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視荷花為命根子 寫出天下第一文章(組圖)



荷花已經被文人視為是士君子品質的高潔象徵了。(攝影:陳燕)

不知道有人是否做過統計,中國古代文學作品中以荷花為主題的詩文究竟有多少?!荷花,最早在中國古籍中出現可上溯到《爾雅》,其文說:「荷,芙蕖;其莖茄,其葉蕸,其本蔤,其花菡萏,其實蓮,其根藕,其中的,的中薏。」如此細緻而沿襲至今的命名,在中國植物史上是罕見的。荷花,最早在文學作品中出現可追溯到《詩經》,其中多有關於荷花的描述:「山有扶蘇,隰有荷華」、「彼澤之陂,有蒲與荷,有美一人,傷如之何」、「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碩大且儼」,已將蓮花指代冰清玉潔的女子了。千百年來,荷花早已是文人墨客爭相歌頌的君子花了。倘若將中國人自古以來歌頌荷花的詩、詞、文、賦集合起來,是足以編成一部蓮文化大書的。

縱觀讚頌荷花的詩文,可以發現古人投射在荷花上的雅趣和情致十分哲理化,荷花已經被文人視為是士君子品質的象徵了。如此,再加之佛與道對蓮的宗教化,荷花的形象就更崇高了。其實,依筆者淺陋之見,我倒是最喜愛李漁寫荷的文章。在筆者所看到過的寫荷的詩文作家中,李漁是一個少有的將高潔的荷花平民化的作家。

李漁在他的《閒情偶寄》裡寫了《芙蕖》一文,將他對荷花的酷愛表達的淋漓盡致。他自稱「予夏季以此為命者」,並稱他有四個命根子(「春以水仙、蘭花為命,夏以蓮為命,秋以秋海棠為命,冬以臘梅為命」),而荷花這一命根子最重要。只無奈「無如酷好一生,竟不得半畝方塘,為安身立命之地」。只好挖了一個斗大的池塘,栽了幾枝荷花以聊慰心願。然而,李漁在此文中,卻沒有站在一般的名士角度去描寫荷花的情趣意態,而幾乎以一個平民百姓的口吻去歷數了「芙蕖之可人」的理由,給人一種前所未有的欣賞荷花的獨特感受。

荷可目

其一是「可目」。李漁講道,一般的鮮花開放的時間,只在花開的那幾天,在此之前和之後,都是過了期限而不開放的季節,而荷花卻不是這樣。從荷的嫩葉出水的那天起,就能「點綴綠波」。到了它的莖和葉出生之後,則「日高一日,日上日妍,有風既作飄颻之態,無風亦呈嫋娜之姿」。這樣,花尚未開放之時,人們已先享受了它的無窮的嫻雅的風情。那麼,到了它的花蕾形成並開放的時候,「菡萏成花,嬌姿欲滴」。後開的又緊接著先開的,從夏天到秋天這段時間,它都可以供人欣賞。即使待到花凋謝之後,它又「蒂下生蓬,蓬中結實,亭亭獨立,猶似未開之花,與翠葉並擎」。不到白露下霜,荷花是不會停止它施展生命的努力的。如此詳盡描寫荷花生長過程中給人以不同視覺享受的文字,我是只有從李漁此文中才見到的。

荷可鼻

其二是「可鼻」。這裡講的「鼻」,其實是「嗅」的意思,是用鼻子去嗅聞荷花之香。李漁寫道,荷花既有「荷葉之清香」,又有「荷花之異馥」,並藉以避暑而暑熱就會消退,藉以乘涼而涼氣就會產生。古人詩詞中對荷香也多有描寫,如「風來香氣遠,日落蓋陰移」、「荷香銷晚夏,菊氣入新秋」、「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等,但將荷香細緻的分為「荷葉之清香」、「荷花之異馥」,恐怕也是李漁的創造了。至於荷香「避暑而暑為之退,納涼而涼逐之生」的細微變化當然還有些誇張的感受,只有他自己「湖色映晨昏」時在荷塘邊「荷香隨坐臥」乘涼時才能體驗到的。由此可見,李漁作文妙在獨出機杼,不襲前人的特點。

