失業?官民解讀不一

根據中共農業農村部2018年11月8號公布的數據,目前返鄉創業人員高達740萬人。官方聲稱,上述人員包括農民工、大學生、退役軍人和科技人員,平均年齡40歲,高中以上學歷佔40%,已經成為帶領農民致富的主力軍。

法廣2018年11月13日報導稱,北京稱七百多萬人返鄉下鄉振興農村惹疑。

報導指,網上有人議論,別把農民工返鄉潮改了一個好聽的名字來粉飾,還有人把這種現象和中國目前的經濟形勢連在一起,大量私企破產,許多人無出路,農民工只得返鄉。有人評論稱,這些返鄉下鄉人員,轉換個身份,其實就是「失業人員」。

《多維》引述一位粉絲達31萬的「顏值財經程凌虛」的財經博主說,新失業人員高達740萬,正好與有報導的今年上半年倒閉企業504萬家的數據相吻合。明明是大規模失業,卻偏說返鄉創業,「你當民工是傻子?」

失業潮衝擊白領 李克強報告中30次提「就業」美媒:當局很難把經濟從衰退中拉出來

中國白領也沒逃脫失業潮的衝擊。由於經濟放緩和競爭加劇,路透社引述彭博3月19日報導,騰訊正準備對約10%的管理層人員進行裁員或降職。

《財經》報導稱,網易有一輪較大幅度的裁員,嚴選裁員30%-40%,味央裁員近50%,公關部裁員40%。

前不久,京東還宣布今年將末位淘汰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的高管。

此外,滴滴宣布將裁員15%,涉及員工超2000人。

早在2018年12月26日刊登在艾瑞網,由經濟學者盧鬆鬆撰寫的「寒冬潮襲:2018網際網路公司年度大裁員」一文就稱,「裁員」消息一波接著一波。各網際網路大廠員工,率先淪為泡沫破滅時的「代價」,年底被裁,哀鴻遍野。

據統計,從京東、知乎、錘子、到美團、摩拜等,過去幾個月,至少11家大型網際網路企業傳出裁員消息。年底,沒有一家公司承認自己「裁員」,但「裁員」動作最後均落地實施。進入12月份,社交網站上「裁員」爆料突起,百度搜索指數衝至半年內最高。

據研究公司環球資源合作夥伴最近的一項調查,科技企業、房地產開發商及其他大型民營企業的人力資源高管和高級員工對近幾個月來公司裁員的描述是高達30%。

《紐約時報》3月15日報導,中國經濟放緩引發的工廠和建築工地停工的裁員和降薪潮,已經波及到受過良好教育的白領們,這顯示中國經濟的放緩幅度比官方數據顯示得要大。

中國問題專家龐鍾對《看中國》說,中小企業關閉潮也大量出現。2018年至今就業市場,民企暗淡。僅2018年中國的中小企業就關閉了500萬家,達到全國中小企業總數的1/6。過去幾年民營企業發展迅速,中共一方面採取國企入股,另一方面在民企建立黨支部來加強控制。

另外,中國AI政策導致結構性失業加重。中國勞動力面臨與機器人爭奪飯碗的新困境。

《自由時報》報導稱,目前中共官方失業率數據仍為5%以下,然而中國從2002年到2017年整整16年間公布的失業率數字,永遠在3.9%到4.3%間,使外界難以信服;《BBC》報導認為,中國的失業率可能達到官方數字的3倍,也就是10%以上。

龐鍾認為:中國失業率大幅上升。據2018年的統計:中國的真實失業率是19,212萬失業人口/83,887萬適齡人口=22.9%。
現在中國總人口仍然是13.9億,去年3月,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全部就業人口規模是7.76億(其中有2.86億農民工),勞動力年齡人口仍然是9億以上。這些數據與星火記者聯盟測算失業數據時的2016年度基本數據相比,幾乎沒太大變化。也就是說,真實失業率仍然高達22%以上。

李克強在報告中說,將穩定就業視為幾項優先要務之一,但據人力資源公司「萬寳盛華」(ManpowerGroup)的調查顯示,中國企業招聘計畫正在減少,代表中國目前的就業情勢仍在惡化中,北京上海尤其嚴重。

智聯招聘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網際網路、電子商務行業招聘需求同比下降23%。

《紐約時報》還稱,白領就業機會下降還表明,中共政府將更難把經濟從衰退中拉出來。

中國養老基金透支「後顧之憂」讓民眾對未來失信心也讓當局遭「風險」

「養老」一詞在李克強的報告中出現16處。中共國務院研究室副主任兼中共《政府工作報告》起草組成員郭瑋在3月15日的記者會上稱,「養老」出現的次數前所未有,「我覺得這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對這個問題的高度重視,體現了我們對人口老齡化的積極應對。」

然而,中國社會科學院最新發布的《中國社會保障發展報告》披露:中國的老齡化速度正在加快,目前的養老基金帳戶已被透支,難以發放養老金給退休人士,因此養老基金已處於隱性負債狀態。目前養老金總和結余只可以滿足各省17個月的支付。

2015年養老基金入不敷支的省份一共有6個,報告預算,到了2022年,將有13-14個省份養老金入不敷支,接近全國省級單位的一半。

貴州大學前經濟學院教授楊紹政2月25日對亞洲廣播電臺說,官方機構只計算了黨政部門丶事業單位丶國企離退休職工的養老金,中國若要實現真正的全民養老,還有一大批人未被計算在內:「老農民丶還有城鎮非職工的老居民」,這個群體的總人數比黨政部門等離退休人員總人數還要大。

