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三十五)(圖)

第三十五回 林黛玉指揮若定 賈寶玉才情大展

2019-07-16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紅樓夢》第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題五美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三十五 林黛玉指揮若定 寶玉才情大展

這日,天氣和暖,寶黛二人在閣外辦事。剛把炎兒四人派出去做事,只見紫娟抱著算盤和帳本走上來。寶玉一見,眉開眼笑,連忙喊:「紫娟妹妹,不,嫂子大人,今日光臨,不勝榮幸。」紫娟說:「我那裡冷清,今兒到你們這裡湊湊熱鬧,在這裡打打算盤,不會打擾你們吧。」寶玉說:「說什麼打擾,請都請不來呢!」紫娟自己搬張椅子,挨黛玉坐下了。寶玉連忙遞過來一杯茶。黛玉望著紫娟的眼睛說:「想他了吧?」紫娟臉一紅,說:「沒有!」黛玉說:「你真有福氣,找到我哥這樣出類拔萃的優秀男人還罷了,難得的是你倆人竟如此恩愛。他婚前是那樣冷冰冰的男人,從遇上了你,竟像被你融化了似的,如今竟熱情似火,深情款款,竟那麼愛你,疼你,真羨煞人矣。你比我的命好!」

寶玉一聽,臉沉下來,問黛玉:「你嫁給我,命就這麼苦嗎?良玉出類拔萃,天下無雙。我是草包一個,當然不能同良玉比,但我就沒有疼你,愛你?你是受氣的小媳婦嗎?」說著背過臉去。紫娟拉著黛玉的袖子,小聲說:「真生氣了,快去哄哄他吧!」黛玉輕輕將寶玉扳過來,說:「你向來是寬厚大度的人,怎麼變成小雞肚腸的人了,我沒有說你不好啊!認真評起來,你的相貌,才學和良玉不相上下,而且你的親和力又比他略勝一籌,他辦事的魄力比你略強些,只是你們的風格不同,我倒是更喜歡你這種脾氣,秉性。」聽到這裡,寶玉的臉色已是陰轉晴。黛玉接著說:「婚前,你是位多情公子;婚後,你是--」寶玉忙問:「婚後是什麼?」黛玉在他耳邊小聲說:「婚後你是我的如意郎君!」聽到這裡,寶玉的臉上已由陰轉晴,如今變成陽光燦爛,喜得他抱住黛玉就要親吻。紫娟一直在旁邊捂著嘴笑,這時咳嗽一聲,小聲說:「來人了!」倆人倏的一下離開,正襟危坐。

只見平兒笑嘻嘻地上來了,說:「別假正經了,我早就看見了,光天化日之下,摟摟抱抱,打情罵俏,也不怕紫娟笑話!」紫娟說:「我?咳,我見得多了,比這肉麻的我都見過,我都不當回事了。」黛玉說:「小蹄子!淨瞎說,你見過什麼肉麻的了?」紫娟說;「說真話,倆人婚前,還是規規矩矩,清清白白的,婚後就放肆起來,不成形了,尤其寶二爺!」寶玉說:「不成形也是跟你家狀元郎學的,前兩天當著這麼多人,還有幾個長輩在跟前,就摟著你,嘰嘰咕咕,背著人不知什麼形呢?」黛玉說:「怎麼扯到我哥頭上了,不准背後說我哥的壞話,你們倆可以休戰了。」四人都笑了。

黛玉問:「平兒姐姐,現在看孩子的人手少,你怎麼有空跑到這裡來,那五個孩子可是咱們賈家的命根子!」平兒說:「咱倆真像一個肚腸!我也是這麼想的,我恨不得把幾個孩子放在我眼皮底下,一時看不到都不放心,所以我把五個孩子全弄到我院子裡去了,找個大房間都搬進去了。這樣幾個丫頭,奶娘集中看護,也方便。平時把院子大門一關,既安靜又安全。我那裡都成了育嬰堂了。」黛玉說:「你辦事最妥帖,所以把孩子交給你。桂兒乖嗎?」平兒說:「我來時,四個小的都睡了。他早上鬧著要找你,我說你爹娘正在幹大事,你不能去打擾他們,就不哭了。現在兩個丫頭陪他在院子裡踢毽子玩呢!我發現你最疼愛他,那兩個小的到靠後了。」

黛玉笑笑說:「光說孩子了,你到底有什麼事?」平兒也笑了,說:「有兩件事,一是咱們這月的月例錢到底發不發,今日是月底了。」黛玉說:「當然發!我恨不能多發些呢!」平兒說:「可大家都不要,說是要省下月例錢,救濟災民。」黛玉說:「這些孩子們真是既可敬又可愛!那你就想辦法讓他們接收吧。」平兒說:「好!第二件事是後天是蓉兒媳婦的生日,怎麼辦?」黛玉沉吟了一回,說:「現在確實太忙,哪有時間慶生日?這樣吧,越簡便越好,明日讓柳嫂弄兩隻母雞熬一大鍋湯,然後下一大鍋麵,晚飯時,有空的人都過來,吃長壽麵,說些吉利話,然後再--」正說到這裡,興兒火急火燎地奔上來,大呼:「告急,告急,柴草快沒了!」黛玉說:「快到集市上買啊!」興兒說:「奇了怪,這幾天就是沒一個賣柴的,我都守了好幾天了。」寶玉也著急起來,「這斷了柴就斷了炊了,這可如何是好?」黛玉想了想說:「你們採購的人都在嗎?」「都在!」

