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拘捕商場保全 工會怒斥:不受限制的野獸(組圖)


因為不讓香港警察進入私人地方執法,新港城中心的5名保安員被拘捕。「反送中」支持者陸續到商城聲援抗議,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怒斥港警已成為「不受限制的野獸」,公信力及形象大幅倒退。
因為不讓香港警察進入私人地方執法,新港城中心的5名保安員被拘捕。「反送中」支持者陸續到商城聲援抗議,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怒斥港警已成為「不受限制的野獸」,公信力及形象大幅倒退。(圖片來源:Fb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10月10日訊】因為不讓香港警察進入私人地方執法,香港新港城中心的5名保安員(保全)昨日被依「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拘捕。聞訊後,「反送中」支持者當晚陸續到商城聲援抗議,人是越聚越多。對此,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在臉書上發聲明,稱是拘捕,明顯就是想恐嚇前線保全,又怒斥港警現時已成為「不受限制的野獸」,公信力及形象大幅倒退。一位法律人表示,警方高層多次誤導市民法律解釋,並試圖掩飾前線警務人員違法行為。

港警拘捕商場保全 遭港人聲援抗議

綜合報導,7日晚間,一批港警欲進入新港城中心,可是5名保安聯手擋住玻璃門,並且表明拒絕他們入內。然而港警仍成功突破闖入,隨即快步衝向鎖定嫌犯;在過程中,一名男保安伸手抓住一名警員未果,之後還伸出雙手試圖阻擋警方前進。

港警表示,當晚獲報有人破壞新港城中心的店舖跟連接商場的港鐵馬鞍山站設施,警員進入商場後,也有人阻礙進行調查。結果9日中午在馬鞍山區,拘捕年齡介乎28到62歲的3男2女,5人涉嫌「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案件交沙田警區重案組第二隊跟進。

仍在當班的新港城中心保安表示,涉案的5位保安下午3時半準時上班,隨後其上司要他們自行前往馬鞍山警署,相信5人是抵達警署後才被捕。

有消息稱,保安公司已安排律師協助他們。而沙田區議員丁仕元昨晚7時許在臉書發文表示,目前已經有兩名保安獲得保釋離開警署,其餘3人也可望獲保離開。

職工總會怒斥港警:「不受限制的野獸

以下為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在臉書專頁上的聲明全文:

今天傳媒報導,警方以「阻差辦公」罪名拘捕五名新港城保安。本會對是次濫捕感到非常憤怒,此舉明顯意圖恐嚇前線保安員,必須無條件放任警察進入私人地方。當警權監察機制徹底失效,警員已成為不受限制的野獸,香港市民人人自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辦濫權警員,革除制度流弊,已成為當下香港社會最迫切的問題。

事緣2019年10月7日,大批警察在馬鞍山新港城門外試圖闖入商場,幾名保安員一度攔阻,未幾已被警察強行推門進入。警方在10月8日的記者會表示,接報新港城有店舖及港鐵站設施被破壞,所以需要進入商場處理。但事實上,當晚警方並無調查被破壞的店舖和港鐵站,只是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名拘捕了一名男子。

《警隊條例》清楚界定,只有在「有理由相信須予逮捕的人」在私人地方時,警方才可以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進入私人地方搜查。假如警方不知道犯案人的身份,則進入私人地方只可能是為了初步調查,而非合理懷疑有「須予逮捕的人」身處涉案地方。與此同時,當警察要求進入私人地方,市民有權要求他們提供原因,解釋有何合理理由相信有「須予逮捕的人」在該地方,例如須予拘捕人士的所干犯的罪行、衣著、特徵,以及認為須予拘捕人士已進入或置身在私人地方的原因。要求警察澄清以及與警察理論,並不構成阻差辦公。

只要警方能夠清楚提出合理理由,表明須在緊急情況下作出拘捕行動,前線保安不可能蓄意阻撓執法。今次拘捕行動,明顯旨在恐嚇前線保安員,必須在任何情況下聽從警察指示。今天警察的權力無從監察,濫捕成為常態。民意調查顯示八成市民表明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特區政府依然冥頑不靈,繼續包庇濫權的前線警員,足以說明從上到下,香港警察均已出現制度性腐敗。

假如保安員有刑事案底,將無法申領保安牌照。無論攔阻警方是否出於上級指示,物業管理公司都有責任全力支援被捕的保安員。香港社會現正處於非常時期,保安與警方交涉時存在法律風險及行業風險,揹負巨大壓力。本會呼籲市民,體諒前線保安員的困難,避免苛責身不由己的基層員工。與此同時,本會向香港政府嚴肅警告今天警察的公信力及形象,已大幅倒退到廉政公署成立之前的年代。以強權惡法壓制人民,縱能逞一時之快,長遠只會置香港警察於萬劫不復之地。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2019年10月9日

港警真是可以出入私人地方?

