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中國GDP下降40%與失業率超50% (下)(圖)

——中共滅亡在即之宏觀數據分析

2019-11-12 07:30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2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9年11月12日訊】(接前文

四、出口GDP暫時穩定,失業率超過50%

中美貿易戰爆發後,中國整體出口嚴重受挫。雖然GDP 變動較小,但真實情況極其嚴重。根據中共官方數據,2019年9月出口按美元計算下降3.2%,同時人民幣從2018年9月的6.8,跌到2019年9月的7.1水平,美元升值超過3%。兩者相抵,按人民幣計價的出口幾乎沒變動。 

在出口GDP中,產品出口是主要部分,整體嚴重受挫,即GDP 明顯下降。隨著川普(特朗普)增稅,中國出口產業鏈遭到沈重打擊,9月對美出口下降22%。外資企業大規模遷出,越南印度等地開足馬力生產成為共識。日本對中國的設備出口降幅達50%左右,韓國對中國的電子出口也大幅下降。這些數據都表明,中國生產的基礎和補充在急劇下降,意味著產品出口明顯下降。

生產設備的大量遷出,以及零部件出口金額虛報,是出口金額(GDP)穩定的主要原因。中國出口總體金額保持穩定,與產品出口情況差距巨大。兩者差異的主要缺口,來自於生產資料的出口。在國內大規模關廠後,生產設備大量外遷。生產設備離開中國,進入東南亞和南亞國家,變成重要的出口項目(並獲得退稅)。另外,很多中國零部件仍然供應東南亞和南亞,通過提高零部件的報價,獲得更多的出口退稅。這兩種出口產品,表面上支持當前的出口GDP數據穩定,同時意味著中國生產能力的大規模喪失。

在出口生產的失業率方面,與2015年相比超過50%。出口生產的失業率是長期趨勢,主要分三大階段:

A、2015年之前的不斷減少階段。2008年時,中國以血汗工廠出口為主,沿海地區遍佈上萬人、幾萬人、十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的大中型血汗工廠。到2015年,大量舊形式的血汗工廠減少或消失,幾萬人就算很大的出口工廠。 

B、2015年後,中共的主動增加失業階段。中共在2015年後實施一系列操作,包括環保風暴、供給側改革、房地產漲價去庫存、高質量發展、爆炒房租等措施,剿滅大部分中小型出口工廠,剩餘工廠舉步維艱。大型工廠獲得更多資源,成為出口主體。即使出口金額不變或者有一定增幅,在大型出口商佔據主導後,出口生產的就業人員也大幅減少,失業率大增。

C、2018年後,川普進一步增加中國失業。中美貿易戰開始後,外資加緊全產業鏈外遷,進一步成批消滅出口就業。比如,在川普增稅後,服裝加工和傢俱櫥櫃等生產,遭到沈重打擊或毀滅性打擊。中國近年出口大頭的電子和手機大規模外遷,鞋帽等生產則受明顯波及。各種因素疊加,失業率急劇上升。到2019年4季度,出口行業裁員幅度超過50%。

以手機為例。手機是中國近年電子行業出口GDP增長的主要部分。但是,在中共和美國的共同操作下,中國手機生產由盛轉衰,進而快速崩盤。相關趨勢的原因,我在《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和《中共滅亡在即》等書中,都有系統分析。

根據中國官方數據,2018年,中國手機出口11.17億部,同比2017年減少8.1%。同時,出口金額達到1408億美元,同比增長超過10%。數據充分說明,出口手機單價提升接近20%,屬於中共最喜聞樂見的「高質量發展」。另外,2018年1-11月,印度從中國進口手機降幅約為75%(3/4,說明印度手機產業鏈已經足夠成熟。

以上數據與2019年中國市場的重點變化,共同反應手機出口GDP和失業率的整體趨勢:

A、2018年GDP增長背景下的就業衰退。出口銷售金額和銷售數量的差異,說明出口GDP增長的同時,出口生產的就業人數減少,實際失業率上升。從GDP的角度,經濟在增長,從社會的角度,經濟在衰退。