「那好,你馬上套上一輛大馬車,六個人一起,到將軍府的前院,那裡有一大堆破桌椅,上次抄家,扔的滿院都是,是我大哥一家把它們都堆放在那裡,暫時沒捨得扔,如今倒有了用場。把破桌椅分到三個灶台。我記得稻香村的打麥場上,好像有個好大的草垛,是柳大哥堆起來的,把它也運給三個灶台。然後你們六人駕著馬車,到大觀園轉一圈,見到掉下來的樹枝就撿起來,尤其到那桃林,杏林,松林,芙蓉林,柳林等處去撿樹枝,記得在山裡時,所有人家都到秀林裡去撿柴,一年四季用不完。」這時興兒臉上現出喜色,說:「好!我們馬上去辦!」轉身走了。

黛玉把炎兒叫到身邊,「你馬上到台下,坐上我的輕便小馬車到將軍府,立即把柳老爺請來,越快越好!」炎兒轉身跑下了鶴台。這時,黛玉望著平兒,說:「咱們剛才說到哪裡了?」寶玉說:「你說把兩隻老母雞扔到鍋裡煮湯下麵慶生日!」幾個人都笑了。黛玉接著說:「光吃一碗麵還不夠,你讓蓉兒在咱家綢布店裡挑兩套上好的衣料,送給她媳婦,帳算在我頭上。還有我的貼身丫頭雪兒在你那裡看孩子,是吧!」平兒說:「是!」黛玉說:「你讓她在我的首飾箱的第--」剛說到這,炎兒和柳大哥氣喘吁吁地跑上來,大哥忙問:「是柴草的事嗎?現在不光柴草快斷了,我們那裡的青菜蘿蔔也快吃光了。聽說現在集市上也缺貨。青菜不像糧食好儲存,買多了,會爛掉,少了,又供不上。要能有一種菜既好存,又能當菜吃就好了。」黛玉請他坐下說:「您喝口茶,別著急,總有辦法的。咱們想想。」

停了一會,黛玉說:「我記得在柳溪鎮,那年大雪封門,沒有青菜吃,大嫂把一種東西,切成雪白的細絲,用醋一炒,脆脆的可好吃了。那是什麼?」紫娟說:「我想起來了,那是山藥蛋!」柳大哥眼睛一亮,喜的一拍大腿,說:「對!山藥蛋!我好笨,怎麼沒想到它呢!它可是咱們農家一年四季都有的,種田人把它當糧食吃的。」黛玉說:「那要切成絲,可是夠麻煩的,哪有那麼多人手?」柳大哥笑著說:「咱們不切絲,切成塊,用油鹽一煮也很好吃!太好了,我們柳溪鎮哪家不儲存幾麻袋?」黛玉說:「大哥,我急忙把你請來,就是讓你到柳溪鎮求援。今晚你就帶著興兒六人,駕三輛馬車,急速趕到柳溪鎮。明日逢雙,正好逢集,你兵分兩路:一路到市集,見到柴薪和青菜蘿蔔等都買下來。一路同里長一起,在柳溪鎮各家收購;還不夠,就到附近村莊收購,總之,限你們三天之內,三輛馬車,必須滿載而歸。」柳大哥高興至極,向黛玉敬了一禮,說:「臣遵命!保證完成任務!」逗得眾人都笑了。

剛要轉身走,黛玉喊:「大哥,請回!錢還沒帶呢!」問紫娟:「你們帳房有沒有三百兩銀子,最好是碎銀子。」紫娟說:「有些散碎銀兩,我去數一數,若不夠三百兩,馬上派人到錢莊去取,取回後交給大哥,行嗎?」黛玉說:「行,你們忙去吧!」大哥和紫娟二人急忙下了鶴台。寶玉連忙遞給黛玉一杯茶,黛玉喝了兩口,問平兒:「對不起,讓你耽擱這麼久,咱們剛才說到哪裡了。」

平兒笑著說:「天哪,你的腦袋真好使,天大的難事,到你這裡,迎刃而解;再發愁的人,聽你說了幾句,帶著笑容而歸,更難得的是那大將風度,從容不迫,談笑間灰飛煙滅。當今朝廷,為什麼不用女人,若用,你準是女狀元,女丞相……」寶玉說:「你就不用再誇讚她,尾巴都翹到天上去了。」小聲在平兒耳邊說:「再誇她,更看不起我這個夫君了。」平兒一笑,輕輕推了他一把:「你別得了便宜賣乖,她看不起你?我看你們倒是越來越黏糊了,越來越甜--算了,我該回去看孩子了,不說你們了。」黛玉笑笑說:「你讓我的丫頭雪兒到我首飾箱的第十層格子裡把那副翡翠鑲金項鍊取出來,送給蓉兒媳婦。兩套衣料,一副首飾,這些夠了吧?」平兒說:「太夠了,那件首飾可是很貴重的。」黛玉說:「記得去年我戴上它,她在旁邊讚歎不絕,就送給她吧。」「我都羡慕呢!」「你想要嗎?等這一陣子忙完,我打開首飾盒,任你挑!」平兒說:「那好,說話算話。」平兒笑嘻嘻地離開了。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