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問問圓明園為什麼被燒?(圖)

2019-04-22 09:46 作者: 顏昌海

手機版 简体 1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海淀區圓明園——圓明三園盛時全景圖
北京海淀區圓明園——圓明三園盛時全景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從電視上看到,一對老夫婦遊圓明園,電視記者趕去問「愛國讓你想起來什麼」,這對老夫婦可能想起了中國過去被人欺負、圓明園被燒,也可能想起了後來「中國人站起來了」,於是激動地涕泗橫流,說:「我們如今強大了,誰也不敢再來欺負我們了。」

不過,這對老夫婦似乎很有些自作多情。是的,如今中國強大了,外國人不敢再欺負我們了。這個說法也對也不對。有些人不信普世價值,總跟國人販賣「落後就要挨打」的陳貨,販賣的不嫌可恥,購買的也不知道傻帽。其實,如果真那麼痛恨火燒圓明園的「鬼子」,至少應該問問為啥被燒。

1858年,大沽被佔,英法聯軍兵臨天津城下,英法俄美等國先後迫使清政府簽訂了《天津條約》。雖然喪失了不少權利,問題總算有個著落,雙方還議定翌年在北京互換批准書,徹底完成法定程序。如果照雙方的協議辦理,導致火燒圓明園的英法聯軍再一次入侵是有可能避免。可是,誰也沒有料到純屬程序性的最後一步還會節外生枝(咸豐皇帝決定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讓官兵假扮鄉勇,「悄悄」襲擊洋鬼子。同時,他又十餘次下令,要先「曉諭」洋人,先禮後兵。僧格林沁忠實執行了「悄悄擊之」的旨意,但沒有事先曉諭;也堅決拒絕手下大臣的勸阻,炮彈準確地落在侵略軍的軍艦上,打沉了四艘,打壞了六艘,其餘三艘掛起白旗逃跑了。在炮戰的同時,聯軍900人企圖登陸,也被打退,聯軍死傷幾百人)。

雙方爆發了戰爭。戰爭中需要談判。於是,打不過人家的滿清朝廷,居然以談判為藉口,把以巴夏禮為首的39人的英法談判使團給抓起來。

抓就抓了,還判這39人以「叛逆罪」(洋人叛誰的逆?)投入大牢。在被監禁的39人當中,有21人被虐待致死,18人存活下來。據說那21人死得非常慘——「被關在圓明園的俘虜就慘多了,雙手被捆,整日下跪,3天水米未進,手腕處被皮繩勒得生出蛆蟲。據後來的倖存者回憶說:《泰晤士報》記者鮑爾比第4天死去,屍體在牢房裡放置3天,後被扔到野地裡,讓野狗吃了;安德森中尉,手腳被勒得生出了蛆蟲,他看著手上的蛆蟲滿身蔓延,精神錯亂,大叫3天,死去;一位法國犯人,蛆蟲進了他的嘴巴、耳朵、鼻子,也瘋了……一個倖存者居然還在獄中數蛆來著,說,一天可繁殖1000隻蛆蟲……」

這些行為招來更大災禍:翌年,英法聯軍再次入侵,招致北京被佔,圓明園被燒。

而續訂《北京條約》,不但規定原訂的《天津條約》繼續有效,還招來其他新損失:對英法的賠款分別由四百萬兩和二百萬兩一律增至各八百萬兩;割讓九龍司;允許法籍傳教士在中國自由傳教,「並任法國傳教士在各省租買田地,建造自便」,為日後連綿不斷的教案種下禍根。

再說庚子之亂。八國聯軍進北京,兩句話可以概括:

(1)這場戰爭由清廷一手挑起,西方各國不過是應戰而已;清廷既然向西方各國正式宣戰,外國聯軍從大沽口登陸,威逼京城,順理成章。(2)西方各國並無滅亡中國的打算;進軍北京,除了向清廷施壓之外,主要還是為了解救被困京城的各國外交官和傳教士。

所以,「八國聯軍侵華戰爭」是顛倒黑白,強姦歷史。這場戰爭發生在庚子年,由「庚子之亂」引起。庚子之亂,亂自拳匪。「拳匪」是對義和團最準確的稱呼,其首領(李來中、張德成、曹福田等)及骨幹是不折不扣的土匪、流氓、騙子。他們以反對外國傳教、剷除洋人、二毛子(漢奸)為名,聚眾鬧事,為非作歹。清廷被他們「刀槍不入」的騙術所惑,想利用義和拳打洋人;義和拳遂打出「扶清滅洋」的旗號。拳匪焚燒教堂,殺害外國傳教士、華人基督徒和家人,扒鐵路,割電線,燒西藥房,打家劫舍,殺人放火。一時間,紅色恐怖(拳匪頭紮紅巾,腰繫紅帶)籠罩北方幾省和京都。不僅沾「洋」字的大禍臨頭,就是政府高官、皇親國戚在拳匪面前都不免戰戰兢兢。拳匪說誰是漢奸,誰就是。「鑒別」的方法是所謂焚表,即在燭火上燃燒一張黃裱紙,紙盡灰揚,表示得到「神」的默認,此人不是漢奸,才能免禍。要想加害於人,焚表時略作手腳,此人即在劫難逃。

拳匪甚至猖獗到了闖到紫禁城裡去殺「二毛子」,即思想開明的光緒皇帝。製造恐怖、瘋狂排外的不僅是拳匪,還包括官軍。殺外國人和二毛子殺紅了眼,清軍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北京街頭殺害德國公使克林德和日本公使館書記官杉山彬(對後者破腹剖心)。各國一再請求清政府保護外交官和傳教士,清政府的回應是變本加厲。既而,清政府竟然昏聵到向西方各國同時宣戰,派重兵圍攻北京大使館區和西什庫教堂,妄圖殺盡西方在京所有的外交人員,以及躲在西什庫教堂的所有外國傳教士和教民。這樣的政府、這樣的暴民,不教訓行嗎?