B、2018年單機售價提高近20%,升幅非常大。手機單機售價如此大幅度提高,只會源於三個因素,一是蘋果手機提價幅度不足20%,弱化手機的整體漲幅。蘋果繼續在中國生產,隨著新機發布而提價。但是,蘋果手機提價不到20%,並不是漲價的主要力量。二是華為等大型手機生產商,其外銷手機數量大幅增長,單價較高,成推動漲價的主要力量。三是低價手機生產出口大幅減少,大量被印度和越南替代。只有在中高價手機銷量大幅增加,低價手機大幅減少的共同因素作用下,單年的手機單價升幅才可能達到20%。

C、2018年的失業率,當年的增幅可能超過20%。大型手機生產商的生產增加帶動的就業崗位很有限,低價手機的減少意味著中小手機生產商被大量消滅,形成大規模的就業流失。兩者相抵,其生產就業崗位流失,遠遠超出手機生產減少的幅度,可能超過20%。 

D、2019年的崩盤基於2018年的局勢。隨著川普的增稅和不斷恐嚇,到2019下半年,蘋果(富士康)、小米(多家工廠)、OPPO/VIVO等廠家在印度大規模設廠生產,甚至華為都準備在印度設廠。在印度,三星、蘋果和中國廠家形成巨大的產業鏈,推動印度手機產量急劇上升。印度生產的手機不僅完全滿足印度國內需求,並供應歐美市場,而且在非洲市場大量搶佔中國低端手機的市場份額。同時,越南不斷接受中國轉移的產業鏈,手機產業鏈也快速成熟。

E、華為海外銷售基本消失,更是中國手機出口崩盤的標誌。美國把華為列入實體清單後,美國產零部件對華為斷供,而且Google禁止Google Play 安裝在華為手機上。受此影響,2019年9月,華為的外銷手機基本被消滅。華為Mate 30仍然按照計畫,在德國發布,但被行業評論普遍認為是沒人買的最好手機。由於華為中高價手機的出口份額巨大,等於中國直接失去大部分中高價本土品牌手機的出口。 

進入2019年4季度,中國手機出口的GDP和就業率雙崩盤。與2017年同期比,中國手機數量出口降幅,少則下降30%,多則可能下降40%。在金額出口方面,三星手機的最後中國工廠關閉,蘋果手機降價並最少轉移30%的生產到印度,華為出口接近消失,導致出口手機的平均售價可能下降20%。 出口手機銷售額(GDP)因此降幅達到40-50%。 在出口手機GDP大幅下降的背景下,出口手機失業率估計繼續上升30-40%,失業率超過50%。

在出口失業率中,更嚴重的是出口配套產業,失業率估計達到或超過2/3。出口配套產業,主要考慮兩個因素:

A 、出口服務業,估計80%以上失業。在出口產業鏈系統中,出口服務業的人員數量巨大。在出口增長過程中,出口服務業的增速更快,是典型的啤酒泡沫。同理,隨著出口數量大幅萎縮,絕大多數崗位被消滅。尤其是,國外客戶緊急尋找中國以外的供應商,中國的外資企業緊急外遷,出口服務業的崗位消失速度進一步加劇。

比如,2019年的兩屆廣交會,歐美客戶全面消失,其它國家的所謂客戶大都是騙子。出口參展商不僅沒有銷售,還搭上巨額綜合費用。廣交會是個縮影,意味著出口中介和相關行業陷入絕境。外貿出口公司只剩一個選擇,公司只留老闆和兩三個核心骨幹(兼文秘),儘可能保住現有業務,其他員工全辭退。

B、出口產業鏈的連鎖垮塌,工作崗位被系統化消滅,快速擴大失業效應。中國企業的連鎖欠債極其嚴重,當出口銷售急劇減少,導致債務鏈條全面斷裂(我在《實體》和華為龐氏騙局中有過深入分析)。川普加稅後,廣東傢俱業的覆滅,不僅因外遷東南亞,也與債務鏈條有關。另外,9月後,華為手機出口消滅,內銷嚴重下滑,華為也陷入嚴重困境。當華為撐不下去,數千億的龐氏騙局破滅,手機供應鏈拿不到華為拖欠的貨款將被完全拖垮,隨後出現整個產業鏈全部關門裁員的局面。

