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規模出兵香港 軍情詳析及對策(組圖)

2019-09-10 07:02 作者: 宋征時

手機版 简体 3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以換防名義進入香港的大批軍車(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10日訊】(編註:作者說明本文除《正文附錄》與延伸分析外,所依據的事件及香港形勢截止於2019年8月30日。9月林鄭正式撤回送中後中共出兵機率看似下降,然而香港年輕人對「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立場堅定,北京中南海內部權鬥波詭雲譎,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立法緊鑼密鼓,中共大量軍警以「換防」之名可能早已潛入香港,情勢隨時急轉直下,本文提供的中共軍警的詳盡信息及詳細分析對香港抗爭的策略仍有極大參考價值)

目錄

前言        和平訴求:8.18維園「流水集會」

軍情分析一   殺機四伏:8.29中共大軍入境香港

軍情分析二   一覽有遺:軍、警概觀

軍情分析三   駐閩武警機動部隊:信不過「廣東地頭蛇」?

軍情分析四   「雪豹突擊隊」目標:李嘉誠?西方外交官?部隊首長?

軍情分析五   解放軍第83集團軍 ──「中原強龍」

正文附錄     「反送中」與「六四」 比較

前言、和平訴求:8.18維園「流水集會」

2019年8月29日凌晨,中共出動大規模武裝力量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極度加劇了香港危機。此次香港危機至遲開始於2019年6月初,而本文的評述則先從8月18日這一時間點切入話題。

2019年8月18日,中共就已經在與香港僅一河之隔的深圳集結了龐大的武裝力量,擺出準備在香港重演「六四」的態勢。數萬兵力及其車隊和裝甲集群整裝待命,隨時準備碾壓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全民運動(簡稱「反送中」運動)的澎湃人潮。深圳以北的廣東多地也有部隊向珠江三角洲移動、彙集。當時,香港人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面臨著猙獰暴戾的軍事威脅。面對大軍壓境、兵臨城下的嚴峻態勢,170萬港人毅然決然走向維多利亞公園(簡稱「維園」)舉行既定的集會,表現了不屈不撓的抗爭意志。在只能容納10萬人的維園,170萬人以創造性的「流水」方式逐步匯聚、依次入園、依次集會、依次離園、逐步散去,舉行了一次創記錄的動態集會。

在這次和平集會中,我們看到了「巋然不動的維園,井然流動的人群」。這似乎正好應對了軍界俗語「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

今年6月初以來,香港人民在和平抗爭中,多次使用「遍地開花」的游擊戰打法,讓多個移動的抗爭點,在香港境內多處同步振蕩或先後激盪,恰似讓湖面到處泛起漣漪、激起浪花。8月18日,香港人民又一次展現了他們的創新戰術:維園,一個固定的抗爭點,引來百川匯聚於此,又於此湧出萬千洪流。《孫子兵法》云:「故其戰勝不復,而應形於無窮。」大意是,取勝之後不要老是重複原來的戰術,而要應對形勢的發展讓戰術變化無窮。維園「流水集會」戰法創新,很好地體現了「戰勝不復」這一兵法要訣。

香港人民既有在戰術上變化迭出的創意,又有在戰略上一以貫之的定力。他們始終以「Be Water」自我激勵 ── 堅持這一戰略方針,道義上能以柔克剛,以仁制暴;戰法上能以弱勝強,以守為攻。誠如《孫子兵法》所言:「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

香港人民的抗爭之所以長時間持續且卓有成效,其原因何在呢?筆者認為,我們至少可以初步歸納出以下幾點:堅定不移的抗爭意志,百戰不殆的戰略方針,戰勝不復的戰術動作,層出不窮的技術手段,從容不迫的臨陣心態,源源不斷的國際支援。具體展開如下:

堅定不移的抗爭意志── 堅持「反送中」、堅持「五大訴求」,直至實現「雙普選」

百戰不殆的戰略方針──「Be Water」,「兵形象水」,「水無常形」

戰勝不復的戰術動作──「游擊戰」、「萬人接機」、「流水式集會」、向大陸遊客展開宣傳戰、「香港之路」人鏈等(尚待推陳出新、持續創造)

層出不窮的技術手段── 雨傘、口罩、頭盔、護目鏡、防毒面具、簡易盾牌、鐳射筆、滅催淚彈技術、通訊手段、連儂牆、簡易後勤、垃圾處理、公共交通不刷卡及其他保護個人資訊方法等(尚待再接再厲、繼續開發)

從容不迫的臨陣心態── 林嘉露淡然面對街頭警隊,何韻詩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言無懼中共官員阻撓,銀髮族聲援年輕人,律師界「此時無聲勝有聲」的靜默遊行,8.18維園集會無懼共軍重兵集團的抵近威脅,等等

源源不斷的國際支援── 黎智英會晤美國政要,黃之鋒等人會晤美國外交官,G20峰會之際在國際報章刊登「反送中」廣告,西方國家和國際組織對中共鎮壓意圖發出警告,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對香港問題的表態,波羅的海三國人民30年後重新拉起人鏈聲援香港人民,等等(以筆者之見,國際支援至8.18前夕才初步達到香港抗爭運動實際需求的最低標準,港人還要作進一步爭取)