中國近代史上,的確因為落後挨了不少打,但是更有許多的打不是因為落後而挨。一是中國人做事不按規矩出牌,比如義和團襲擊外國大使館,殺害談判代表,簡直不可思議的事情!別說現代世界,就是古代中國也懂得「兩國交兵不斬來使」。二是自我封閉,不對世界開放。這道理已經不用多說,現在不用外國堅船利炮敲開中國大門搞貿易,我們就是允諾許多優惠條件還怕他們不來呢。

中國就是有這麼些人,都21世紀了,還在堅持落後就要挨打,生怕被顛覆,反對對外開放,跟當年的義和團、慈禧太后毫無區別。也不想想,把昏庸的、脫離世界的、只知道要權力不懂得為民生的慈禧太后趕下臺,難道就是不愛國?!

說起愛國,近年來中國大陸似乎改變了鄧小平時代的外交政策。一般評論認為,鄧時代的外交基調是韜光養晦。也就是遇到領土糾紛、利益糾紛都是繞著走,盡量避免對抗。以此來換取國際環境的容忍,保證經濟建設。這在鄧小平時代也是不得不如此。因為十年文革與國際社會格格不入,引起人們的警惕。如果不把姿態放得更低一些,怎麼能偷偷地發展實力呢?當時的鄧小平也只能韜光養晦。

現在,中國的實力已經增強了,可以改變韜光養晦的策略。因此而真的準備打仗了。所以人們都十分緊張,時刻警惕著不要擦槍走火。

事情真的是這樣嗎?不見得。從外部條件看,要打仗也要集中在一個目標上,不可能東西南三個方面作戰。現在的中國一會兒弄一弄東邊的日本;一會兒弄一弄南邊的菲律賓;最近又和越南搞得不亦樂乎。這像是要打仗嗎?!假設現在中國大陸真的和其中的一方打起來了,那麼其他幾個被挑釁的會沒有任何動作?前邊打著,後邊還被人家抄了後路。這樣的仗就是拿破崙來了也沒法打,必敗無疑。

從國內形勢上看,也沒有打仗的道理。社會矛盾一觸即發,希望靠反腐敗來重建社會信任。貪官污吏抓了一些,大部分卻動不得;現在,老百姓對反腐只是看熱鬧,再也不能激動人心了。也許,打一仗就能激動人心。但這個想法不僅天真,而且很不現實。最近的軍中反腐敗揭露出的問題觸目驚心。軍隊腐敗到這個地步,怎麼能打仗?120年前的甲午戰爭,就是個很好的教訓——所有方面看上去都絕對強大的中國,只有政治落後加上官場腐敗,輕輕鬆鬆地就敗得非常徹底。

現在仍然是政治落後加上官場腐敗。即使軍事裝備上稍佔優勢,又怎麼能逃脫甲午戰爭的結局!所以中國大陸根本就沒有發動戰爭的打算,確確實實在作秀。

而國際環境的深刻變化,就是周邊國家沒有願意佔領中國。這對任何國家都不是利益而是負擔。而且和中國互相挑釁的日本、越南、菲律賓,也和中國大陸有相同的目的。這就是藉助於高漲的愛國主義情緒解決自己國內的問題。但他們分寸都把握得很好,走到驚心動魄就見好就收了,絕不會走到真的打起來的地步。

那就沒有危險了嗎?不是。除日本之外,中國大陸、越南、菲律賓都不穩定。以中國大陸為例:內部矛盾尖銳激烈,掌握重權的大貪可能會鋌而走險。除了直接造反之外,挑起中外戰爭以便渾水摸魚,也是造反的另一種方式。

而在愛國主義狂熱的掩蓋下造反,比直接造反風險小。戰爭一旦發動,就沒有人關注反腐敗鬥爭了。最高當局也必須集中精力於國際鬥爭,無暇內顧。無論戰爭是勝還是敗,那都是國家的事,而不是貪官污吏的勝敗。他們何樂而不為?這就是所謂擦槍走火的危險。

真正的危險不是無意間的擦槍走火,而是有計畫的擦槍走火。

事實上,中國大陸和周邊國家並沒有重大利益糾紛必須通過戰爭來解決;而是各國政客雖然目的不盡相同,卻都是在做政治秀,而且是非常危險的戰爭秀。這種政治秀不會給各當事國帶來任何利益,一不小心還會給各國人民帶來災難。

說到底,民族主義只被利用作為貪官煽動民粹的工具,例如造成衝突的南海油井,有幾多資源最終是進入了中國大陸貪官的口袋?又有幾多入了國庫?又有幾多真正用在中國人身上?這才是中國大陸永遠不敢面對的問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