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三十五)(图)

第三十五回 林黛玉指挥若定 贾宝玉才情大展

2019-07-16 15: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题五美吟。(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三十五 林黛玉指挥若定 宝玉才情大展

这日,天气和暖,宝黛二人在阁外办事。刚把炎儿四人派出去做事,只见紫娟抱着算盘和帐本走上来。宝玉一见,眉开眼笑,连忙喊:“紫娟妹妹,不,嫂子大人,今日光临,不胜荣幸。”紫娟说:“我那里冷清,今儿到你们这里凑凑热闹,在这里打打算盘,不会打扰你们吧。”宝玉说:“说什么打扰,请都请不来呢!”紫娟自己搬张椅子,挨黛玉坐下了。宝玉连忙递过来一杯茶。黛玉望着紫娟的眼睛说:“想他了吧?”紫娟脸一红,说:“没有!”黛玉说:“你真有福气,找到我哥这样出类拔萃的优秀男人还罢了,难得的是你俩人竟如此恩爱。他婚前是那样冷冰冰的男人,从遇上了你,竟像被你融化了似的,如今竟热情似火,深情款款,竟那么爱你,疼你,真羡煞人矣。你比我的命好!”

宝玉一听,脸沉下来,问黛玉:“你嫁给我,命就这么苦吗?良玉出类拔萃,天下无双。我是草包一个,当然不能同良玉比,但我就没有疼你,爱你?你是受气的小媳妇吗?”说着背过脸去。紫娟拉着黛玉的袖子,小声说:“真生气了,快去哄哄他吧!”黛玉轻轻将宝玉扳过来,说:“你向来是宽厚大度的人,怎么变成小鸡肚肠的人了,我没有说你不好啊!认真评起来,你的相貌,才学和良玉不相上下,而且你的亲和力又比他略胜一筹,他办事的魄力比你略强些,只是你们的风格不同,我倒是更喜欢你这种脾气,秉性。”听到这里,宝玉的脸色已是阴转晴。黛玉接着说:“婚前,你是位多情公子;婚后,你是--”宝玉忙问:“婚后是什么?”黛玉在他耳边小声说:“婚后你是我的如意郎君!”听到这里,宝玉的脸上已由阴转晴,如今变成阳光灿烂,喜得他抱住黛玉就要亲吻。紫娟一直在旁边捂着嘴笑,这时咳嗽一声,小声说:“来人了!”俩人倏的一下离开,正襟危坐。

只见平儿笑嘻嘻地上来了,说:“别假正经了,我早就看见了,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打情骂俏,也不怕紫娟笑话!”紫娟说:“我?咳,我见得多了,比这肉麻的我都见过,我都不当回事了。”黛玉说:“小蹄子!净瞎说,你见过什么肉麻的了?”紫娟说;“说真话,俩人婚前,还是规规矩矩,清清白白的,婚后就放肆起来,不成形了,尤其宝二爷!”宝玉说:“不成形也是跟你家状元郎学的,前两天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几个长辈在跟前,就搂着你,叽叽咕咕,背着人不知什么形呢?”黛玉说:“怎么扯到我哥头上了,不准背后说我哥的坏话,你们俩可以休战了。”四人都笑了。

黛玉问:“平儿姐姐,现在看孩子的人手少,你怎么有空跑到这里来,那五个孩子可是咱们贾家的命根子!”平儿说:“咱俩真像一个肚肠!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恨不得把几个孩子放在我眼皮底下,一时看不到都不放心,所以我把五个孩子全弄到我院子里去了,找个大房间都搬进去了。这样几个丫头,奶娘集中看护,也方便。平时把院子大门一关,既安静又安全。我那里都成了育婴堂了。”黛玉说:“你办事最妥帖,所以把孩子交给你。桂儿乖吗?”平儿说:“我来时,四个小的都睡了。他早上闹着要找你,我说你爹娘正在干大事,你不能去打扰他们,就不哭了。现在两个丫头陪他在院子里踢毽子玩呢!我发现你最疼爱他,那两个小的到靠后了。”

黛玉笑笑说:“光说孩子了,你到底有什么事?”平儿也笑了,说:“有两件事,一是咱们这月的月例钱到底发不发,今日是月底了。”黛玉说:“当然发!我恨不能多发些呢!”平儿说:“可大家都不要,说是要省下月例钱,救济灾民。”黛玉说:“这些孩子们真是既可敬又可爱!那你就想办法让他们接收吧。”平儿说:“好!第二件事是后天是蓉儿媳妇的生日,怎么办?”黛玉沉吟了一回,说:“现在确实太忙,哪有时间庆生日?这样吧,越简便越好,明日让柳嫂弄两只母鸡熬一大锅汤,然后下一大锅面,晚饭时,有空的人都过来,吃长寿面,说些吉利话,然后再--”正说到这里,兴儿火急火燎地奔上来,大呼:“告急,告急,柴草快没了!”黛玉说:“快到集市上买啊!”兴儿说:“奇了怪,这几天就是没一个卖柴的,我都守了好几天了。”宝玉也着急起来,“这断了柴就断了炊了,这可如何是好?”黛玉想了想说:“你们采购的人都在吗?”“都在!”