報告指1998年政府財政對養老金的補貼額為24億元,但到2017年就升到8004億元,即在不到20年間增長332.5倍,按此增速,2019年政府財政要補貼1萬億以上。龐大的養老金額給本來就下行中國的經濟帶來巨大負擔。

目前,中國60歲以上人口達2.5億,佔總人口比重的17.9%。2016年中國市長協會發布的《中國城市發展報告》預測,到2050年中國老年人口達到4.8億人,在人口中的比重34.1%。

受政府「計畫生育」影響,中國人口結構呈倒金字塔式,使社會迅速老齡化。報告指,中國的勞動人口正以每年三丶四百萬的速度下降,而每年達到退休年齡的新增人口近千萬。

從大陸網路上列出的官方階段性養老口號上,就可以看到官方對養老問題的糾結:

1985年,「計畫生育好,政府來養老」;

1995年,「計畫生育好,政府幫養老」;

2005年,「養老不能靠政府!」;

2012年,「推遲退休好,自己來養老」。

2013年「以房養老」

2018年6月4日上午央視隆重推出的:抱團養老,不給國家、政府添負擔……

有網友跟貼一句口號:「退休就死好,不用來養老。」

「解決好養老的問題越來越迫切。」郭瑋說,《政府工作報告》中有一句話,‘讓老年人擁有幸福的晚年,後來人就有可期的未來’。年輕人看到老年人如果是悲慘的樣子,可能自己也會失去信心。」所以解決好養老問題,也關係到整個社會的信心。

有分析稱,說白了養老問題已構成社會不穩定因素,是當局重大「風險」之一,到了躲不過去的時候了。

十餘省未達2018年GDP增長目標 地方債佔當地GDP總收入120% 老百姓的口袋被瞄準

《華爾街日報》2月27日報導,中共國家智庫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員張明說,到2017年,地方政府的資產負債表的表外借款接近23.6萬億元。若將這個隱藏債務考慮在內,政府債務總額大約佔中國經濟總量的67%。地方政府債務可能達到了當地GDP總收入的120%。

中國地方債的新變化,北京因此出臺了新政策。從3月25日起地方債即可通過銀行櫃臺向個人銷售。而地方政府債務被公認的風險極高,甚至有高級財經官員披露,沒有一個地方政府想還債。

綜合中國內地媒體3月24日報導,寧波市財政局、浙江省財政廳先後通過中國財政部政府債券發行系統面向商業銀行櫃臺市場發行地方政府債券,這標誌著地方債首次將投資群體擴容至個人和中小機構。

3月7日,在中共人大會議記者會上,中國財政部部長劉昆表示,到去年末,中國的地方政府債務餘額是18.39萬億元。劉昆坦言,確實有一些個別地方的地方政府仍然存在法定限額外通過融資平臺公司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債,也就是所謂的政府隱性債務。

地方債務風險其實已經集聚,只不過地方政府大量的、不斷的「借新還舊」,讓問題看起來表面很平靜。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去年5月19日在北京參加某論壇時透露,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甚至許多地方連利息都還不起。

政府報告73次提及「穩」 2019年公共安全預算支出卻超低 而3000多億支出去向又成迷

臺灣中央社3月15日報導,今年兩會,透過李克強長達155分鐘的記者會,傳達了北京「穩增長、防風險」的主軸。其實,反映了中共高層最在意的一個字:「穩」。官方今年「兩會」看重的是經濟和可能衍生的風險。

李克強讀工作報告中曾73次提及「穩」,俗稱「維穩費」的2019年公共安全預算按理應會上升,但今年公布的預算卻不加反減。

法廣3月11日報導,財政部3月5日公布的2019年包括維穩的公共安全預算支出只有1797.8億。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在《明報》撰文指出,根據財政部去年的預算案,2018年的公共安全預算是1991.1億元,若是增加5.6%,今年應已突破2100億元,但今年公布的預算卻是不加反減,且比去年基數還要小,明顯出現「不協調」之處,未知是否計算方法已經改變但又沒有公布。

就在3月8日的人大上海代表團小組會議上,中國財稅專家劉小兵直言,按照經濟性質分類,中央本級的基本支出中,其它支出一項有3000多億,佔到27.3%。」這3000多億到底去哪裡了,不能簡單地用‘其它’打發掉。」

海外有媒體質疑,中央支出不明是掩蓋「維穩」經費的使用。2013年「維穩」經費預算達7,690億元,國防預算為7,201億元。由於打壓國民的「維穩」經費接連多年超過軍費,因此備受外界詬病。從2014年開始,中國財政部發布的預算報告中不再列出「維穩」經費支出,只提到「公共安全支出」。

龐鍾認為,失業率不僅作為國際上通用的衡量一個國家經濟四個常見的指標之一,而最為敏感的是失業率過高直接會引起社會的動盪,威脅中共的政權。

中南海最怕的是像阿拉伯之春那樣眾多失業人挑戰政權,一旦經濟風險成為政治風險,高額的「維穩」經費就成了鎮壓民眾的保障,但靠鎮壓維持的政權還能持續多久也就可想而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