綜上所述,出口GDP暫時穩定,但與2015年相比,出口經濟的失業率超過50%。

五、房地產業與配套產業:GDP下降50-60%,失業率60-80%

房地產是中共數據造假的主要行業。由於房地產是中國經濟主要指標,又是股市的主要組成部分,所以中共必須以房地產業數據的造假,掩蓋實際的經濟大崩潰。根據中共統計局,2019年9月商品房銷售額111491億元,增長7.1%,增速加快0.4個百分點,其中,住宅銷售額增長10.3%。

中共數據造假,從社會氣氛就可以輕易揭穿。2019年9月,各種媒體報導和中介反饋,反覆強調金九「涼了」。 房地產商巨頭以大折扣促銷商品住宅,基本不見成效。巨頭都賣不出住宅,中小房地產商銷量更差。即使按照降價25%,銷量下降20%的保守數字,房地產業代表的GDP = 75% X 80% = 60%,即下降40%。此時,眾所周知,9月銷量極差,遠超下降20%。

隨著GDP下滑與失業率水平不斷攀升,中國將由經濟危機演變成社會危機
隨著GDP下滑與失業率水平不斷攀升,中國將由經濟危機演變成社會危機(圖片來源:pixabay)

寫字樓和商鋪等商業地產更無人問津。2018年,各方面因素疊加,引發經濟金融連鎖爆破,公司和商鋪如潮水般倒閉,寫字樓和商鋪空置率激增。同時,新建成的海量寫字樓和商鋪還在上市,對商業地產進一步重壓。在商鋪大部分空關,以及新增供應不斷上市的背景下,敢於投資商業地產的寥寥無幾。因此,商業地產售價極低,能夠實現的銷量更低。考慮到2018年9月的商業地產銷售相當低迷,不過彼時仍有寫字樓和商鋪成交,2019年9月成交則更加清淡。按照銷量下降50%,真實售價下降50%,50% X 50% = 25%,即商業地產總銷售額比2018年下降75%。

房貸狀況同樣說明中共統計局數據造假。9月,大多數銀行嚴卡房貸,部分銀行乾脆停貸。根據銀行告示的政策,新樓盤銷售中,放貸主要以存量轉換為主,即將開發貸轉為房貸。開發貸轉房貸的實質是,債務從房地產商轉嫁給購房者,銀行不再新增房貸,房地產商也得不到新的資金。開發貸的比例太低,根本不足以支撐銷售額。在嚴卡房貸的背景下,房地產銷售還能創出佳績的數據和言論,無異於痴人說夢。

失業率狀況比銷售額的GDP問題更嚴重。在2016-2017年,無論房地產公司,還是政府棚改房,都在火熱拆遷和建設,熱潮持續到2018年才減速。到2019年,房地產公司揹負巨額債務,恆大和碧桂園均達到負債1.3萬億元以上。另外,銀行嚴厲限貸,銷售主要是開發貸轉房貸,房地產公司的資金嚴重受限。同時,房地產公司的庫存房急劇增加,拖欠各種供應商的貨款無法償還。房地產建設已經大規模停工,主要在銷售庫存房。

棚改房政策過期,大量項目停建緩建。雖然各地仍有拆遷,試圖製造需求,但購買力已經枯竭,無法支持建設。兩方面加總,目前的房地產建築工地,繼續趕工的很少,主要處於大規模停工狀態,或者緩建。