“那好,你马上套上一辆大马车,六个人一起,到将军府的前院,那里有一大堆破桌椅,上次抄家,扔的满院都是,是我大哥一家把它们都堆放在那里,暂时没舍得扔,如今倒有了用场。把破桌椅分到三个灶台。我记得稻香村的打麦场上,好像有个好大的草垛,是柳大哥堆起来的,把它也运给三个灶台。然后你们六人驾着马车,到大观园转一圈,见到掉下来的树枝就捡起来,尤其到那桃林,杏林,松林,芙蓉林,柳林等处去捡树枝,记得在山里时,所有人家都到秀林里去捡柴,一年四季用不完。”这时兴儿脸上现出喜色,说:“好!我们马上去办!”转身走了。

黛玉把炎儿叫到身边,“你马上到台下,坐上我的轻便小马车到将军府,立即把柳老爷请来,越快越好!”炎儿转身跑下了鹤台。这时,黛玉望着平儿,说:“咱们刚才说到哪里了?”宝玉说:“你说把两只老母鸡扔到锅里煮汤下面庆生日!”几个人都笑了。黛玉接着说:“光吃一碗面还不够,你让蓉儿在咱家绸布店里挑两套上好的衣料,送给她媳妇,帐算在我头上。还有我的贴身丫头雪儿在你那里看孩子,是吧!”平儿说:“是!”黛玉说:“你让她在我的首饰箱的第--”刚说到这,炎儿和柳大哥气喘吁吁地跑上来,大哥忙问:“是柴草的事吗?现在不光柴草快断了,我们那里的青菜萝卜也快吃光了。听说现在集市上也缺货。青菜不像粮食好储存,买多了,会烂掉,少了,又供不上。要能有一种菜既好存,又能当菜吃就好了。”黛玉请他坐下说:“您喝口茶,别着急,总有办法的。咱们想想。”

停了一会,黛玉说:“我记得在柳溪镇,那年大雪封门,没有青菜吃,大嫂把一种东西,切成雪白的细丝,用醋一炒,脆脆的可好吃了。那是什么?”紫娟说:“我想起来了,那是山药蛋!”柳大哥眼睛一亮,喜的一拍大腿,说:“对!山药蛋!我好笨,怎么没想到它呢!它可是咱们农家一年四季都有的,种田人把它当粮食吃的。”黛玉说:“那要切成丝,可是够麻烦的,哪有那么多人手?”柳大哥笑着说:“咱们不切丝,切成块,用油盐一煮也很好吃!太好了,我们柳溪镇哪家不储存几麻袋?”黛玉说:“大哥,我急忙把你请来,就是让你到柳溪镇求援。今晚你就带着兴儿六人,驾三辆马车,急速赶到柳溪镇。明日逢双,正好逢集,你兵分两路:一路到市集,见到柴薪和青菜萝卜等都买下来。一路同里长一起,在柳溪镇各家收购;还不够,就到附近村庄收购,总之,限你们三天之内,三辆马车,必须满载而归。”柳大哥高兴至极,向黛玉敬了一礼,说:“臣遵命!保证完成任务!”逗得众人都笑了。

刚要转身走,黛玉喊:“大哥,请回!钱还没带呢!”问紫娟:“你们帐房有没有三百两银子,最好是碎银子。”紫娟说:“有些散碎银两,我去数一数,若不够三百两,马上派人到钱庄去取,取回后交给大哥,行吗?”黛玉说:“行,你们忙去吧!”大哥和紫娟二人急忙下了鹤台。宝玉连忙递给黛玉一杯茶,黛玉喝了两口,问平儿:“对不起,让你耽搁这么久,咱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平儿笑着说:“天哪,你的脑袋真好使,天大的难事,到你这里,迎刃而解;再发愁的人,听你说了几句,带着笑容而归,更难得的是那大将风度,从容不迫,谈笑间灰飞烟灭。当今朝廷,为什么不用女人,若用,你准是女状元,女丞相……”宝玉说:“你就不用再夸赞她,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小声在平儿耳边说:“再夸她,更看不起我这个夫君了。”平儿一笑,轻轻推了他一把:“你别得了便宜卖乖,她看不起你?我看你们倒是越来越黏糊了,越来越甜--算了,我该回去看孩子了,不说你们了。”黛玉笑笑说:“你让我的丫头雪儿到我首饰箱的第十层格子里把那副翡翠镶金项链取出来,送给蓉儿媳妇。两套衣料,一副首饰,这些够了吧?”平儿说:“太够了,那件首饰可是很贵重的。”黛玉说:“记得去年我戴上它,她在旁边赞叹不绝,就送给她吧。”“我都羡慕呢!”“你想要吗?等这一阵子忙完,我打开首饰盒,任你挑!”平儿说:“那好,说话算话。”平儿笑嘻嘻地离开了。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