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中共滅亡之香港篇(五)(圖)

——插入中共心臟的尖刀(2)

2019-08-23 08:00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9年8月23日訊】(接前文

2、你死我活

關於送中條例,中共已經醞釀很久,港人也長期抵制和抗爭,雙方針鋒相對。反送中運動轟轟烈烈爆發後,林鄭政府假意退讓,實際強硬,並不撤回送中條例。林鄭政府與香港民眾矛盾尖銳,無法調和,隨即走向完全對立。

隨著衝突升級,送中變成香港與中共之間你死我活的鬥爭。隨著反送中運動擴大化,香港內部矛盾升級到你死我活。林鄭政府只能靠警隊維持,實質已經垮臺。中共最初強撐林鄭,進而實際接管香港警隊,以「借殼上市」的方式打壓香港民眾。林鄭作為中共的前臺,隨時為中共/警察的暴行揹黑鍋。中共的行為雖然相對隱蔽,但是人們都知道中共的特點,於是矛頭直指中共,意味著中共將自身命運也賭到香港。

反送中只是歷史的延續,意味著過去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必須有一方被消滅。無論中共/林鄭政府,還是香港人民,都無路可退,只有堅持到底。回顧歷史,可以清楚看到雙方你死我活的背景。

(1)、中共必須控制或吞併香港。送中條例是23條的變形,而23條早在2002年就被中共提出。不過,當時23條以香港民意勝利、港府失敗、董建華不再理會中共要求而告終。雖然在23條的問題上香港內部矛盾緩和,但是中共越來越不耐煩。其後的十幾年中,中共多次提出23條,都被港府否決或拖延。最後,中共在習的控制下操控林鄭政府,試圖強行通過送中條例,達到實際控制香港的目的。如果計畫失敗,中國計畫出兵香港,直接實施一國一制。

(2)、港人無路可退,年輕人尤其絕望。香港人無法接受完全沒有個人自由、跪著做奴隸的境況,因此出現103萬和近200萬人的反送中大遊行。年輕人是反送中的先鋒,也是當年佔中的主要群體。2014年,香港佔中失敗,中共更加自信,年輕人則更加絕望。絕望中,一些年輕人準備拚命,與中共/林鄭政府鬥爭到底。

送中條例是「23條立法」的延續,由中共提出。2002年,錢其琛向港府提出,希望香港盡快落實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錢其琛是中共的資深外交領導人,在8964和血汗工廠出口時代,為中共的生存立下大功,破格以高齡升任國務院副總理(第二位),分管港澳臺事務。錢其琛的講話代表中共中央對香港的態度。董建華政府回應中共中央的要求,頒布《實施基本法第23條諮詢文件》。根據諮詢文件,有關法例的修訂會把現時分散於《香港法例》內多項相關的條文抽出集中,並重新寫成一條《國家安全法》。根據《基本法》規定,對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叛亂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等5項罪行作出明確及清晰的立法。


2003年7月1日因港府強推「23條立法」引發50萬港民上街遊行(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23條」引發大量反對,董建華隨即讓步,不再推行。雖然23條明確保障港人有各種法治和權利自由,但是董建華政府內部出現公開分裂。律政司長梁愛詩指出「23條就像有把刀在你頭上」, 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則力挺23條。23條的反對派積極行動,反對立法,在民眾中廣泛宣傳。2003年7月1日,50萬人上街遊行反對23條,超出港府預料。經過反對派的不斷努力,董建華從宣布無限期延遲二讀,到後來撤回。董建華承諾,先搞好經濟並充分諮詢市民,重申沒有再次提起的時間表。葉劉淑儀問責辭職,成為港府第一個問責辭職的高官。2004年,立法院改選後,建制派試圖再推法案,被董建華拒絕。  

23條的終止過程,可以看作港人的勝利,也意味著矛盾得以緩和。董建華卸任後,中共多次提出,港府重啟23條立法,由於香港民眾普遍反對,進而形成港府和立法會的抵制態度,中共的每次要求被以不同理由謝絕。即使梁振英(梁書記)當特首,中聯辦全面插手香港事務,港府也仍然態度消極,23條重啟無望。港府的態度,保證了香港的獨立地位,實際緩和了中共與港人的矛盾,更緩和中共與國際政治勢力的關係。