上述房地產停工、停建和緩建後,絕大部分建築業農民工返鄉,顯性失業率最少50%。

拖欠工資造成的隱性失業率是更加嚴重的問題,急劇推高真實失業率。建築業農民工最難的問題是年底結算工資收入。如果年底拿不到錢,一年白干,屬於典型的隱形失業。前些年,農民工拿不到工資,甚至被拖欠幾年的情況已經很普遍,我在過去的經濟分析中多次強調。目前,房地產商和地方政府都負債纍纍,加上房地產大崩盤顯性化,房地產上銷售回款更難,基本不給供應商付款。建築施工隊拿不到錢,就不能給農民工發工資。到2020年初,絕大多數房地產建築業農民工會發現,拿到工資的機率基本是零。

綜合考慮顯性和隱性失業,房地產建築農民工的失業率達60-80%,甚至80%以上。

房地產配套產業,GDP下降估計超過50%,失業率估計達80%。

在GDP上,配套產業不如房地產的膨脹係數大。膨脹係數指,在房地產漲價去庫存後,北上廣深一線城市的房價平均6萬以上,其建築成本不到3000,膨脹係數20倍以上,剩餘都是各類食利者的份額。中小城市的膨脹係數相對較小,售價也超過建築成本5倍。配套產業則因市場競爭,GDP膨脹係數相對小得多。

隨著房價不斷上漲,配套產業不斷受到擠壓。正常情況下,房地產銷售後,會有裝修、裝飾、傢俱、家電以及廚具飾品等配套銷售。隨著房價上漲,購房者首付和房貸壓力快速加大,支付配套資金的能力不斷下降。在房地產漲價去庫存後,絕大多數購房者屬於炒房,毛胚房空置。

2018年後,配套產業再經歷兩次斷崖暴跌。2018年下半年,經濟金融連鎖爆破,購房自住者更少,大中城市租房者數量不增反減。2019年下半年,買房者進一步驟減,創業新開店裝修寥寥無幾,新房裝修設計業務幾乎消失,長租公寓騙局接連爆破,都意味著配套產業的銷售急劇下降。

2019年下半年,配套產業的斷崖下降導致全產業鏈接近被摧毀。兩個現象反映產業鏈受到的打擊:一是家居建材城成片倒閉,未倒閉的也極度冷清,大面積空鋪。二是,近幾年興起的裝修服務連鎖店,接連欠款跑路,預交費的業主均遭受損失。

配套產業GDP下降50-60%,屬於相對保守的估計。配套產業的問題在於,銷量大幅下降,售價也因清倉大甩賣而大幅降低。生產商的盲目生產導致大量貨品積壓,環保風暴和供給側雖然壓縮產能,但市場同時在急劇萎縮,庫存難以徹底消化。2018年下半年後,相關企業大規模倒閉,各種清倉大甩賣。有的供應商為維持業務,為開發商的精裝修做配套,價格壓到最低,回款依然困難。因此,低銷量乘以低售價,意味著GDP按照乘數下降。即使按照銷量減少40%,售價降低20%,GDP下降也超過50%。

配套產業的失業率達到80%。2015-2016年,眾多地區的新居民樓和商住樓交工後,都會出現裝修熱潮。另外,創新創業引發開公司和開店潮,漲租的公寓裝修潮,商業裝修也一片火熱。到2019年下半年,精裝修的新居民樓盤銷量,與2016-17年相比,減少7成以上。同時,寫字樓、商住樓、大型商場、小區底商、公寓出租樓,裝修基本絕跡。偶有裝修也是草草收工,居民樓的新裝修工程更加稀少。各方累計,配套產業失業率達80%。 

建築業和配套產業的失業率快速奔向90%以上。按照當前的經濟狀況,中國居民樓足夠50億人居住,寫字樓和商鋪供應過剩10倍以上,成片的住宅鬼城和商業鬼城越來越普遍,意味著房地產和配套產業將全面消失。當人們飯都吃不上,房地產和配套產業更加無人關注,失業率只有一個方向:90-100%.  