當然,香港人民的抗爭還有很多空間可以拓展,還有很大潛力有待開發,尤其是「統戰」方面。

對於林鄭月娥,不僅要批評、批判,同時還應該對她進行設身處地的規勸,還可邀請其母校的校友和師長們及其他人等向她喊話等。對其他特區行政區高官也同樣可以如此「統戰」。

再如大家利用親戚朋友、鄰里故舊、同窗同事等關係,去接近港警家屬及港警本人,提醒他們上街執勤時注意安全,特別要防範喬裝抗議者的大陸警察、武警為了製造鎮壓的藉口而蓄意殺害港警。大家可以勸誡港警:面對港人,你們不得不奉命鎮壓,有時候只能「手起棍落」。你們警察的這些難處,大家也能理解;因此,你們奉命鎮壓時,「手起」的氣勢不妨裝得凶,但「棍落」的擊打決不能用狠勁。有些勸誡和敏感的話與港警當面說不便,請港警家屬出面說或轉達可能會更有效。

大家如果有機會與赴港武警、解放軍或駐港部隊直接面對面的時候,怎樣利用好這有限的機會(因為平時很少有這樣的機會),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因人制宜、方法多樣、見縫插針地影響軍心、動搖軍心、爭取軍心?這個「‘解放’解放軍」問題現在也要予以考慮。

另外,女性抗議者被「香港」警察擊中右眼導致失明事件,不僅要找媒體、各國政府、國際政治組織機構尋求同情和支持,還可以通報專業性(或職業性)國際組織和機構,如國際紅十字會、國際紅新月會、醫生無疆界組織、記者無疆界組織等,甚至可以通報國際性的眼科、五官科、整形美容科醫生專業組織及協會等。

作上述歸納之餘,又正逢8.29中共大規模出兵香港嚴峻態勢。但筆者堅信:無論經歷多少艱難曲折,香港人民的抗爭終將獲得最後勝利。與此同時,筆者呼籲香港人民都來學《孫子兵法》,這是中華民族的珍貴文化遺產;這部軍事學著作及其原理同樣有助於我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根據「知彼知己,百戰不殆」的原則,筆者還推薦大家閱讀共軍經典《超限戰》的第八章。該章共17頁(篇幅不長,一兩個小時可讀完),提出8個作戰原則:全向度、共時性、有限目標、無限手段、非均衡、最小耗費、多維協作、全程調控。筆者認為這8個原則非常有助於「知彼」,也可以為我所用。大家不妨採取「拿來主義」,用於「以共製共」。有條件者要看更多兵書。實在沒有條件的,就看看「三十六計」也不錯。

筆者希望香港人民個個學兵法,人人懂謀略,時時觀態勢,處處用戰術,打一場天滅中共的人民戰爭!

軍情分析一、殺機四伏:8.29中共大軍入境香港

面對香港「反送中」全民運動,面對香港人民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提出的正當訴求,中共的回答是威脅和鎮壓。

2019年8月29日凌晨0點過後,中共出動大規模武裝力量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夜色裡,近萬名軍人以陸海空多種投送方式,經多個邊境口岸,多路開進特區,不同軍兵種的各型軍車行駛於香港特區各交通幹道,其中包括武警的防暴裝甲車等(事後亦發現武警穿著解放軍制服入港的眾多跡象)。稍後,新華社於當日3點56分發布消息,稱這是駐港部隊「輪換」(即換防)。但是,只見接防的部隊開進特區,卻不見交防的部隊離開香港。增兵或預示中共殺機已定,大規模鎮壓或已迫在眉睫。

分析中共這次出兵香港,要上溯自2019年6月初。從那時至8月29日,香港人民「反送中」抗爭運動此伏彼起、高潮迭起,中共大規模出兵香港的概率也在不斷變化。這一概率變化經歷了以下四個階段(具體劃分較之以往文章有所調整):

第一階段:

從6月初至6月底,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一直在30%上下浮動徘徊。

第二階段:

以7月1日所謂「沖砸立法會事件」為轉折點,這一可能性開始向50%攀升。7月22日《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中央權威不容挑戰》,以及7月24日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大校發表威脅言論,又將這一可能性推高至50%左右。這一階段截止於8月7日由港澳辦和中聯辦在深圳召開的香港局勢座談會。會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指港人抗爭帶有「顏色革命」特徵。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表示,中共正面臨一場香港前途命運的「生死戰」、「保衛戰」,「退無可退」。至此,中共出兵香港的可能性突破55%。

第三階段:

開始於8月8日。8月11日香港尖沙咀一女性抗議者被警察用布袋彈擊中右眼導致失明。同日,警察在葵芳地鐵站內(室內空間)違規使用、發射催淚彈。8月12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甚至宣稱香港發生的情況「帶有恐怖主義性質」。這些事件或為軍事鎮壓「預熱」,且顯示中共決心出兵香港的可能性已經升高至60%。8月18日「維園集會」前夕,這一可能性一度高達約62%。這一階段結束於8月18日晚間中共出兵香港之危機暫且化解之時,當時這一可能性約為60%。

第四階段:

8月19日和8月29日分別為這一階段開始之日與終結之時。「維園集會」後的8月19日至8月23日五天間,中共出兵香港的概率一度從59%逐日回落至55%。8月27日上午,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會見記者時,表示可能起用《緊急法》來對付堅持「反送中」抗爭的廣大香港市民,這一概率因此而迅速攀升至67%至70%。兩天之後的8月29日凌晨,中共軍隊大批軍車就通過多個邊境口岸駛入香港特區。從宣稱要用《緊急法》到大軍入境,在不到40個小時的時間段內,中共出兵香港的概率從近70%突然躍升至100%。這樣的突然行動,即使保持相當警惕的香港人一般還是始料未及,但它卻完全符合一系列軍事學原則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兵貴神速」,「兵者,詭道也」,「兵以詐立」。之所以筆者多次呼籲香港人民都來學兵法,也正是出於這一當前抗爭的實際需要。