林鄭推行送中條例是習近平和林鄭兩人共同起作用的結果。習的野心極大,真誠地準備做世界霸主。在習「下大棋」的過程中,必不可少的環節是完全統治香港,同時控制臺灣。統治香港,23條是自然的選擇,林鄭當特首,完全投靠中共,即完全賣港。林鄭和中共可能認識到23條不得人心,於是林鄭對23條改頭換面,藉口港人在臺灣犯罪,完善引渡條款,「順便」送中。林鄭的手段陰險隱蔽,企圖矇混過關。

香港泛民派時刻警惕,帶領民眾反送中,複製當年為23條鬥爭的勝利模式。送中條例一讀後,泛民派就開始行動。與23條相比,送中條例鑽法律空子的目的性更強,直接摧毀香港的法律系統,所以香港法律界也行動起來積極反送中。反送中大遊行,民意甚高的「香港良心」陳方安生積極參與併發表講話,起到顯著的示範效應。黎智英的蘋果日報,因反送中失去所有廣告收入,在資金嚴重失血的情況下堅持跟進報導。103萬人和近200萬人先後上街,充分說明香港民眾都意識到送中條例的嚴重危害。

時移世易,林鄭代表中共,展示強硬立場。香港在支持大陸發展後,自身地位不斷下降。無論香港在中國的地位,還是香港特首在中共內部的地位,都變得非常低。大陸普遍認為,香港依靠大陸生存,被中共輕視。林鄭更是完全賣港,代表中共統治香港。港人抗爭時,中共對香港民眾表現出典型的征服者姿態,既輕蔑(戰略上藐視敵人),又重視(戰術上重視敵人)。

習近平掌控中共,更準備對香港動武,實施一國一制。我在《中共滅亡在即》中總結習的特點,典型的紅小兵掌權。紅小兵上位後,表現出極度的文盲式自信,包括文明盲(無人性的豪情)、現代社會的文化盲、基礎教育的識字盲、對世界一無所知的世界盲、矛盾的美國盲、單向反應的思維盲、投機生存主導。習的特點決定,中共不再韜光養晦(鄧小平)、悶聲發大財(江澤民)和不折騰(胡錦濤),而是要全面統治香港,讓港人像大陸人一樣,對習跪著求生。當香港人反抗,習必然試圖採取更加暴力的手段,殺雞儆猴。

習以紅小兵模式打壓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港人的激烈反應大大出乎中共預料。韓正負責港澳事務,兩下深圳,指揮港府替習解決港人問題。韓正指揮時,林鄭還假意讓送中條例「暫緩」和「壽終正寢」,沒想到港人識破花招,運動越演越烈。韓正看到計謀不成,很快回北京。習開始按照自己的習慣,以紅小兵模式治港。林鄭表示不再退讓,中共控制香港警隊,以無底線的方式打壓港人,包括警匪勾結、福建幫騷擾、往香港警隊裡參雜大陸公安/武警,在大陸對香港掀起一輪輪討伐宣傳攻勢,展示中共的各種武器和武力,不斷升級對示威者的攻擊污蔑,在深圳召集香港建制派訓話,要求香港地產商站隊中共,打壓國泰航空和對匯豐動手術,做出隨時出兵香港的姿態 …… 習近平企圖以此手段壓制香港民眾,迫使港人屈服。

港人延續23條的行動模式,阻止送中條例的通過。在社會層面,香港是法治社會,知名人士呼籲維護香港法律。港人以遵循法律的方式示威遊行,通過議員向港府施壓。各界共同行動,反對港府的操作。在警察向民眾施暴後,民眾更積極集會遊行,共同聲討,反對港府和警察的暴行。年輕人大規模行動,以各種方式抗議,面對警察的暴行毫不退讓。 