六、鐵公基投資大幅下降,GDP下降超50%,相關真實失業率超過70%

投資是拉動中國經濟的主要部分,佔中國GDP的2/3。根據中國統計口徑分類,投資主要包括四部分,基建投資,房地產投資,製造業投資和其它投資。根據2017年數據,中國投資總額達到63萬億,佔90萬億總GDP的比例超過2/3。其中,基建與房地產的直接投資比例較小,但是帶動規模巨大的上游製造業和其他投資。因此,基建與房地產投資佔主導地位。

鐵公基主要由政府投資,主要分為中央政府投資和地方政府投資。由於政府進行獨立核算,不對外公布真實信息,同時地方政府的數據也完全造假,缺乏真實數據的具體支持。因此,鐵公基投資只能通過地方政府財政,以及各地反映的分散情況匯總分析。

中央政府資金充裕,鐵公基投資還在大幅增長,不過佔比例很低。根據中共數據,2018年中央基建投資不到4000億,2019年前10個月已達7000多億,增幅超過100%。不過,中央投資增幅即使極高,總增加額只有4000多億,與14萬億的基建投資額(2017年數據)相比,杯水車薪。

地方政府和國企是基建投資的主體,2019年的基建規模急劇萎縮。《中共末日》中分析,從2018年下半年經濟(泡沫)全面起爆後,對應的是地方政府和國企收入驟降,大量單位處於破產邊緣,尤其棚改房急剎車後,地方政府的收入進一步緊縮,引發國企更困難。破產意味著,地方政府和國企無力實施大規模投資。根據各地城建設計院的業務狀況反饋,2019年的設計項目大幅減少。兩者相結合,說明地方政府的投資計畫大量擱淺。

地方政府和國企的資金鏈斷裂,導致基建大規模的非計畫停工。2019年,中國經濟更加畸形,貧富差距進一步快速加大。表現在地區上,就是資金和資源進一步集中,向極少數的大城市傾斜。相對應的是,絕大多數地區和城市經濟加速惡化,地方政府和國企收入急劇減少,大量地方政府技術性破產。計畫內的基建項目,也出現大規模停建或緩建。而且,地方政府和國企全面拖欠供應商款項,拖垮大量供應商,導致很多項目中途停止。

計畫與非計畫停工結合,表明地方基建斷崖。2019年9月,地方政府的基建全面熄火。與2017-2018年各種工程和棚改的熱火朝天相比,2019年9月的基建規模下降起碼50%.

真實失業率超過70%,關鍵在於拿不到工資的隱形失業。根據地方政府和國企的特色,借款和欠款能不還就不還(參考《實體末日》中「市場吸金器」的分析),隨著資金鏈大規模斷裂,地方政府和國企必然不償還借款和欠款。目前繼續施工的項目,大部分供應商最終也拿不到款項。隨後,大多數供應商被拖垮,整個系統的從業人員都拿不到被拖欠的工資,形成隱形失業。

七、汽車業與其它消費,GDP下降40%,失業率50%以上

汽車業包括生產銷售和配套市場。根據中共官方數據,2017年,中國汽車銷量為2808萬輛;2019年上半年,汽車保有量為3.4億輛。考慮到汽車售後市場價格是汽車價格的兩倍或者以上,按照一輛汽車10年壽命,意味著配套市場是生產銷售規模的2倍以上。

生產銷售數據下降不大,GDP下降20%左右。根據中汽協的數據,9月的汽車產銷量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6.2%和5.2%,銷量比8月環比增長16%。按照週報,9月第一週乘用車市場銷售同比下降21%,整月呈現銷售前低後高的走勢。按照市場反饋,後期銷量上升有大幅降價、3季度沖業績和70年中共大慶等共同因素。按照銷量下降5%,車價下降15%估算,95% X 85% = 80%,即汽車生產銷售GDP下降 20%。

人們開車出行的次數和里程急劇降低,意味著配套市場大幅萎縮,萎縮50%的屬於正常。人們使用汽車急劇降低,主要在於幾方面:一是經濟急劇惡化,大量人口失業,未失業人員的經濟狀況也變得很差,開車上班的人大幅減少,開車出遊變成經濟負擔。比如2019年,自駕進藏游稀稀落落,與往年的火熱反差很大。二是城市極其擁堵,不僅在於車輛保有數量大,而且與電動車驟增和隨意違章,城市到處開挖影響車輛正常行駛等有直接關係。三是地方政府瘋狂罰款,開車或者停車隨時收到數百元罰單,越來越多人把車停在車庫,改為公交系統和電動車出行,汽車損耗驟降,汽車維修和保養需求急劇減少。考慮到幾方面因素,2019年9月配套市場萎縮50%,很容易理解。   