軍情分析二、一覽有遺:軍、警概觀

從7月至8月28日,中共接連將一批批部隊調往香港周邊及鄰近地區,形成兵臨城下之勢。8月29日,第一批部隊分頭經各邊境口岸跨過了深圳河進入香港特區,準備開始實施武裝鎮壓及軍事管制。

已經入港和準備赴港的武警和解放軍部隊或來自全國各地。因為武警的每支部隊和解放軍陸軍的每個集團軍都可能各自派出規模不等的赴港部隊(其他軍兵種尚暫且不計)。之所以要讓如此眾多的部隊都赴港「參戰」,其目的之一是為了迫使各軍、警部隊互相監視、互相牽制、互相防範,以防止有部隊臨陣倒戈、發生兵變。其目的之二是同時逼迫各軍、警部隊不得不參與鎮壓行動,最終手上沾血、身欠血債,為中南海最高決策層分擔罪責。1989年「六四」期間,當時解放軍七大軍區的24個陸軍集團軍中,就有來自四個軍區的14個集團軍參加了北京戒嚴和軍事鎮壓。此外,「六四」最值得記取的歷史經驗之一,就是必須嚴密注視中共武裝力量的動向。因此,我們有必要根據中共調兵香港的軍情,對開赴廣東及進入香港的武警和解放軍部隊先有一個全局性的概觀。這樣也有助於大家做好對赴港武警、赴港解放軍和駐港部隊的「統戰」工作,像波羅的海三國和東歐諸國人民那樣,卓有成效地影響軍心、動搖軍心、爭取軍心。

我們的分析首先涉及武警部隊。武警部隊的主體由內衛部隊、機動部隊、海警部隊三大部分構成。

武警內衛部隊包括全國共32個武警(內衛)總隊,即31個省、市、自治區的武警總隊,加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武警總隊。

武警海警部隊設有3個海區指揮部:東海海區指揮部(下轄6個支隊)、南海海區指揮部(下轄6個支隊)、北海海區指揮部(下轄5個支隊)。

其中南海海區指揮部下轄的6個支隊是:廣東支隊、廣西支隊、海南支隊、第三(局)支隊、第四(局)支隊、第五(局)支隊。

武警機動部隊共有2個機動總隊:第一機動總隊為「北方總隊」,管轄北方各省、市、自治區,司令部設在河北省石家莊市;第二機動總隊為「南方總隊」(見《表一》),管轄南方各省、市、自治區,司令部設在福建省福州市。兩個總隊共計下轄32個各類支隊,每個總隊下轄16個各類支隊。


(作者製表,下同)  

根據以上介紹,駐紮於廣東省境內(含海區)至少有5支武警部隊:廣東省武警(內衛)總隊、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六支隊、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七支隊、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特戰第一支隊(「雪豹突擊隊」)、武警海警總隊廣東支隊。實際上還有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直升機支隊下轄駐粵某部等。

至於解放軍概況,我們主要看它的陸軍集團軍。2017年4月27日,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及官方媒體宣布: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軍事改革,將陸軍原有的18個集團軍重組新編為13個集團軍(見《表二》)。

駐紮於廣東省境內的解放軍陸軍包括南部戰區第74集團軍(原廣州軍區第42集團軍)主力和廣東省軍區部隊。至於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聯勤保障部隊等其他軍兵種的駐粵部隊,還沒有計算在內。此外,還要考慮駐(香)港部隊、駐澳(門)部隊的兵力。

2019年7月底至8月29日,尤其是8月初至8月18日期間,媒體界(包括自媒體)提供過一些有關中共調兵香港的報導。儘管這些報導為數不算太多,但信息量卻不小,相當有助於我們分析及推測已經入港或準備赴港部隊的情況。這些報導相對集中於3支(批)部隊:武警第二機動總隊駐閩赴粵各部隊、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特戰第一支隊(「雪豹突擊隊」)、解放軍中部戰區陸軍第83集團軍(原濟南軍區陸軍第54集團軍)。筆者在下文將對它們分別加以分析。

軍情分析三、駐閩武警機動部隊:信不過「廣東地頭蛇」?

8月中旬,網上曾多次報導駐紮在福建省境內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五支隊已經開赴深圳。另有消息稱,還有其他駐閩武警部隊也同時開赴深圳。這裡信息量確實不小。

根據上文(及《表一》)介紹,我們已經知道駐紮於廣東省境內(含海區)至少有5支武警部隊。其中廣東省武警(內衛)總隊和武警海警總隊廣東支隊各有自己的日常任務,一般較難將其主力大規模投入並使用於香港方向。而武警機動部隊即武警第二機動總隊下轄的3個支隊,與其前身武警機動師一樣,正是用於應對香港危機那樣的異常事件的。

武警機動第六支隊(原武警第126機動師某部,司令部駐廣東省廣州市)本來就是針對香港方向佈署的。

武警機動第七支隊(原武警第126機動師某部,司令部駐廣東省佛山市)則是針對澳門方向佈署的。

武警特戰第一支隊(「雪豹突擊隊」,司令部駐廣東省廣州市)沒有地理上特定的作戰方向,廣義上擔任南方各省、市、自治區境內的特種作戰,一般情況下只負責包括廣州、佛山、香港、澳門、深圳、珠海在內的珠江三角洲地區的特種作戰。

