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孩子 變得更謙遜的母親(組圖)

2019-04-21 08:45 作者: 朴是炫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媽媽為了孩子,常常願意付出一切,變得更加謙遜。
媽媽為了孩子,常常願意付出一切,變得更加謙遜。

我常去光顧的「格蒂萊婭的森林」咖啡店的老闆,就像我的第二個母親一樣,聽到我說暫時只有週末才會見到兒子後,她很認真地跟我說:

「是炫,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孩子一定要跟媽媽一起住。」

誰不知道呢?之前為了可以跟孩子一起生活,我甚至去打聽歸鄉1)的方法。

因為若搬到鄉下住,即使跟孩子一起生活,也不需要花太多錢。在全國歸鄉地中,引起我興趣的是忠南洪城郡。跟其他農村相比,洪城郡的教育設施較完善,有全國知名的親環境幼稚園以及融入地區文化的小學,看起來對於小孩教育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了。

我打電話到洪城郡歸農歸鄉支援中心詢問相關事宜,因緣際會下遇到一位十分熱心幫忙的總務,從他那裡獲得了許多資訊,其中有個叫「歸農人的家」的團體,據說可提供住所,月租金只要五、六千元,就能在那裡至少住上一年,真的相當便宜。而且恰巧就在那個時候,當地社區大學也正在找三個月短期的契約員工。

於是我想直接到當地去看看,也給總務打了電話,因而得到很重要的資訊,那就是當地的醫療院今天正好刊登徵人廣告。我想著可以趁今天順道去面試,因此立刻跟對方抄下聯絡方式。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非常順遂,但是原本當月要空出房子的一位歸鄉人之家的入住者,延後了搬家日期,我想透過支援中心找尋其他住所,卻一無所獲。眼看著跟先生協議好的搬家日期越來越近,最後只好放棄了,因此後來才搬到大田。

我在做這些事情的那段期間,先生聽到我的歸鄉計畫後,叫我要理性思考。他有穩定的收入,父母也會搬過來一起住。先生再次提醒我,他比我更有條件養育孩子。也就是說,先生他要自己養小孩。

不過,他也表示,我想見孩子的時候,隨時都可以過來。等我安頓好後,才可以帶兒子過去。當時,我們常常一開口就是討論監護權或撫養權這些法律上的用語,我對於先生會不會確實遵守自己的話,感到不安。

雖然能去公證,但不管怎樣,媽媽是丟下小孩自己離開的,如果將來得走到離婚訴訟的話,那小孩在法律上判給自己的機率也變低了。就是這樣想,我才打算一開始就帶著孩子到鄉下住,可惜事與願違。

不過,當我們夫妻協議「為了讓關係變好而休婚」之後,兩人關係極速地變得穩定,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約定不再說監護權或撫養權這些法律用語,這是對於過去彼此的信賴。

與孩子的約定 是最重要的事

如今,我每週三晚上到週四早上,還有週五晚上到下週一早上都會跟孩子一起度過。週三是非固定的,但週五的時間得無條件遵守。當娘家媽媽聽到我們夫妻決定不離婚而休婚時,她這樣說:

「不論妳有多忙,也要遵守跟孩子約定的見面日期。」

我表面上說知道,但內心卻想著:「真的很忙的話,哪有辦法啊!」

不過,當真的跟孩子分開後,就沒有所謂「沒辦法」的事。我週五到週日都不接受演講邀請,也不跟其他人有約。曾經有一位講師介紹週六的課程給我,我因為那天要跟孩子在一起,就拒絕了。也因此,其他講師曾對我說過:「我們都知道妳最重要的價值是什麼。」其實我並沒有什麼哲學理念或信念,只是當了媽媽,自然的就變成那樣而已。

原本我以為自己會因為思念孩子而睡不好或徹夜痛哭,但至今從未有過。我和孩子都接受了現在的情況,也適應得很好。當然我每天都會想孩子,但並沒有思念到心力交瘁,以至於無法工作或是對於現況哀傷不已。

我相信孩子和我各自過得很好,有只屬於我們的生活方式,我以為我們會這樣好好地過下去,但還是發生了一些事。某天,我正好在首爾辦公室工作,突然收到幼稚園老師的簡訊。

小花鹿本來在玩著圍巾,突然間就嚎啕大哭起來。

他邊哭邊喊著:「媽媽……」哭得非常傷心。

於是,我問他:「是不是想媽媽了?」他說:「是!」

實在哭得太慘了,我看得心好痛。

他好像是摸著軟軟的圍巾,就想起媽媽的擁抱了。

他想跟媽媽通電話。請問,您何時有時間呢?

