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 能避免成為犧牲品 就是成功的人生(圖)

2019-04-15 07:18 作者: 海濤評論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爆炸
大陸一化工廠爆炸(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4月14日訊】當地時間2019年3月23日,非洲西部國家馬里,從事農耕的富拉尼族的一個村莊,被暴力洗劫,130多人被殺,村莊被燒為灰燼。

新聞報導說,這事兒是當地一個從事遊牧或狩獵部族的人幹的,而且被干的還不只這一個村莊。

這樣的事情,在馬里這個非洲國家並不鮮見。在2018年,該國因為部族衝突而被殺害的人有數百之多。

不要覺得這是因為非洲落後,才有這樣的野蠻行為。其實,在全世界都有類似的「屠殺」,有些不過是因為披上了文明的外衣,看上去不那麼野蠻而已。

比如,江蘇是中國相對發達的省份,但在其北部的響水縣,由於管理不善導致爆炸,突然之間奪走數十人的生命,這也是血淋淋的野蠻。但由於它披上了「工業文明」的外衣,便被記錄為一場意外事故。

按照歷史的發展脈絡看,農耕文明比遊牧文明更先進一些,工業文明比農業文明更先進一些。遊牧部族幹掉一個農耕部族的村莊,只需要一場夜間突襲,化工廠搞一場3.0級的「地震」,只需要一瞬間。

非洲發生如此野蠻的事情,原因何在?我看新華社的報導說,遊牧部族和農耕部族之間,有土地和水資源的爭端。比如,遊牧部族有時候會到農耕部族的土地上去放牧,於是就有了衝突。你看,不管什麼民族,什麼宗教,衝突的根源,表面上可能是價值觀,最後往往還是利益。

響水爆炸,跟利益衝突有沒有關係呢?還是有的吧。響水為什麼要把一堆化工企業搞到一起搞一個陳家港化工產業區?因為這種工業項目可以把當地的GDP發展上去。所有的人都喜歡錢,包括當地的老百姓,也是當地GDP的增長的受益者。但是,這個受益是不均衡的。少數人吃肉,多數人喝湯,雖然誰都不希望爆炸,但即便爆炸,送命的往往是喝湯的。所以,肉食者往往忙於吃肉,而忽略風險。你想啊,如果煤礦老闆每次都陪著礦工挖煤,礦難一定會減少很多。可是,哪有老闆下井挖煤的啊。

煤炭利潤豐厚的那些年,工業化進程加速的那些年,礦難,此起彼伏,以至於,某些GDP是帶血的。

GDP當然是要追求的,重要的是別成為犧牲品。當今世界,人均GDP代表了一個國家或區域的經濟發達程度。基於此,某些國家或地區,把追求GDP增長當做一種「信仰」。如你所知,為了「信仰」,人類往往是不擇手段的,比如,陰謀詭計,巧取豪奪,圈地運動,流血拆遷,恐怖襲擊,種族屠殺。

是啊,如何避免成為犧牲品呢?這是一個千古難題。

比如,你的家就在一個經常飄散出異味的化工廠旁邊,而你又對這個化工廠的選址、運營沒有任何話語權,更不幸的是,你沒有離開這裡的能力……如果你把這個化工廠想像得足夠大,你會發現自己彷彿被某種宿命所籠罩。

犧牲品大多是「弱者」。比如,死於馬里村莊屠殺中的大多是婦女老人和孩子,在遠古時代,被扔到祭壇上的,多是奴隸或戰俘。沒有人願意成為或淪為弱者,但總有相當多的人在能力、金錢、武力、地位等方面處於弱勢地位。一個比較文明的社會,傾向於用一些透明的規章制度去救濟弱者——賦予他們某些權利,那麼弱者成為犧牲品的可能性會大大降低。

如果化工廠飄出污染物,周邊的居民可以通過舉報使之停產整頓,那麼這個工廠的危險性就會大大降低。實際上,長遠來看,這樣的設計,不僅有利於保護喝湯者,也有利於保護吃肉者。但一說到「長遠」,就涉及到成本了。人們總是注重眼前的利益,因為長遠的利益太不確定了。為了降低成本,而犧牲弱者,幾乎到處都曾發生。當初的販賣黑奴,給美國南部輸入了很多短期而又客觀的利益。至於若干年後以解放黑奴的名義發動的南北戰爭死了多少白人,當時是沒有人想像得到的。

總之,我們似乎找不到弱者如何避免成為犧牲品的完美方案,唯有用弱者被逼急了也能改寫歷史來安慰弱者。

陳勝吳廣因大雨延誤行程,必有一死,既然如此,那就鋌而走險造反了。他們引燃的戰火,竟然把秦朝的氣數給燒沒了。張飛痛打手下,要求三日之內必須置辦白盔白甲,讓三軍為關羽戴孝伐吳;三天肯定完不成任務,完不成就會把打死,於是兩個下屬趁著張飛熟睡把他腦袋砍了。

當然,上述這倆故事都沒有勝利者。無論是陳勝吳廣還是大秦貴冑,無論是張飛還是他的手下,都是巨大崩塌中的犧牲品。

古今中外,保護弱者就是保護自己的理念,總是難以深入人心;把別人當犧牲品反而可能葬送自己,肉食者總是不相信。

其實吧,人生到處「祭壇」,能夠避免成為「犧牲品」就是成功的人生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