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顔無恥!江澤民在床上談工作被谷牧當衆數落(圖)

2019-09-14 00:30 作者: 蘇久仁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江澤民因爲宋祖英被谷牧當衆數落,圖為江與宋祖英握手。
江澤民因爲宋祖英被谷牧當衆數落,圖為江與宋祖英握手。(網絡圖片)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漢奸出身,缺德無能,揹負血債,踩著六四愛國學子的鮮血上臺。江把牢大權的秘訣是「大家一起壞!」他腐敗治國、腐敗治黨、腐敗治軍,把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這些最壞最爛的人渣,扶上國家最重要的權位。江曾說出這樣一句話「悶聲發大財。」江還有一句話藏在肚子裡沒敢說那就是──「淫亂跟我來!」

「小沙龍」裡曾有一個熱門話題,有人說,江澤民和宋祖英的爛事,肯定是真事。谷牧活著的時候,當著江澤民的面數落他和宋祖英的關係,「這一幕,我在場。」

旁邊有人潑冷水:「吹牛吧!這樣的機密,怎麼可能讓你這無名鼠輩看見?」

爆料的人說,這算什麼機密?家喻戶曉的臭事,我都懶得說它!我的意思是,大夥罵江,沒冤枉他,傳的黃段子,江自己都認賬。

聽爆料的人這麼說,大夥不起鬨了,請他仔細說說。於是他講了下面的故事:

谷牧是什麼人?一個中共歷史上少有的幾朝元老。1975年,他被提拔當了國務院副總理,按毛澤東女兒李納的話說,「谷牧是毛澤東時代的最後一位副總理」。這個人在共產黨歷史上不僅資歷老,在毛、鄧、江、胡各時期都受到器重,在中共元老派裡很有人脈。2009年他的追悼會規格高低且不說,黨內高層到場的遺老遺少空前。

谷牧在鄧小平時代提拔了一個人,就是江澤民!鄧小平搞改革開放新政策,在「對外開放」上重用谷牧。中央以谷牧為主任成立了兩個部委級的委員會:國家進出口委員會和外國投資委員會。那時候江澤民在一機部正混不下去了,時任上海市長的汪道涵向谷牧力薦江澤民,說他符合鄧小平選拔幹部的「三化」:革命化、專業化、年輕化。1980年,谷牧調江澤民進「兩委會」任副主任,相當於副部長級別。江澤民的這一步升遷,是他日後仕途的關鍵一步。如果沒有谷牧這次提拔,江很可能就到哪個大學當老師去了,仕途上沒戲。

谷牧算作江澤民的恩師,江澤民常去拜訪谷牧。江登門謝恩,顯得有情有義,而實際上是江向谷牧討高招,求谷牧給他疏通各路關係,幫自己站住腳跟。鄧小平死後,江澤民掌了實權,玩不轉的時候,還是常登門拜訪谷牧,「請教老前輩」。谷牧心裡有數,所以對江澤民說話也從來不客氣。江澤民因為有求於這位「太上皇」,只能忍氣吞聲。

谷牧當面數落江澤民和宋祖英關係的這一幕,是在江宋醜聞鬧出來以後,江在台上的時候。那天我拜訪谷牧,是為自己經濟理論的若干困惑去討教。沒聊完呢,通報江澤民來了,我要迴避,谷牧說不用,你作陪好了。

江澤民見屋裡有生人,好不自在。谷牧指著我說,這不是外人,多聽聽他們年輕人的意見有好處。聽谷牧這麼說,我就不便離開了,江也只好聽命。

忘了說到什麼事上,谷牧突然批評江澤民,「現在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的,你和宋祖英的關係影響很壞嘛!」江澤民說:「我和宋祖英沒有關係,我們是研究工作。」谷牧:「工作關係?有在床上談工作的嗎?」江澤民說:「我們在辦公室裡談累了,休息一會。」見谷牧有點兒變臉,江澤民馬上站起來,說:「老前輩,您批評得對!關於和宋祖英的事,回去我一定把它處理好,請您放心好了。」谷牧說:「江澤民,你現在是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人,你要注意影響!」江澤民面紅耳赤,反覆說:「對,對,您批評得對!以後我一定把這個解決好,不再讓老前輩為我操心。」谷牧說:「我們老了,幹不了什麼了,你們還年輕嘛。」江澤民說:「您放心好了。」說完告辭,出門前還向我點了點頭。

故事講到這,有人忍不住插話:「江真向你點頭啦,什麼意思啊?」講故事的人說:「請我為他多多包涵,別往外傳唄,還能有什麼意思?你想想,他在我這麼個無名鼠輩面前,讓谷牧訓成那副熊相,多掉價啊!這一幕,連同我這個目擊者,讓江澤民什麼時候想起來什麼時候暈,肯定如鯁咽喉。他不敢惹谷牧,敢治我呀,幸虧谷牧死得晚,我不該命絕。」

大夥都笑了,都說這個故事太給力了!此後江澤民與宋祖英在床上談工作一事在中國大陸就變得家喻戶曉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