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懼中共封殺!黃耀明:絕不向霸權低頭(組圖)

2019-10-03 07:52 作者: 李樂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馮玉蘭(左起)、何芝君與黃耀明,在港加聯舉辦的晚宴上與華人社區展開對話。(圖片來源:看中國攝影圖)

【看中國2019年10月3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樂採訪報導)9月29日,香港著名歌手黃耀明《明曲晚唱》2019美加巡迴演唱會,在加拿大多倫多圓滿落幕。次日,黃耀明與香港社會活躍人士何芝君教授,以及港加聯會長馮玉蘭在港加聯舉辦的晚宴上,接受了《看中國》記者的採訪。他表示,中共政府的霸權已經蔓延全球,「你們要明白,這不是針對中國人的(抗爭),不是針對中國文化,我們是針對霸道的(中共)政權。」

逃亡美加?黃耀明回應:中共五毛謠言

香港資深音樂人、2018十大中文金曲金針獎得主黃耀明,早前因支持「六四」及雨傘運動遭到中共封殺,此次他的美加巡迴演唱會,也被中共五毛鋪天蓋地說成是「逃亡」。

對此,黃耀明在9月30日港加聯深談晚宴上接受《看中國》記者採訪時表示,這種說法十分可笑,「我覺得(中共五毛)這個說法很傻,都沒用腦子。我都說要外出演出,過幾天就返回香港。所以我依然會同香港人繼續抗爭下去。」

黃耀明透露,面對香港衝突的進一步升級,他本來打算取消這次美加巡演,但想到這幾個月以來,香港得到了很多國際社會的關注和支持,是非常重要的,「我雖然本身不是政客,這6場也不是政治集會,但是大家來到都很希望能夠喊喊口號、唱歌。但是我的歌裡面很多都是關於社會,關於政治,我覺得,好多人留言給我,說很開心來看演出。」

馮玉蘭:「十一」是香港和大陸民眾的「國殤日」

港加聯會長馮玉蘭在晚宴交流會上表示,來自於香港的音樂家黃耀明,是一個非常前衛,而且非常關注社會運動、非常敢言的音樂人。另外還有何芝君教授,她也是社會運動活躍的參與和組織者,港加聯非常高興能夠請到他們,並希望能夠趁這個機會,看看未來怎麼更有效的在香港能夠爭取到5大訴求,「在國際社會,我們也可以做一些交流,看看我們在國際社會方面,怎麼可以以後能更有效的支援香港的運動,希望有那麼一天民主之花可以真正在香港和大陸遍地開花。」

馮玉蘭說:「今天是10月1日,是中共的‘國慶節’,但對很多守護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香港人民以及大陸人民來說,這是一個國殤日,因為這標誌著中共透過非法的手段,奪取了中國大陸的政權,而且在過去這70年執政以來,無論是在大陸還是今天的香港,中共那個暴政,完全是全面鎮壓著人民的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權,各個方面。」

「暴政之下 反抗是合理之事」

由於中共媒體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報導,播出的都是所謂的香港年輕人破壞公共設施的畫面,因此許多大陸民眾不瞭解香港發生的真實情況,認為香港示威者是暴民,對此,馮玉蘭表示:

其實香港有一句話說得非常精準——沒有暴民,只有暴政。因為現在香港所發生的一切,當然有一些市民他可能因為憤怒,因為被砸,因為被鎮壓,無理的鎮壓,而且當中也有一些人死亡,大家當然是非常憤怒。那麼你在暴政的底下,大家起來反抗,這個是一個非常自然的事情,而且你可以看得到,所有的市民雖然他們有所反抗,但是從來沒有破壞其他市民的商店或者是公告設施。他只是針對一些有象徵性的建築物,或者是政府的那個建築物,或者是一些對他們進行鎮壓的人員,才會進行這個反抗,所以他們是有針對性、有選擇性,不是趁這個機會來搶劫,完全沒有這個事。反過來有很多垃圾,他們都把他收拾起來。