8月14日,《自由亞洲》電臺及其網站的《夜話中南海》專欄節目發表了新聞述評《習近平政權考慮在香港設立武警總隊?》。據該文所述:

「現在隸屬於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的全部十六個支隊中,機動第六支隊常駐廣東省廣州市,機動第七支隊常駐廣東省佛山市。平時部署在廣東省境內的,還有駐紮在廣州市區裡的特戰第一支隊,即在中國大陸上知名度非常高的‘雪豹突擊隊’。一旦香港戰事需要,這三個支隊和直升機支隊的駐守廣東部分,肯定是最先派上用場的。」

估計6月16日200萬港人大遊行後,武警機動第六支隊、機動第七支隊和「雪豹突擊隊」就已經派遣部分官兵喬裝港警進入香港執勤或潛伏待命了。本來就是針對香港方向佈署的武警機動第六支隊大可全部出動。武警機動第七支隊主力也可以赴港「參戰」;因為澳門一旦有事,部隊可經由連接香港、珠海、澳門三地的港珠澳大橋在一小時內馳援澳門。「雪豹突擊隊」主力也可在香港遂行不為人知的特種作戰任務。

另外,佈署於全國各地的32個武警機動支隊,除上述3個支隊外,其餘29個支隊只要每個派出營級規模兵力赴港的話,全國32個省、市、自治區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武警(內衛)總隊,除廣東省武警總隊外,其餘31個武警總隊只要每個派出連級規模的兵力赴港的話,赴港武警的兵力已經相當可觀。更不用說已經投入鎮壓現場的香港警察和喬裝的部分廣東公安。還有在香港原地待命的駐港部隊和在廣東(及廣西、湖南)各地整裝待發的第74集團軍(原第42集團軍,軍部駐廣東省惠州市)各部。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動用駐紮於福建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機動第五支隊?為什麼甚至還要調動其他駐閩武警機動部隊遠赴香港方向?難道上文所述的駐粵武警和解放軍部隊的數量還不夠中共最高決策層預設的鎮壓規模嗎?

《習近平政權考慮在香港設立武警總隊?》一文對此也有評述:

「而大批從福建方向開進深圳的大隊武警車隊裡,應該是包括了臨時從福州移防過去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指揮機關,以及前往增援的常駐福建省莆田市的第四和第五支隊,或者還有常駐福建長樂地區的工兵防化支隊。」

至少從福建武警車隊開進深圳的規模和數量上來判斷,《自由亞洲》電臺評述的以上內容應當是可以成立的。不僅武警第二機動總隊司令部暫時移駐深圳,成為前線指揮機關,而且目前在香港邊境及鄰近區域已經集結了武警機動部隊「南方總隊」的差不多7個支隊:機動第四支隊、機動第五支隊、機動第六支隊、機動第七支隊、特戰第一支隊(「雪豹突擊隊」)、工兵防化支隊,還有直升機支隊部分兵力。這些兵力約佔南方各省、市、自治區武警機動部隊總兵力的40%。即使人們假設一個不可能出現的情況──中共出兵香港時除駐港部隊外不動用任何其他解放軍部隊、也不動用任何武警內衛部隊和大陸公安力量,僅僅這近7個支隊的近十萬武警兵力已經足以說明中共最高決策層預設的鎮壓規模的驚人程度。也正因為如此,武警機動部隊「南方總隊」的司令部才有必要移駐深圳,以便抵近指揮、直接掌控「戰局」。8月29日開進香港的大批部隊中,應該包括上述若乾武警部隊及其他各武警部隊的下轄分隊。

上述部隊開進深圳,不僅負有赴港鎮壓的使命,而且有著對武警駐粵部隊和解放軍駐粵部隊(及赴粵部隊)實施監控、牽制和防範的任務。換言之,就是要用駐閩武警機動部隊為「福建強龍」,來壓住駐粵各武警部隊的「廣東地頭蛇」;同時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牽制和防範第74集團軍(原第42集團軍,軍部駐廣東省惠州市)、廣東省軍區乃至駐港部隊等各解放軍部隊。甚至還可以對南下廣東的中部戰區第83集團軍(原濟南軍區第54集團軍,軍部駐河南省新鄉市)起到有限的牽製作用。這些都在相當程度上折射出中共黨內、軍內派系鬥爭之激烈凶險。

中共多年來反對「廣東地方主義」傳統影響所及,中南海並不完全信任廣東籍、駐廣東省、廣東籍兼駐廣東省(「三廣」)的各級軍隊幹部(包括中共元帥葉劍英)和「三廣」地方幹部。近年來有關所謂「港獨」、「粵獨」的莫名擔憂,使中南海更加防範「三廣」軍隊、武警幹部作為粵語區當地駐軍代表而與廣東省各級地方幹部以及香港、澳門特區官員互相結成非法或灰色利益鏈,尤其是防範他們互相勾結,搞「獨立王國」、搞「變相港獨」及「變相粵獨」。與此同時,中南海調動武警駐閩大部隊進入廣東,也是為了防範駐粵軍隊、武警「三廣」幹部與粵語區駐地人民在正常交往中建立情感認同,私下同情港人抗爭,甚至還要防備他們陣前倒戈。

當年「六四」期間,原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現中部戰區第82集團軍)軍長徐勤先少將拒不執行中央軍委和北京戒嚴部隊指揮部鎮壓人民的命令,得到部分官兵認同。其原因之一就是38軍負責過北京多所高校的學生軍訓。幾年下來,軍人和學生雙方有互動、有理解、有默契、甚至有情誼。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對中共以黨性要求鎮壓之歹毒殘忍自然會更有錐心之痛。

