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你我,其實才是最值得守護的(圖)

2019-07-12 10:02 作者: 狩獵夢的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香港撐住(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7月12日訊】是的,他們離開了。

這數天來,心很鬱悶,浮現了無數的疑問。到底他們是多麼替這城市感到可悲,到底我們哪裡做得不夠好,才導致了這種無可挽回的結局?到底要怎樣做,才能拯救這奄奄一息的……家?

種種疑問,無從稽考。但即使我們能把答案找出來,又能怎樣呢?都已無法轉達予他們了。倘若他們能聽見,你說那該有多好啊。

似乎總有人不解,為何有些年輕人處於深淵呢。我們固然反對放棄生命,但年輕人的處境,其實有什麼難以理解的?

還記得我們年幼時,老師和父母不厭其煩地告訴我們,這座城市很美好。它是東方之珠,是國際金融中心,是購物美食天堂,是中西文化之都,是七百萬人的家。不知你是否跟我一樣曾向自己承諾,長大後要盡力愛惜它。

嗯,我們後來發現,他們說的好像不是那麼正確。這個家在一天一天崩壞,五光十色逐漸剝落,此刻已是搖搖欲墜。若人們再冷眼旁觀,它將淪為頹垣敗瓦,再沒回頭的可能。

年輕人可是明白的,所以他們賭上了生命、前途,也要挺身而出。

他們明白世界不該是黑色的,明白被光照亮是多麼的溫暖。所以他們在冷冽的漆黑中,仍然費盡全力嘗試燃點希望。儘管冰冷的世界容不下丁點火,他們還是抓著火柴拚命擦了又擦,斷了一根又拿一根。

他們只是不想這個家塌下來而已,但世界如何回應他們?冷然以對。難道如此卑微的訴求,都要遭受一次又一次的漠視、踐踏嗎?當那些疲憊的孩子們,把最後一根火柴也折斷掉,世界卻依舊不見五指,豈能不悲傷?為何忍心把這些有愛的孩子,都逼到牆角去?

我們心裏明白,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我們的世界卻偏偏是這樣。

面對每個消逝的生命,我們都心如刀割,只因我們看透箇中的悲傷。

他們或許跟我們一樣,只是很普通的人。只是想過上平凡的生活,假日跟老友逛個街,陪家人飲茶,陪愛人到海濱走走......就是想做個無拘無束的香港人。每當想起這些,就難過得看不見東西。

我猜你已經很累了吧?過去數十天,大概都沒有聽從父母的吩咐,好好地休息吧?一直要故作堅強,苦思著如何做到更多,將恐懼、悲傷都藏在門帘之後吧?你也忍得很苦了吧?

傻瓜。

不如一起哭吧。

若然我們累了,就抱著彼此大哭一場,將內心氾濫的鬱悶掏空。倘若累了就好好睡一覺,待身心好過來才返回大隊吧。你們已經很棒、很棒了,只是人畢竟是皮肉之身,總有需要休養的時候。

我能說的只是這些了,畢竟我的力量微不足道,什麼也給不到你。比如說,我無法向你承諾,堅持下去就能換到什麼──何況我從非樂觀的人。

但是啊。

我能向你承諾,不論世界再如何險惡,

我都會站你身旁,共同面對這一切。

是的,還沒爭取到太多實質的成果,情況不容鬆懈。但在這段日子裡,我們不是已找到畢生難求的東西了嗎?

是你我啊。

人海中,互相遞水的你我啊。

煙火中,互相拭淚的你我啊。

不離不棄的你我,有笑有淚的你我,

一個也不能少的你我。

這個月來,我們疲於奔命要守護這個家,

但這個家最值得守護的,其實不就是你我本身嗎?

剛才出席了中環一個活動,那些父母邊哭邊說:

「我是第二次哭得如此厲害,上一次已是三十年前,但那次可是絕望的。然而這次我從眼淚中,看到的是希望,而這些希望是年輕人給予我們的。」

「我希望孩子知道,有種爸爸媽媽,是甘願為子女擋警棍和子彈。」

「我們老了,無法站在最前,但我們會一直在身邊支持你們的。」

我想,只要你我安好,

回家跟母親輕輕說聲「我回來了」,裝作不在乎的模樣;

跟友人依舊粗口相接,說些沒營養的廢話;

什麼也不說,就把愛人擁入懷裡;

在家人、在友人、在愛人、在香港人心裏,

這些已然是無價。

我們明明是為了守護彼此,才走出來的啊。

還記得我們說好了什麼嗎?

「一個都不能少。」

好好照顧自己,好好照顧身邊的人,好好照顧我們生病的家。

一起散播希望,扶起更多的人,這是此刻我們最需要做的。

今天聽說,龍應臺寫過這樣的文字:「身處隧道內只會見黑暗,直至走出隧道才知道黑暗是有盡頭,看見光明的時候,便會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這隧道裡,讓我們一起哭,然後為彼此抹乾眼淚吧。

哪怕這隧道多麼曲折,只要還有著可愛的人,就仍然是熟悉的家。

我們會想念他們。

為了彼此,留下來一起走完這隧道吧。

你我都清楚,被光照亮是多麼的溫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