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前生定 古代有這樣一段奇妙姻緣(八)(圖)

2019-08-22 07:08 作者: 金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官宦人家流行蓄養歌伎,瞞著夫人在僻靜處租了一處房子,安置了抹雲。
官宦人家流行蓄養歌伎,瞞著夫人在僻靜處租了一處房子,安置了抹雲。(繪圖:志清/看中國)

原來這東京城內官宦人家流行蓄養歌伎,有錢人家也爭相彷效。那徐遠達在京城經商日久,結識了才藝俱佳的抹雲姑娘。抹雲能歌善舞,很討徐遠達的喜歡,便瞞著夫人在僻靜處租了一處房子,安置了抹雲。一年之後生下一女,就是秀娘。

沒想到好景不長,徐夫人探知此事後大發雷霆,將徐遠達罵個狗血噴頭,又到抹雲住的地方將所有家什一併砸爛。左右鄰舍百般解勸方才甘休。不出月餘,徐遠達全家便走個乾乾淨淨,從此沒了音訊。

抹雲帶著秀娘依靠往日積蓄和給人作些針線勉強度日。對門鄭家夫婦二人早喪,遺下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和幾間房屋無人照料。抹雲便將男孩接到自家,又將他家的房子租了出去,所得利錢供那孩子讀書,長到十九歲,又把秀娘許配與他,街坊們無不誇讚抹雲心思端正,成為美談。

這裏秀娘聽過母親講述後,心中好似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原以為爹死得早,現在知道爹還活著,最難受的是不知該是想他還是恨他。那大福還要強娶彩鳳,有這樣的哥哥又讓她顏面甚不光彩。她轉身將彩鳳拉到自己屋內,不消半個時辰,便將彩鳳恢復了女兒裝束。穿的都是秀娘平時喜歡的衣裳。兩個人站在一起,竟有六七分相像。

只聽秀娘開言道:「我有一計,保證彩鳳妹妹就是站在徐大福面前,他也不敢有半點邪念。」

眾人都問:「何計竟能如此?」

秀娘道:「只是須母親點頭方可使得。」

抹雲道:「鬼丫頭,要說快說,休要囉嗦。」

秀娘道:「可將彩鳳妹妹說成是我,就是我親爹也不認得,那徐大福要娶他親妹妹不成?」

眾人一聽,果是好計,卻要勞動抹雲親自和玉哥走一趟,見過徐遠達,當面說清。母親指認,誰又能分辨真假?玉哥站起身,向抹雲深施一禮道:「此計雖好,但須伯母百裡風塵,舟橋勞頓,晚輩心實不安。」

抹雲道:「你我兩家相遇在此,定是前世結得善緣,況徐家父子行此苟且之事,正思糾正,秀娘出此好計,老婦當盡力相助,快莫說什麼勞乏。」

眾人聞言大喜。玉哥又對秀娘和彩鳳說道:「既然你倆李代桃僵,何不假戲真做,拜為姊妹,結永年之好。」

秀娘喜道;「我已有此想,但不敢高攀,故未說出口。」

彩鳳道:「今日一見,已覺相識恨晚,怎又分得高低?」

於是兩人歡天喜地,這邊又重置了酒菜,擺上香案,請母親上座。秀娘長彩鳳半年,彩鳳叫聲姐姐。二人對天盟誓畢,拜了母親,又拜了眾人。母親從手上褪下一隻玉鐲,親給彩鳳帶上,說道:「這玉鐲一共兩隻,你們姐妹各領一隻,來日也好相見。」

彩鳳謝過母親道:「女兒逃難至此,身邊無有長物,待返鄉後一定多多孝敬母親。」

抹雲道:「得此女兒,便是滿車金銀也抵不過,待你家官人金榜題名,為娘與你一同返鄉,找那廝理論,諒他再不敢胡作非為。」

大家一齊讚道:「好個深明大義的母親,好個孝順的閨女。」於是倍加親密,飲至申時方才盡興而散。

十日之內皇榜頒布:玉哥考中二甲第一名,賜回鄉候選。一時間父親的親朋故舊都來陳家祝賀。賓客盈門。那陳赦令也歡喜非常,陪了玉哥兩日。這邊玉哥吩咐彩鳳同鄭家準備回鄉事。至第三日,雇了一輛馬車,玉哥和彩鳳告別鄭氏夫妻,攜帶抹雲曉行夜宿,直奔家鄉而來。(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