徐勤先軍長在軍事法庭上一句話擲地有聲:「不是歷史的罪人,就是歷史的功臣!」這句話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軍心、民心,始終在中國政治的回音壁上激盪不已,也讓中共最高決策層至今惡夢纏身、驚魂難定。

以中共對內監控體系之嚴密而無孔不入,以上有關它要防範「三廣」幹部的分析決非誇張之辭。駐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少將今年「八一」前夕的強硬講話,被不少人簡單認為只是對香港人民的威脅。其實它還另有一層避嫌、表態的潛台詞,即向中南海間接表示:雖然我本人在6月13日向到訪的美軍將領表示過不會介入香港地方事務,但我們駐港部隊決不會臨陣倒戈、決不會站在港人一邊、決不會搞「獨立王國」,請黨中央千萬相信駐港部隊,我本人也願意接受調查。這位司令員因例行公事的一句話,就心有餘悸幾十天而不止,從此要不時擔心今後仕途,更唯恐沾上「廣東地方主義」和「同情港獨」的邊。由此可見,中共基於黨性的反人道體制,平時對人性的禁錮和摧殘就已經無孔不入而弄得人人自危,更不用說「文化大革命」等災難深重時期。

不少人早已知道,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的司令部設在福建省福州市,此外還有其下轄的3個支隊也駐紮在福建省境內(參見《表一》):機動第四支隊(原武警第93機動師某部,司令部駐福建省莆田市)、機動第五支隊(原武警第93機動師某部,司令部駐福建省莆田市)、工程防化支隊(司令部駐福建省福州市長樂區)。然而公眾所知較少的是,這些武警部隊都是準備投入並使用於臺灣海峽作戰方向的。

武警第一機動總隊管轄整個中國北方,其司令部設在河北省石家莊市,地理位置相對居中。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管轄整個中國南方,然而其司令部卻設在福建省福州市,地理位置居於轄區最邊緣處。這樣的部署已經隱約體現了「傾全力以攻臺灣」的戰略取向。其下轄機動第四支隊、機動第五支隊正是為此目標而組建的。據說兩個支隊一個主要瞄準臺北方向,一個主要瞄準高雄方向。它們的日常演練首先著眼於城市巷戰。也就是說,解放軍攻臺部隊一旦登陸成功且奪取若乾海濱城市後,武警機動第四支隊、機動第五支隊將作為後續梯隊迅速跟進,展開巷戰,並最終控制城市,以保證解放軍部隊可以放手甩下這些被攻佔城市,立即騰出兵力,向島內縱深或其他城市繼續攻擊前進。工程防化支隊也將尾隨機動支隊而迅速跟進,實施各項作戰任務,如摧毀街壘、爆破敵方工事、用毒氣和火焰噴射器攻擊地下掩體內的殘餘守敵,以及躲入地鐵站和其他非軍用地下空間內的潰逃之敵或疑似逃敵(由此可見,8月11日「香港」警察在地鐵站內違規使用催淚彈或許並非純屬偶然)。

根據以上分析,我們至少可以得出以下幾點看法:

首先,上述武警機動第四支隊、機動第五支隊、工程防化支隊甚至武警第二機動總隊指揮機關調往香港方向,說明瞭中共最高決策層預設的鎮壓規模比很多觀察家和評論人士所估計和設想的要大得多,也複雜得多(如攻擊地鐵站內人群)。

其次,上述福建武警機動部隊不僅負有鎮壓使命,而且有對武警駐粵各部隊乃至解放軍部隊實施監控的任務。中共需要時,即可用駐閩武警部隊為「福建強龍」,來壓住被視為「廣東地頭蛇」的駐粵武警各部隊。

其三,上述福建武警機動部隊不僅負有鎮壓和軍管的任務,而且有在對臺戰爭之前進行實戰演練的任務。具體而言,就是要在香港這個非共產黨統治區實地演練如何鎮壓民眾反抗、如何控制社會秩序、如何完成對城市的軍事佔領,從而為台海戰爭積累不可多得的實戰經驗。

其四,準備實施如此大規模的軍事鎮壓,說明中共最高決策層已經作好了在香港廢除「一國兩制」、實行「一國一制」的各項準備。這還說明,既然要在香港撕下「一國兩制」的偽裝,中共決策層應該已經同樣打算在臺灣問題上廢除「一國兩制」的統戰方針。「武力攻臺」將成為「完成祖國統一大業」的唯一選項,而「和平統一」將成為不可能選項或無效選項。

其五,美國總統川普在8月18日向外界證實,他已經批准向臺灣出售66架F-16V戰隼戰鬥機,這項軍售金額達80億美元。眾多人士將這項軍售看作美國在8月18日這一關鍵時刻對北京當局作出的政治、外交姿態,間接表達了對香港人民的支持和聲援。這樣的看法無疑是正確的。但其實人們還可以由此認識到,在地緣戰略上,這項軍售也是對北京當局準備繼香港之後在臺灣問題上進行軍事冒險的一個戰略警告和阻遏措施。

軍情分析四、「雪豹突擊隊」目標:李嘉誠?西方外交官?部隊首長?