汽車業失業率超過50%。在汽車銷售下降後,各大汽車廠與上游零部件企業已經進行兩次大裁員,裁員幅度比GDP降幅高。更重要的是,汽車配套市場是勞動密集型行業,無論一手和二手車買賣,還是各種相關服務,僱員人數比汽車生產銷售規模都大得多。配套市場萎縮50%後,在激烈競爭和銷售下降的共同打擊下,不僅大量配套商店倒閉,既有商店也大量裁員。很多商店完全裁員,只剩店主和家人打理生意。而且,由於商店普遍虧損,店主和家人等於白乾和倒貼,形成典型的隱性失業。  

消費者市場,主要消費在課外教育、醫療、網路消費、休閑旅遊、手機服裝配飾等方面。由於整體經濟急挫,大規模失業爆發,房貸車貸信用卡消費貸等債務沈重,民眾的消費能力急劇衰退。課外教育明顯退潮,大中型課外教育連鎖機構不斷倒閉。在醫療成為支柱產業後,醫藥費價格暴漲,藥品價格普遍上漲1-2倍,部分甚至超過10倍。不過,實際看病人數在減少,即使在核心城市,中型醫院的就醫人數都大幅減少。結合經濟狀況,只有一個原因,在農民工大規模返鄉、超過90%的人口返貧後,民眾選擇有病不治。

消費者市場GDP下降,私營小業主的感覺格外明顯,實體商店、網店和微商大部分倒閉。不少小業主表示,2019年5月後的銷售額只有2018年同期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有的小業主在過去多年業務一直相對穩定,同樣經歷2018-2019的嚴重下滑,銷售額下降二分之一算好的。小業主的反映,充分說明影響範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另外,網路消費急劇下降,也在中小網商的反饋中得到印證。在休閑旅遊方面,民眾集中選擇國內的短途免費游為主;國內景區普遍大降價,說明休閑旅遊減少的幅度。各種數據彙集,消費者市場降幅明顯。   

中小業主虧損和倒閉,意味著失業率輕鬆超過50%。中小企業是社會中人員就業的主要部分,佔整個就業市場的80%以上。在經濟嚴重下滑的過程中,中共體制系統相關的1億多人為維持自身生存,對社會進行更瘋狂的盤剝。受盤剝影響最明顯的是消費者市場,進而影響絕大多數中小業主。中小業主大規模倒閉,直接影響到絕大多數就業人口。

進入2019年4季度,GDP的下降速度更快,失業率也更高。除了中共70年大慶的大閱兵,花費近2000億之外,中國的GDP再無亮點。其中,房地產最具主導意義。香港反送中運動裡,年輕人的決死心態,對中共高層造成極大的心理震撼。中共恐懼房地產之火延燒到大陸,加上房地產大崩盤已無法掩蓋,中共不得不正式認可房地產大崩盤。在外資大外遷、內資大倒閉、金融深度大崩潰、房貸全卡斷的背景下,民眾的購買潛力全部耗盡,極個別漏網之魚選擇觀望,房地產銷售更加低迷。地方政府資金枯竭,鐵公基建設更少,進一步壓低各類配套產業銷售,消費同樣更加低迷。因此,各行業加快下滑,相互影響,加劇螺旋式下降。 

隨著螺旋下降不斷增強,GDP只有繼續下滑,失業率不斷上升。在GDP降幅超過40%後,將快速滑向60-70%,失業率也將猛升。當GDP下降40%,意味著中共收入驟減,中共體製麵臨自身崩解的危機。當GDP下降60-70%,70-80%以上失業,中國將徹底陷入社會危機。(未完待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供稿。2019年11月4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