在警察放催淚彈,或者是要攻擊其他市民的時候,他們也幫助這些市民安全逃離,把市民護送離開這個被影響的地區,他們真的是全民一條心,大家互相協作、互相支援,來對抗這個特區政府,這個傀儡的政府,而且也對抗警察的暴力鎮壓。是非常有針對性,我覺得他並不是一般人所說的那種暴行,他只是因為受到了攻擊而反抗,這是一個非常合理的反抗行為。

何芝君:武力鎮壓時 就是暴政自掘墳墓開始日

香港社會運動活躍人士何芝君教授,對為什麼這次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起香港人這麼大反應,表達了她的看法。她說:「原本的條例一通過,你的擔心就成真了,其實加拿大都有2-3個人無辜被關在拘留所,一個被判死刑。當時我們香港人除了擔心自己之外,也都看到這個條例的修訂會影響到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人們過境都會引起恐慌。」

何芝君說:「希望大家能夠問政府這個問題。不光是香港的警察,已經用到了上面(中國)的武警。這是個很嚴重挑戰一國兩制,是他們自己帶頭破壞,毀壞這個一國兩制。政府要再三考慮,收回這個情況。不好說一套作一套,紙包不住火。中共政府應該明白,強權是征服不了一個民族的。當然不是說香港人是個民族。大家看看歷史,暴政都是一時風光,但用到武力鎮壓的時候,就開始自掘墳墓了。」

黃耀明:已做好長期抗爭準備

談及這次美加巡演,黃耀明表示:「我的(美加)演出,突然間找到了大家的一種連繫,香港和外地的連繫,找到了一種互相幫助的方法,一起抵抗(中共)霸權。面對這種霸權,你越退讓,它就會得寸進尺。文明社會的人要團結起來,對付霸權。」

被問是否擔心在加拿大會像何韻詩在臺灣一樣被人淋紅油漆,黃耀明回應說,他在加拿大完全沒有遇到類似事件,亦相信加拿大的文明。

黃耀明認為,中國大陸(中共)的那種霸道現在已經蔓延全球。其實每個地方的人都應該擔心,但又不需要擔心,「因為他們就是想讓你擔心。我覺得大家行事小心點就可以了。因為不需要擔心那麼多,我們是在一個文明的社會裏,當然臺灣都是一個文明的社會,只是有些人的腦子被膠住了。」

目前,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已經持續100多天,黃耀明分析,隨著「十一」來臨,香港的局勢可能會更加緊張,但他已經做好了長期抗爭的準備,因為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經歷過雨傘運動,因此已經習慣了這種緊張,只是這100多天比雨傘運動更加緊張。


黃耀明手持《看中國》報紙,表達對獨立敢言華文媒體的支持。(圖片來源:看中國攝影圖)

「我們不是搞港獨 只是反對霸權」

現場有媒體記者問黃耀明,作為香港少數肯發聲的藝人之一,是什麼力量使他能夠堅持下去?

黃耀明答道:「我想,剛才也有跟這裡的朋友講,我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時候已經去上街了,我其實經歷過好多不同的事情。我這一代經歷過好多不同的啟蒙,就如這次的反送中,其實對於我來講,這個是好logical(合乎邏輯)會參與的運動。我已經為其他事件站出來這麼多次了,沒理由這次我要退讓,我這次一定要站出來,這次更加重要,這對香港人來講是更加重要。最基本的一件事,我從來都沒想過我是個什麼人,我的藝人身份,或者我是不是中國人,我覺得最重要一件事,我是一個公民,每一個文明社會,公民應該有的權利和義務。」

黃耀明亦希望大家千萬不要誤會香港發生的事是在反中國人,其實香港人只是在反對霸權,反對這個政權想在香港實行的惡法,「香港基本法是賦予香港具有高度自治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這是基本法賦予香港的。我們並不是想搞什麼港獨,所以我們針對的是那個政權管治香港的方式。我有好多歌迷,無論在香港還是在哪裡的show(演出),都有中國大陸的歌迷來看我。我都跟他們講,你們要明白,這都不是針對中國人的,都不是針對中國文化,我們是針對霸道的(中共)政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