有關「雪豹突擊隊」的報導相對較多,如臺灣《東森新聞》電視臺《關鍵時刻》節目8月16日播出的《北京與香港決戰!「雪豹突擊隊」待命,8.18遊行若失序「迅速平亂」!?》

「雪豹突擊隊」屬武警「王牌」部隊,其前身是為反恐目的而於2002年組建的北京市武警總隊第十三支隊特勤大隊。2006年,該大隊以「雪狼突擊隊」隊名對外公開。次年即2007年改隊名為「雪豹突擊隊」,其正式番號也轉為北京市武警總隊特種作戰大隊。2017年,在武警部隊調整改革中,「雪豹突擊隊」轉隸武警第二機動總隊,駐地由北京南移廣州,正式番號為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特戰第一支隊。(參見《表一》)

有鑒於當年「六四」後大批學生運動骨幹經由「黃雀行動」幫助或其他途經而安全出逃海外,筆者一度估計中共高層會吸取這一教訓,提前組建數十支抓捕行動小分隊(「雪豹突擊隊」混編其中),在中共大軍越境入港之際,對首批香港反對派人士分頭實施抓捕。8月29日,中共赴港大部隊越過深圳河進入香港特區。次日,抓捕黃之鋒、周庭、陳浩天等人,動用的幾乎全是香港警察。的確,從武器裝備和訓練素質等方面看,將哪怕少量「雪豹突擊隊」成員混編而用於這樣的抓捕行動,也屬於大材小用、小題大作。

首批列入中共黑名單者無疑還會包括黎智英、李柱銘、梁家傑、陳方安生、何俊仁、毛孟靜、羅冠聰、陳日君、何韻詩等人。這些人士現在似應呼籲國際社會和國際組織提供保護措施和進一步的道義聲援。這些國際組織應當包括聯合國、國際刑警組織、記者無疆界組織等,似還可通報海牙國際法庭。中共黑名單應該遠不止一份,名單上要逮捕者至少超過1,000人(甚至10,000人),分若干批次逐一逮捕。而這還只是較為保守的估計。

「雪豹突擊隊」(現駐廣州)和「獵鷹突擊隊」(現駐北京)為全國武警最精銳部隊。這樣的「王牌」既可單獨使用,也可與其他武裝力量配合使用或混編合成使用。合成使用如組建若干支抓捕行動小分隊,每一支小分隊都針對一位特定目標人士而設置,小分隊成員一般應為20至30人,由「雪豹突擊隊」、駐港部隊、港警速龍小隊、北京特派人員(來自國家安全部、軍委政治工作部、政法委等)等方麵人員組成。每支小分隊應該包括狙擊手、開鎖專家、黑客、翻譯等。

「雪豹突擊隊」的武器裝備不僅包括特型狙擊槍、激光槍、牆角槍(可「拐彎射擊」,用於巷戰)、結合原始武器和現代技術的小型弓弩(用於無聲行動)和撒網槍(可發射覆蓋面積16平方米的羅網,用於套捕目標人員),還有夜視鏡、無線圖像監測器(「眼珠」)、無線音頻接收器(「耳朵」)、軟管形偵察-攻擊系統(「眼鏡蛇」),等等。至2017年,「雪豹突擊隊」每名隊員的隨身裝備總值已經逾58萬元人民幣。

從「硬體」看,上述武器裝備最起碼是準備對付居住於壁壘森嚴的高宅深院、且有保鏢隊伍貼身護衛的「大佬級」人物的。像肖建華那樣僅有三五保鏢隨身的人物還遠遠夠不上這一級別。由此推論,即使中共抓人的黑名單上出現香港超級富豪李嘉誠的名字,也不會令人感到意外或覺得純屬例外。

從「軟體」看,作為武警的「雪豹突擊隊」與解放軍駐港部隊一樣,對其成員在法律知識、政策性、外交慣例、分寸感把握等方面有高於其他武裝力量或其他部隊成員的要求。因此,「雪豹突擊隊」有可能較多參加針對在港外國人的行動,亦不排除在某些情況下針對外國公司駐港總部甚至針對外國駐港領事館等目標及其人員遂行特種行動。這些「軟體」在混編小分隊針對外籍知名人士或高層官員採取行動時尤為需要。

「雪豹突擊隊」如果單獨使用,從「硬體」看,似乎最適合於擊斃對方部隊首長之類的特戰行動。這樣的行動一般對「軟體」方面要求相對不太高。

接下來的問題是,擊斃什麼樣的部隊首長?當然是臨陣倒戈、互相火拼或有其他嚴重亂軍行為的部隊首長。具體針對哪一支或哪些部隊的首長呢?從純理論角度看,「雪豹突擊隊」的威懾目標或潛在假想敵,首先應該是第83集團軍、第74集團軍、駐港部隊的首長。

因為萬一香港警察或大陸公安倒戈、火拼,武警或解放軍都足可對付。廣東武警和福建武警互相配合也互相監視,即使它們互相火拼或聯手造反,第74集團軍也足以擊潰它們,甚至將它們打殘。如果第74集團軍與其他武裝力量火拼,或勾結它們聯手造反,第83集團軍這條「中原強龍」重型裝甲為基礎多兵種合成的強悍戰鬥力和壓倒性優勢,也足以令它們望而生畏。假如駐港部隊與赴港部隊火拼,或駐港部隊依托香港有利於城市游擊戰的特殊條件起兵造反、北伐深圳,那麼,一個集團軍的兵力也足以讓它知難而退、望風潰逃。然而,所有這些或然性戰亂、可能性事件都涉及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這些火拼、反叛、亂軍的部隊,擊潰容易降服難。要使它們一下子喪失戰鬥力或突然大幅度降低戰鬥力,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斬首行動」── 擊斃對方的最高首長,使之群龍無首。而這正是這支武警特戰部隊的專長。所以,窺伺各路軍情、隨時準備實施「斬首行動」,應該是「雪豹突擊隊」投入香港方向的首要任務或潛在使命。