當然,讀文至此,李漁並沒有突破歷來文人對荷花的題詠讚頌的立場和思路。李漁的前輩和同輩名士寫蓮,一般都是在「看」之外再寫對於荷花的「聽」與「聞」,然後在此基礎上寫荷花給予自己獨特感受的。然而,李漁之所以為李漁,就在於發人所未發,言人所未言。他行文至此,突然筆鋒一轉,從實用的角度濃墨重彩地寫了荷花的「吃」與「用」。


李漁對荷花的描述獨樹一幟,李漁認為,荷花具備可口、可目、可鼻、可用四大功效。(攝影:李芳)

荷可口

其三是「可口」。其實,文中論述荷花「吃」的內容只有一句:「至其可人之口者,則蓮實與藕,皆並列盤餐,而互芬齒頰者也。」意思是,至於荷花令人感到好吃的地方,則有蓮子和藕,都可以放到盤子裡供人食用,使人食之滿口芳香。然而,就是這麼一句,在古時的文人圈子裡已屬不易。

說來令人費解,中國古人對於花木的認識,最初是從「吃」開始的,然而隨著千百年來文人們對於花木的觀賞越來越「雅」,反而以言「吃」為「俗」了。神農氏遍嘗百草百花,使得花草成為華夏民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食物和藥物來源。《詩經》在農事敘述中,論及多種植物用途是「食我農夫」。本來,花木的用途主要是實用和觀賞,但以後在文人墨客的詩文中卻只有寓目娛情和比德言志的觀賞價值了。這裡,李漁大膽地說出荷的「吃」的價值。

荷花真是渾身是寶啊!它的「吃」的用途在於食用和藥用。藕是很好的蔬菜,可以用來多種烹飪,如傳統的藕片夾肉、八寶釀藕、炸藕盒等,我家至今每年夏天喜愛食用清炒藕片,清爽可口。蓮藕和蓮子的更多食用是製作為點心,傳統的有蓮子粥、蓮房脯、蓮子粉、荷葉粥等等,舉不勝舉。

在清代袁枚的《隨園食單》中,就介紹了荷製作的幾種點心。如熟藕,「貫米加糖自煮,並湯極佳。」如蓮子,「小熟抽心去皮,後下湯,用文火煨之,悶住合蓋,不可開視,不可停火。如此兩柱香,則蓮子熟時,不生骨(發硬)矣。」還有藕粉等。《紅樓夢》裡也有吃藕粉桂糖糕、建蓮紅棗兒湯的描寫。清代《京華春夢錄》記載:「青蓮雪藕,以都門素鮮荷池,求過於供,價值乃昂。暑筵初列,盛以晶盤,出諸瑤席,老饕鮮有不攮腕而爭取者矣。」由此記載看,新鮮上市的藕,在南方極多,可在當時的北京卻是希貴之物。荷花還有極高的藥用價值,《本草綱目》中記載說荷花、蓮子、蓮衣、蓮房、蓮須、蓮子心、荷葉、荷梗、藕節等均可藥用。蓮葉、蓮花、蓮蕊等還是中國人喜愛的藥膳食品,可見荷花食文化的豐富多彩。

荷可用

其四是可用。白露下霜後,荷的敗葉「冷落難堪」,似乎成了廢物。然而,將它摘下收藏起來,又可作「經年裹物之用」,放在那裡用來常年包東西。

李漁有一首《憶秦娥・詠荷風》詞,讚美荷花「清濃各半,妙能調和」,表達了賞荷的獨特審美意趣。既讚頌了荷花「無一時一刻,不適耳目之觀」的君子之風,又讚賞了荷花「無一物一絲,不備家常之用」的實用之利。可謂「有五穀之實,而不有其名;兼百花之長,而各去其短,種植之利,有大於此者乎?」

李漁一反歷代文人常態,歷數荷花在萌生到凋謝的過程中,對於人類的種種用場,遣詞造句看似平常甚至平庸,但由於傾注了對夏日荷花那種相依為命的情感,使人覺得荷花是那樣的適人心意,反而讓人從字裡行間讀出一種獨特的韻味與魅力。故《芙蕖》作為以平民化情致來欣賞歌詠荷花的天下第一文章,不為過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