對此,一位法律人士「法夢」表示其看法,以下是節錄:

我們留意到警務處防止罪案科就警務人員於私人地方執法向香港物業管理協會發信,稱警務人員有權進入私人地方執行職務。

但我必須強調,警務人員獲法律賦予若干權力,但是這些權力並非絕對,不是執行每一種職務(尤其是牽涉到市民法律權利受到干預)都可以在沒有有效搜查令下進行的。

終審法院指出,警務人員必須在作出拘捕時已有真實懷疑(genuine suspicion)疑犯已犯罪行,而他必須有客觀證據支持相關罪行的元素經已符合。其次,當市民遇到警務人員要求進入私人地方,有權利要求他們提供原因,解釋有何合理由去相信有須予逮捕的人在該地方。

警民衝突日益加劇,前線警務人員卻繼續肆無忌憚地濫權,警方高層多次誤導市民法律解釋,並試圖掩飾前線警務人員違法行為。若警隊繼續濫權的話,會導致以後沒有市民願意合作,警方工作只會更加困難。我希望在此奉勸一句「香港警察,behave yourselves(是眾數的,林志偉先生)」。

全文點此觀看。

2019年10月7日,香港網民發起《禁蒙面法》示威活動,多區發生警民衝突。圖為太子、旺角、油麻地現場。
2019年10月7日,香港網民發起《禁蒙面法》示威活動,多區發生警民衝突。圖為太子、旺角、油麻地現場。(圖片來源 : 龐大偉/看中國攝影圖)

憂就醫被捕 反送中示威者投奔地下診所

港警連私人地方都能毫無顧忌闖入,也難怪許多在抗爭中受傷的港人,為了避免被捕,不再前往公立醫院就醫,反而通過非正規管道尋求醫療協助。

醫療人員私下通過加密通訊軟體Telegram建立一個名為「地下診所」(Hidden Clinic)的群組,幫許多反送中抗爭傷者進行治療。

據地下診所表示,目前已經治療300到400名示威者,傷勢包括骨折、脫臼、挫傷或者長時間吸入催淚瓦斯引發的咳血。

依該團隊統計,過去一週,示威者的傷勢越趨嚴重。一名擅長中醫的醫護人員說,她已經治療60到80人了,當中許多傷勢都是由催淚彈或其它發射物體所造成。這名女子以針灸免費幫示威者減緩疼痛。

這些案例顯示,反送中運動受傷的人數可能超過公立醫院所統計之1235人,這些數據來源是18家香港醫院的急診部。

香港社會目前信任度很低,因此統計傷者和醫護人員人數十分困難。但是根據訪談結果,私下接受醫療救治的規模很可能超乎想像,這也代表示威者擁有相當的社會支持度。

2019年8月5日香港荃灣區抗議活動中發生衝突後,一名受傷男子坐在街上。
2019年8月5日香港荃灣區抗議活動中發生衝突後,一名受傷男子坐在街上。(圖片來源 : 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一名黃姓女實習醫生透露,其主管並不知道她是地下診所的成員。她通常在結束輪班以後,在晚上根據示威者傳來的照片做初步診斷後,再透過地下診所聯絡網,安排示威者接受更進一步的問診和治療。

黃小姐說,港府所公布的受傷人數不準確,因為示威者在不信任港府的情況下,會為了避免被補而選擇強忍著疼痛。

她表示,有時地下診所的醫護人員會替示威者進行簡易治療,使他們可以延後幾天去公立醫院就醫,如此病患就可以在問診時堅持自己不是最近在街頭抗爭中受傷。

7日港警在屯門拘捕多位示威者,當中包括一名19歲的孕婦,隨後她被送往屯門醫院。有網民爆料,當晚有男警闖入產房內看守,引發醫護人員及孕婦不滿。該醫院的一位護士兼助產士,公開指控警方「撒謊」。(詳報導:19歲孕婦被捕入院 港警闖產房監視「看光光」

這樣的例子似乎驗證了反送中抗爭者對在公立醫院就醫的疑慮。對於港警罄竹難書的惡行這幾個月來各界痛批不斷,可參考這篇報導的內容:港警當街濫捕多位少年 目擊者:形同綁匪

另外,支持地下診所的醫師表示,他們是因被示威者感動而決定投入志工行列。有一名中醫師說,「這些孩子是在為整個世代的自由奮鬥,而對跟我一樣不敢上街示威的香港人來說,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治療他們的傷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