年輕人採取與佔中類似的模式,更加堅決和激進。2014年佔中時,年輕人態度明確,相當團結。但是,香港學生缺乏有效的利益訴求,沒有明確綱領,也沒有長期可以團結港人的導向。香港權貴集團與中共聯手,以危害香港經濟為由,誘使大部分香港民眾反對學生,最終導致佔中失敗。年輕人不甘心失敗,反送中運動爆發後,香港年輕人更積極參與,成為示威運動的先鋒。尤其在警察開始暴力打壓和警匪勾結後,年輕人更加堅持,抗議花樣翻新,讓林鄭政府和警察疲於應對。

年輕人的堅決源於對香港現狀的絕望。2014年佔中時我曾發文分析,佔中的民主自由和雙普選只是表象,關鍵在於香港的社會和經濟體制,尤其是房地產模式。香港是嚴格的等級社會,金融地產的權貴集團掌控香港,壟斷社會各方面權力。隨著金融地產不斷吸血,社會畸形運轉,實體經濟日益萎縮,年輕人越來越絕望。年輕大學生作為主力,希望改變現狀。佔中失敗後,香港房地產再度暴漲,與大陸房地產的漲價去庫存同步,實體經濟更加蕭條。林鄭政府進一步打壓反對聲音,積極推行對香港年輕人的洗腦工程(教育),尤其強制推行普通話,以便中共未來更容易統治香港。

年輕人的堅決和激進,讓中共震驚。反送中運動爆發後,很多年輕人積極參與運動,有的年輕人甚至寫下絕命書。根據相關信息,港府和中共內部早期對通過送中條例相當樂觀,即使港人兩次大遊行,中共都覺得問題不大。中共自信掌握香港人的心理,只會上街,只關注自我,所以先暫緩修例,待遊行平息後再擇機強推條例過關。沒想到年輕人堅持鬥爭,形勢越來越緊張,矛盾越來越激化。 示威運動一個月後,年輕人折騰的範圍更大,林鄭更加失去香港民心,一線警員心理接近崩潰,並引發港府內部的分裂。中共不得不正視年輕人,召集各界人士瞭解年輕人狀態,試圖分化瓦解年輕人的抵抗力量。

中共為打壓年輕人使出全身解數。在中共的單向思維裡,鎮壓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打壓過程中,習的紅小兵模式得到充分展示。而且,中共不再在大陸屏蔽香港消息,反而天天宣傳香港,將香港年輕人描述為暴徒,甚至恐怖份子。林鄭也趁機表現,不再說自己是「母親」,而將香港年輕人描述為「廢青」,並迅速宣傳。在香港經濟嚴重下滑的背景下,林鄭政府利用年輕人不關注經濟的特點,將責任推給示威的年輕人。隨即,林鄭宣布經濟刺激措施,給港人大派福利,試圖重演反佔中勝利模式,讓年輕人失去港人的支持。

隨著衝突升級,港府事已經事實崩盤,中共下一步必須主導港府的統治。中共在集中對付年輕人時,只關注掌控警察,想方設法打壓年輕人。中共忽略了警察已經與港府其它部門分裂,等於在港府內部架空林鄭。而且,港人普遍仇恨林鄭,對港府失去信任。送中條例鬥爭的結果,不僅是林鄭政府垮臺,而是現有港府體制崩盤。想恢復港府公信力,只有實施特首普選,並全面清理香港警察隊伍,才談得上港府其它功能。當然,中共絕不能接受特首普選,只能繼續讓林鄭當傀儡,由中共操盤統治香港。

中共深陷香港泥潭,必須進行你死我活的長期鬥爭。中共接手警察事務,在短期的警隊層面,表現更加凶猛。但是中共只顧打壓,忽略港府事實崩盤後,香港該如何治理。中共不可能只管警隊,任由其它部門消極怠工,甚至癱瘓。而如果中共全盤掌控香港,林鄭做傀儡,將更加災難。中共目前是文革紅小兵模式,愚昧野蠻殘忍,只有統治大陸的行屍走肉才有效。如果在香港執政,對香港進行文革式轉型,必然導致港府內部消極怠工和按照抵制,立法會癱瘓,司法系統與港府敵對,香港局勢惡化的速度將更快,香港年輕人更堅決地鬥爭,中共需要更深涉入香港事務。中共正值奄奄一息,統治香港需要的人力、財力和物力,都讓中國更加難以承受。(未完待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獨家供稿。2019年8月19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