收到這簡訊時,我的心臟都快要停止跳動了。幾乎失去理性的我馬上回覆:「現在可以。現在馬上就可以。」但我實在無法等待老師再回電,於是打算直接打電話給老師。但拿起手機時,看到上頭的時間是中午十二點半,現在是孩子們睡午覺的時間。不能給別人添麻煩,老師看到我回傳的訊息,會看狀況回電話給我的。

在等待的過程中,我的心臟感覺被緊緊勒住了。於是,我馬上打電話給先生。我跟他說我今天沒開車,問他可不可以送我們到車站。因為今天我一定要帶兒子回去住一晚。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我清楚的明白了,我跟孩子的約定,絕對是最重要的事。如果當天正巧在先生家附近有課程,我也會跟別人借住一晚,和孩子短暫地共度一夜。

與孩子分開後的媽媽,思念會日益強烈,孩子的言行舉止會不時湧上心頭。
與孩子分開後的媽媽,思念會日益強烈,孩子的言行舉止會不時湧上心頭。
(以上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日益強烈的思念

最近,我深受相思病的折磨,對於兒子的思念越來越強烈。剛開始或許忙於適應新生活,我還沒有太大感受,等工作慢慢上手之後,孩子的表情、行動、笑容等全都湧上來。第六週,也就是上週更是特別漫長的一週。就跟平常一樣,把孩子送到幼稚園後,我搭上公車離開。

才剛分開,我就開始思念他了。本以為已經到了星期四,一看日曆才發現不過是星期三而已。我好希望一週能有一半的時間可以跟兒子一起度過,但這僅僅是我的妄想而已。原本只是小事,一跟兒子分開之後,這些事情通通變成了大事。

這週我特別懷念兒子的擁抱,於是不停地摸摸他,抱抱他。兒子好像長大了似的,已經開始想要擺脫媽媽的擁抱。只有他需要的時候,才願意讓我抱。其他時候,他會拒絕我,我還因此有些受傷難過。

白天在到處都是人的外頭,我不能抱他,得等到沒有人的晚上,他才願意讓我抱著。一下子靠在我的手臂上,一下子撫摸我的頭髮,也親了好幾次。睡醒的時候,我總是呆呆地看著兒子的臉。

大事不妙了,或許再過不久,我真的會因為思念孩子而睡不好或徹夜以淚洗面。於是,我把居住地從大田搬到了忠北陰城。我想跟兒子再住得近一點,想跟兒子共度的時間再多幾個小時也好。錢的話,再賺就好了,但心痛是無法癒合的。

在父母教育課程中,我們曾經討論過「為了孩子忍耐活著vs.為了孩子分開」這個議題。即使為了孩子不分開而選擇繼續一起生活,孩子還是能感受到父母的關係。沒有了正向和親密感的家庭,只是空有家庭之名的虛殼,我們必須思考,什麼才是真正的家人。

身為父母,同時也是他人兒女的幾位成員表示,他們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離婚。長達數十年看著父母吵吵鬧鬧,他們的內心充滿了疲憊感和不安全感。辯論的結果,後者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我也是因為看到孩子習慣父母爭吵的樣子後,受到極大衝擊才決定分開。看起來我的選擇沒有錯,我對此感到安心。

不過,最近我又開始產生疑慮。當然對於我的選擇,我並沒有後悔。即使時間倒流,我還是會做出相同的選擇。雖然孩子可能是在假裝,但是感覺他好像更喜歡同時跟爸爸媽媽在一起。

先生上班的公司每年都會舉辦親子二人三腳比賽。今年我們也報名了,在休婚後的第五週,我們第一次三個人一起相處。孩子開心得不得了,看見孩子如此開心,我們夫妻之間尷尬的氣氛漸漸消失。無法準確地說那天是不是一個新的起點,但感覺那天之後,我們的關係更加接近「家人」一點。

我們更常聯絡,更常一起笑,在一起的時候也不會那樣尷尬了。這部分是我們永遠的課題。孩子眼中父母相處的模樣,也是家庭的牽絆。或許世界上許多當「櫥窗父母」(2)的夫妻,並不是在演戲給別人看,而是為了兒女做出另一種努力,努力去維持彼此友好的關係。我們必須賦予「假裝」這個詞不同的意義。

─────────

註1、歸農歸鄉:是韓國政府的政策。隨著經濟發展,農村人口越來越少,城鄉差距越來越大。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韓國政府推出了「歸農歸鄉」的政策。包含設立諮詢中心、教育等。「歸農」是指農村以外的人回到農村生活,當真正的農民。「歸鄉」是指農村以外的人口回到農村生活,但不從事農業活動。

註2、櫥窗父母:從「櫥窗夫妻」演變而來。「櫥窗夫妻」是指在外人面前恩愛,其實感情並不和睦。而「櫥窗父母」是在外人面前假裝感情好的爸媽。

本文整理、節錄自朴是炫《休婚》一書。由采實文化授權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