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想要什麼樣的世界?可能並非你所希望的(圖)


2019年3月26日,法國總統馬克龍,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德國總理默克爾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黎愛麗舍宮舉行會議。
2019年3月26日,法國總統馬克龍,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德國總理默克爾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黎愛麗舍宮舉行會議。(圖片來源:LUDOVIC MARIN/AFP/Getty Images )

【看中國2019年4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據CNBC網站報導,上週,歐盟領導人在布魯塞爾與中國總理李克強舉行了峰會,近來,歐盟稱中國為「系統性競爭對手」。與此同時,美國正在接近與中國達成貿易談判的最終結果,美國國家安全文件將中國稱之為「戰略對手」。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同時將中國看做對手的跨大西洋的西方領導人既沒有共同的目標,也沒提出我們這個時代最關鍵的地緣政治問題。

即,中國想要創造什麼樣的世界?它將以什麼方式實現其目標?美國和歐洲應如何影響這個結果?

毋庸置疑,中國的持續崛起是21世紀最重要的地緣政治事件。然而,美國和歐洲官員陷入了川普(特朗普)政府應對移民潮,英國脫歐等各種問題的困境中,未能給予中國問題予以足夠的關注。

有些人否認中國崛起可能給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及其盟國建立的全球制度和原則帶來的根本性變化。其他人雖然承認,崛起的中國和現任美國之間的結構性壓力是我們時代的關鍵性的風險,但他們也沒有有效的戰略。

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圖斯克上週宣布了一些歐盟主要貿易分歧的「突破」,特別是在技術轉讓和工業國家補貼方面。幾天後,在克羅埃西亞,中國總理李克強承諾在與中歐和東歐國家的峰會上尊重歐盟的標準和法律,簽署了40項協議,並將範圍擴大到包括希臘,使所謂的16+1變為17+1。

美國最精明的中國觀察家之一,格雷厄姆.艾利森援引已故新加坡總理的李光耀的話說,「中國取代世界平衡的規模是世界必須找到新的平衡點。不能假裝中國只是一個大玩家。中國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玩家。」

在這種背景下,中國想要的有三點。

首先,中國希望將美國趕出亞洲地區,或至少減少其在亞洲的影響力,以實現區域霸權,令所有亞洲國家最終依賴於它。

其次,通過其「一帶一路」倡議,中國正試圖在全球範圍內取代美國。

最後,到2049年,中共建政100週年之際,北京希望成為一個主導經濟,政治和軍事力量的專制國家。

很難誇大「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性,這對時代的影響有可能超過美國的馬歇爾計畫。中國自2013年啟動「一帶一路」項目,據保守估計已花費了4000億美元,與其合作的有86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最近的一個合作者包括G-7成員國義大利。

雖然「一帶一路」是一個發展計畫,但它對中國的政治和安全利益日益明顯。在具體表現上,「一帶一路」會讓歐洲的一些國家會反對西方對北京侵犯人權的指控;非洲或中東國家的一些國家,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拒絕為美國軍隊提供軍事通道;越來越多的專家認為中國目前的發展軌跡將取代美國,成為國際議程制定者和規則制定者。

由Bradley A.Thayer和John M.Friend在2018年撰寫的《中國如何看待世界》一書中指出,「到2040年,西方主導的機構將繼續存在,但他們的自由主義原則將被北京所要求的改革所稀釋。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增強以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更多國家依賴中國的貿易和投資,北京將利用其經濟治國方式來迫使各國放棄其民主價值觀和自由政策。」

北京是否有實現這些目標的資金,美國和歐洲能否改變這一軌跡?

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但中國經濟放緩,製造業就業崗位流失以及日益專制的制度都帶來了新的脆弱性。

如果可以選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仍願美國是世界秩序的主導者,而不是中國。

然而,要保持這一選擇,美國和歐洲將不得不在三個方面做出改變。

首先,他們將不得不應對國內的挑戰,目前這些挑戰令西方的民主自由經濟模式難以在全球發揮作用。其次,他們將不得不重新振興,並在某些情況下重塑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創建的多邊體系。最後,他們必須找到一種共同行動的方式,以更加集中和更有效地應對中國,塑造未來,在可能的情況下與中國合作,在必要時候與中國競爭。

由於現在很清楚中國想要什麼,美國和歐洲如何攜手正變得更加緊迫。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