軍情分析五、解放軍第83集團軍 ──「中原強龍」

中共調兵廣東、用兵香港的最大軍情看點,就是「調動王牌軍前54軍南下香港」。此消息由自媒體視頻《路德時評》於8月12日獨家報導:《人民日報「黨衛軍大量集結深圳」…為什麼調動王牌軍前54軍南下香港?…》。據節目主持人路德介紹,情報來源於前54軍。迄今為止,筆者尚未看到其他媒體的相關報導,也無法確認8月29日開進香港的軍隊是否包括前第54集團軍的下轄部隊。但參照「六四」的歷史經驗和根據中共大規模鎮壓香港人民的兵力需求來看,前54軍南下廣東這一消息還是相當有可信度的。

前第54集團軍為解放軍陸軍三大「王牌」之一。這三大「王牌」是:拱衛京師的前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現中部戰區第82集團軍,軍部駐河北省保定市)、鎮守中原的前濟南軍區第54集團軍(現中部戰區第83集團軍,軍部駐河南省新鄉市)、戍防東北的前瀋陽軍區第39集團軍(現北部戰區第79集團軍,軍部駐遼寧省遼陽市)。(參見《表二》)

前第54集團軍(現第83集團軍)這個第二號「王牌」南下廣東,估計不會出動全軍,至多是出動主力。作為重型裝備的戰略機動部隊,第83集團軍最可能的任務應該是督戰和威懾,即作為「中原強龍」,來鉗制並震懾「嶺南地頭蛇」。具體而言,就是要對原先駐紮及新近進駐廣東省境內的各路武警部隊和各路解放軍部隊實施監控、牽制和防範。如果僅從官兵籍貫和駐軍地域上說,福建武警機動部隊「三廣」人員相對較少,可能不太需要多加防範。「三廣」幹部眾多的第74集團軍(原第42集團軍,軍部駐廣東省惠州市)、廣東省軍區部隊、駐港部隊以及各類駐粵武警部隊,都自然而然會成為第83集團軍的威懾目標或潛在假想敵。

第83集團軍南下部隊既然肩負督戰和威懾使命,估計會作為戰略預備隊而待命於珠江三角洲地區,對所有其他部隊擺出監控進退的督戰之陣,形成虎視眈眈的威懾之勢。因此其主力一般不會直接赴港實施鎮壓。但估計該集團軍會有一個團級建制的先頭部隊前出深圳、抵近威懾。當然也不排除8月29日入港大軍中包括該集團軍部隊的可能性。

無論如何,54軍(現第83集團軍)這個解放軍陸軍第二號「王牌」投入並使用於香港方向,再度說明中共最高決策層預先設定的鎮壓規模之龐大、鎮壓意圖之凶暴邪惡。該集團軍南下廣東,還反映出中共黨內、軍內派系鬥爭之凶險激烈。儘管黨內、軍內各派有可能在實施鎮壓這一點上達成共識,但中共專制政體本身無法避免的內鬥機制,決定了它在投入重兵鎮壓香港人民之際,比平時更有可能觸發內戰,甚至導致各地分離、獨立。

除了軍事方面的考慮外,中南海可能還有政治方面對54軍的陰險算計:如果在香港實施大規模鎮壓,作為「地頭蛇」的42軍(現第74集團軍)自然會欠下血債,你54軍也休想手不沾血、置身事外而逃避為我們中南海領導們分擔的罪責。正因為此,筆者沒有排除54軍(尤其是它的先頭團)直接參與鎮壓的可能性。也許有讀者會問,54軍不是已經參加過「六四」鎮壓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筆者不得不先提一下原北京軍區第28集團軍。當年「六四」期間,28軍不願向學生和北京市民開槍而消極抗命,一直拒絕向天安門廣場強行推進,最終沒有按命令規定時間抵達天安門廣場。中央軍委曾派出直升機飛臨長安街上空,向28軍下令開槍射殺堵路百姓,並催逼部隊立即強行突進。28軍官兵始終拒絕屠殺人民,其中3名軍人還憤而用坦克上的高射機槍向直升機開火連射。該集團軍雖然於1998年被撤銷建制,但歷史已經記載下了28軍這支英雄部隊的英雄官兵,北京人民、中國人民會永遠記住他們的這一不朽功績。

「六四」期間,54軍的表現僅次於勇冠群雄的28軍,位居第二,所以也為不少知情的北京市民所暗暗稱道。1989年6月3日至4日夜間,原濟南軍區第54集團軍向天安門廣場開進途中始終沒有向老百姓開過一槍,事後集團軍指揮官向北京戒嚴部隊指揮部報告:開進途中只接到了朝天鳴槍的命令而沒有接到向人群開槍的命令。54軍是唯一沒有接到開槍命令的集團軍。因此,至少在該集團軍抵達天安門廣場前,沒有向老百姓開過槍。

第54集團軍編寫的資料稱,在向天安門廣場開進途中,以及在天安門廣場清場過程中,整個集團軍沒有開過一槍。

雖然54軍開進途中毆傷百姓的情況還是比較嚴重,但該軍官兵也有很多人受傷。無論怎麼評說,這些官兵畢竟已經盡責了。軍隊不想真的與人民為敵,至少沒有向人民開槍,這已經足以令中南海最高決策層憂心忡忡、驚恐難抑。

