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沒有武器 只有不服從的態度(圖)

2019-10-10 09:55 作者: 江靜玲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0月6日下午,香港網民發起「反極權反緊急法大遊行」。
10月6日下午,香港網民發起「反極權反緊急法大遊行」。(看中國 李天正攝影)

【看中國2019年10月10日訊】1968年,當捷克共產黨領導人杜布切克發起一項「給社會主義一張人性面孔」的自由計畫時,讓他在莫斯科的蘇聯老大哥大感震驚,最終把坦克駛進了捷克首都布拉格,引爆舉世震撼的「布拉格之春」鎮壓行動。

這個源自於布拉格的自由計畫,並非試圖推翻共產主義政權,只是希望它可以成為更自由、更現代和更高度人道的社會。然而,莫斯科方面並不這麼認為,莫斯科把發生在捷克的自由計畫視為一種病毒,擔心它會散佈到其他華沙公約國家。

逾半世紀後的今天,我們看到了2019年的香港———那裡的人民走上街頭也未企圖推翻中國共產主義政權,只是爭取選舉、結社的自由與權利,確保維護香港公民社會制度。但北京方面不這麼認為,中共擔心香港抗爭會成為一種政治傳染病,影響習近平政權的中國統一強國夢。

儘管北京方面對這一波香港因為反送中引發的一系列抗爭事件,迄今保持高度審慎克制立場,但在以法治為名的大傘下,北京對香港下手越來越重,示意香港警方大肆拘捕外,並默許香港特區政府啟動52年來均未使用過的《緊急法》訂立了「禁止蒙面法」。香港行政首長林鄭月娥稱,啟動《緊急法》不代表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但香港今夏以來進入日益惡化的不安情勢,卻是全球有目共睹。

一場由200萬香港社會各階層和背景人士展開的和平示威事件,為何會發展成為必須出動荷槍實彈的警察維安的局面?並在此刻引用英國在殖民香港時代於1922年頒布具強烈爭議性的《緊急法》,這個當年鎮壓香港海員大罷工賦與港督的緊急權力,爾後僅在1967年香港「六七暴動」時啟用過。這項《緊急法》因為賦與港府過大權力,長久以來備受爭議,英國固然是該法的始作俑者,但在離開香港22年後,對中國香港特區政府此時竟然搬出此一港英殖民時期的厲法對付一起由和平示威開始的事件,英國朝野莫不感到巨大震驚。

令人更關切的是對通訊、出版、入出境、拘捕、羈押和驅逐出境可採取行動的《緊急法》非現階段港府許可權的終點。《公安條例》可讓港府宣布香港進入戒嚴;《基本法》則允許港府要求中國政府直接介入香港。港府如今祭出了《緊急法》無異於打開了準備動用這一連串終極手段的大門,為其他兩法鋪路。若真如此,香港抗爭將被迫走上一條不歸路。

從現狀觀察,港府正把香港推向一條與中國漸行漸遠的道路。更甚者,香港這一波的抗爭並逐漸擴展到香港之外,聲援香港和香港人的聲浪在世界各主要城市此起彼落,香港儼然已成為與當代極權體制對抗的代表,一如香港歌手何韻詩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作證時所稱,香港抗爭是「捍衛全球普世價值的一場戰爭」,需要國際社會與香港併肩。

港府引用《緊急法》制定「禁止蒙面法」後的那個週末,我們看到更多香港人戴著口罩走上街頭示威─——這些行走在雨中的香港人,他們沒有武器,只有不服從的態度。

50年前,在布拉格,那些走上街頭響應「給社會主義一張人性面孔」的群眾,面對莫斯科當局的鎮壓,也沒有武器,只有不服從的態度。布拉格之春讓捷克付出慘重代價,但他們爭取自由和改變的勇氣讓人們更加看清共產黨政權的本質,埋下後來東歐共產黨政權垮臺、蘇聯解體的種子。

歷史像一面鏡子,今天的香港站在一個重要的分水嶺上。若北京到現在還認為透過嚴刑厲法可以壓制香港抗爭,或以應港府要求為由直接介入香港鎮壓,香港這股星星之火,必將燎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