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峰會結束中國能否兌現承諾?(圖)

2019-04-30 08:09 作者: 斯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帶一路示意圖。(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看中國2019年4月30日訊】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這個週末結束。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做出了多項承諾,回應西方美國及歐盟對中國「一帶一路」的擔憂。但是,中國能兌現這些承諾嗎?

一帶一路」峰會結束,習近平和中國官方做出多項承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星期五(4月26日)在高峰論壇上發表演講時表示,「一帶一路」將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他還強調,中國要堅持開放、綠色、廉潔理念,不搞封閉排他的小圈子。他還說,要堅持一切合作都在陽光下運作,共同以零容忍態度打擊腐敗。

習近平說:「我們要努力...引入各方支持的規則標準,推動企業在項目建設、運營、採購、招投標等環節按照普遍接受的國際規則標準進行,同時要尊重各國法律法規。此外,要確保商業和財政上的可持續性,做到善始善終、善作善成。

在習近平之前,中國高級官員也對外界比較關注的「一帶一路」項目帶來債務危機的說法做出解釋。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否認「一帶一路」項目帶來債務危機的說法。中國財政部長劉昆4月25日表示,中國致力讓「一帶一路」倡議維持下去並防範債務風險,並透過多重管道支援融資。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在同一個場合說,中國將強化項目的債務管理,以促進可持續發展。

另外,習近平在開幕演講中還提到了中國的進一步改革措施,其中包括擴大外資准入、保護知識產權、增加商品和服務進口、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穩定、更重視對外開放政策的貫徹落實。

分析人士指出,中國之所以做出上述承諾,是因為中國意識到「一帶一路」倡議在部分領域已經引發批評。如果不解決,一方面會影響中國的「軟實力」的輸出,同時也會影響到一些項目的可持續性。

「一帶一路」的七大風險

根據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在「一帶一路峰」會前出臺的一個報告,「給『一帶一路』打分」,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可能給沿途國家帶去7大類風險,包括侵蝕國家主權、缺乏透明度、不可持續的財務負擔,脫離當地經濟需求、地緣政治風險、負面環境影響和腐敗等。

「一帶一路」給接受國帶來債務風險乃至債務陷阱以及主權侵蝕風險的典型案例就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兩年多前,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中國援建漢班托塔港的貸款,而將整個港口租借給中方,租期為99年。

中國不會做出大的改變

丹尼爾.克里曼(Daniel Kliman)是新美國安全的中心亞太安全項目高級研究員,也是「給『一帶一路』打分」的報告的作者之一。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考慮到「一帶一路」面臨的批評,中國政府會做出一定的改變,但是不會有大的舉措。

他說:「如果你想看到中國做出重大改變的跡象或是信號,看到中國對海外基礎設施建設做法的改變,你應該會看到下面的做法。比方說,中國結束那些給接受國帶來巨大問題的項目;你也可以看到中國免除那些因為中國的借貸而陷入巨大財政危機的國家的債務,或者中國將自己對某個項目的擁有權降低到50%以下,引進其他國際夥伴,並且致力於他們所倡導的高質量的基礎設施。這些都是實質性的步驟。但是,『一帶一路』是中國推進自己的戰略野心的工具,做到這些措施,將損害中國的戰略野心。所以,我的看法是,中國不太可能採取這樣的措施。」

中國面臨接受國債務違約的風險

斯考特.莫里斯(Scott Morris)是美國全球發展中心,美國發展政策倡議部主任。他星期四(4月25)日在美國和平基金會一個有關中國「一帶一路」的研討會上說,雖然中國的投資可能會給其他國家帶來「債務陷阱」,但是中國也面臨接受國債務違約的風險。

他說,中國借貸行為不像典型的債權國,他說,在全球低收入、風險最大的國家,中國是主要的債權國。

他說:「總體來說,中國對投資風險有著很大的包容性。他們投資的環境,要麼是其他債權國根本不願意進入的,要麼是,出借的水平不會像中國那麼高。我認為,從政策方面來說,這是個薄弱環節。對那些向中國借貸的國家來說,他們誠然有陷入債務的壓力,但是對中國來說,也是個風險。」

2018年時,中國官員已經發出了謹慎的聲音,表達了擔憂,即中國的金融機構需要對它們為該計畫提供放貸精打細算,並確保國際借款方有能力償還。有報導說,因為這個擔憂,2018年起,中國公司在這個名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大型全球計畫中達成的交易規模要小於一年前。

中國資金鏈可能會斷裂

除了擔心接受國債務違約的風險之外,中國有沒有資金繼續投入這些項目也是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在這次開幕演講中並沒有承諾新的資金,他的演講主要是如何加強和改善管理。另據報導,2019年頭三個月,中國四大銀行並沒有向亞洲地區投入任何資金。

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中國經濟的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認為,中國的國際收支開始出現逆差,因此沒有錢來投資這些項目了。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一帶一路』項目最重要的進展是,它正在消退,沒有人注意到。我不是說消退是永久性的,但自去年10月以來,中國的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在世界各地的投資活動,包括『一帶一路』國家在內,出現了急劇的下降。」

中國與其他金融機構的合作、增加透明度方面也存在問題

亞洲開發銀行(亞行)行長中尾武彥25日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表示,「一帶一路」倡議聚焦提升區域互聯互通水平,未來亞行願意繼續與中國政府及中國相關金融機構針對「一帶一路」建設的具體項目開展合作。

但是,亞洲開發銀行駐北美代表處副代表余菲(Fei Yu,音譯)在國際和平基金的一次研討會上說,從目標上來說,亞行和亞投行(AIIB)有很大的合作空間,但是在確立項目方面,項目招標到採購等多個方面,兩家銀行的做法很不同。因此,即便是合作,預計也需要很多的磨合。

與世界銀行的合作更值得擔憂。世界銀行是美國領導的,而且這次美國公開抵制了中國的「一帶一路」,沒有派代表參加。

關於增加透明度,分析人士認為幾乎不可能。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曾銳生(Steven Tsang)在接受香港南華早報採訪時說:「透明是民主體繫上的適度問責,在非民主體制下,沒有問責,幾乎是不可能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