54軍有退役老兵自豪地說,我們54軍沒有向北京人民開過一槍。28軍的老兵那就說得更為自豪。多年後,這兩個集團軍都有退役軍官私下透露:「就我們兩個軍沒有開槍打老百姓(大意)」。不無自豪之情,溢於言表。

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四川汶川發生大地震。時任濟南軍區第54集團軍軍長宋普選親自率部於13日凌晨登機出發,當天空運到災區投入抗震救災。除四川駐軍以外,54軍是最先抵達災區的部隊。接到胡錦濤以中央軍委主席名義要求濟南軍區馳援災區時,時任軍區司令員範長龍拍板出動54軍,準備置個人沉浮於度外。因為當時江澤民以所謂「軍委首長」的名義延滯、阻撓了大部分部隊的及時出動,甚至還全然不顧災區人民死活,先後幾度干擾溫家寳、胡錦濤指揮抗震救災。在此之際,54軍以人民安危為先、以人民利益為重,毅然奔赴災區。據說54軍(及濟南軍區)因此而受到過江派人物、時任總參謀長陳炳德等人的多重打擊責難,但四川人民、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54軍。

在共產黨這個「攪肉機」體制內,是壞人就爭相殘殺,是好人就莫名被殺。第54集團軍積了德,也就遭了殃。抗震救災部隊出動早,指揮官居然被視為危險人物,因為「在軍委領導意見尚未統一前,擅自挑選符合自己理解和口味的部分來執行(大意)」。為此,中共十九大前,時任軍委副主席範長龍差點落馬入獄,時任總後勤部部長宋普選也無緣成為十九屆中央委員。

你54軍因為抗震救災而已經幾度受罰,也算是可以過關了。但你「六四」沒有向人民開槍的「錯誤」,還得在這次香港危機中「改正」,能不能按黨性要求多殺幾個港人,就看你的表現了。否則,中南海不會饒了你。這就是中共體制內邪惡的潛規則。

在中南海的命令下、在與其他部隊互相挾持下,54軍(現第83集團軍) 也許會最終被逼無奈參與鎮壓,其他解放軍、武警部隊可能也會處於同樣境況。但是,希望這些部隊的將士們在未來的關鍵時刻,能像前蘇聯紅軍塔曼師那樣,堅決並突然站到人民一邊(此刻要特別警惕「雪豹突擊隊」等部可能發動的「斬首行動」)。如果這些人中間有誰擔心自己欠過的血債,就請想一想塔曼師。這支蘇軍「王牌」部隊過去並非沒有鎮壓過人民,但他們在關鍵時刻臨陣倒戈,堅決反對蘇共中央,並突然站到人民一邊。葉利欽跳上該師裝甲部隊第110號坦克演講的攝影畫面,把塔曼師為埋葬蘇維埃政權立下的歷史功勛作了永恆定格。這也是今天塔曼師作為俄羅斯軍隊「王牌」部隊的莫大驕傲。

另外,請這些人想一想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赫魯曉夫抨擊斯大林「肅反」迫害了上百萬無辜的黨員幹部和人民群眾,殺害了其中萬人,初步清算了蘇共的部分歷史罪惡。有人遞紙條提問:斯大林「肅反」時,你赫魯曉夫不正是最積極的追隨者之一嗎?你手上不也沾血嗎?赫魯曉夫問:遞紙條的同志是哪位?請站出來!(過了片刻)這位同志不敢站出來。而我當時身處的環境就跟這位同志一樣。正是為了改變這種迫使所有的人違背人性而爭相陷害、互相殘殺的政治環境,我們才需要政治改革!(全場掌聲雷動)

歷史前進得很艱難,但終究還是公正的:蘇聯人民、俄羅斯人民最終並沒有對赫魯曉夫這位歷史人物持否定態度。而列寧、斯大林則被蘇聯人民、俄羅斯人民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中國人民解放軍最高學府──國防大學前政委劉亞洲上將在2004年寫下一篇文章《對蘇聯「八·一九」事變的看法》。該文章裡的一段話給人以極為深刻的印象:「蘇聯社會主義從它誕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它要失敗的命運。列寧製造了無產階級專政,製造了階級鬥爭,製造了獨裁,製造了接班人制度,也就製造了自己和自己事業的墳墓。這就是規律。」

既然是規律,就具有普遍意義。我們不妨把劉亞洲將軍話裡的「蘇聯」一詞改為「中國」,把「列寧」一詞改為「毛澤東」,用它來說明中國的歷史趨勢:

「中國社會主義從它誕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它要失敗的命運。毛澤東製造了無產階級專政,製造了階級鬥爭,製造了獨裁,製造了接班人制度,也就製造了自己和自己事業的墳墓。這就是規律。」

筆者願以此言與駐港赴港的全體解放軍將士、武警官兵、大陸公安干警分享共勉。

此次香港危機之際中共的調兵遣將,尤其是第83集團軍南下廣東的動向,還給筆者留下了另一個印象:中共最高決策層似乎正在醞釀或已經建立了「全國維穩區劃」?套用一下中共的話語,它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把香港看作「敵佔區」或「准敵佔區」、把同屬粵語區的廣東看作「游擊區」,大概嶺南地區以北各省份才算「解放區」吧!長此以往,是否還應該把南方各方言區省份看作「新解放區」,而只有北方方言區各省份才算「老解放區」呢?那麼,那些少數民族聚居的自治區呢?為此,筆者且以「黑色幽默」作一《表三》於下,以有助於讀者思考和參考,同時也聊供讀者一樂(因為那麼長的文章讀下來,讀者辛苦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