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前有王立軍現有王立強 中共死期到了(組圖)


王立強一旦掉轉槍頭對著號稱世界魔王的中共,他的身心已驟然光明,前途也必然光明。
王立強一旦掉轉槍頭對著號稱世界魔王的中共,他的身心已驟然光明,前途也必然光明。(圖片來源: 看中國攝影圖 夏紫雲)

【看中國2019年11月24日訊】這兩天海外有一個具轟炸性的新聞,一位名為王立強、「知道的太多」的中共情報人員,因良心覺醒,出走投奔自由。而在媒體報導時,王立強之名,也瞬間讓公眾聯想到2012年出逃美領館的前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有網友質疑,是不是王立軍之弟?當然不是,王立軍生於吉林、長於內蒙而王立強是福建人。而這兩人同是出走,但情況不同,結局也會因人而異。

王立強向澳洲當局提交秘密資料涉及中共間諜對香港的民主運動進行滲透、對臺灣的總統選舉進行操縱,以及對澳大利亞政界進行破壞的內幕,其中涉及中共軍方情報系統在香港據點的運作……,這方面見諸公開報導(可參閱《看中國》專訪:爆炸性新聞:一位中共情報人員出走澳洲),不再詳述。筆者特別留意到王立強在受訪時的表白。

他說:「親身涉及與參與過一系列違反民主道義和控制媒體輿論間諜行動。在這過程中深知中共對香港所謂人權民主的控制,實則是像天網一樣監視著控制著每個人的意識形態和行為動態。中共的行徑完全就是一個破壞世界民主和侵害人權的專制組織。隨著年齡的增長與世界觀的改變,我反黨反共的心也日漸清晰,計畫著離開這個組織。」

在出走之前,王立強還接到「新任務」,就是要到臺灣幫助中共操縱2020年臺灣總統選舉。在這個節點,王立強出走了。可以說,王立強是主動的棄暗投明。而且,他還帶走大量的中共機密,包括大量的他親身經歷的中共間諜內情,這是必然會引發中共恐慌和惱怒的。

王立強曝光的一個中共駐香港高級軍事情報官員的身份,假名為「向心」,這個名字也不簡單,他夫婦控制的是收集兩岸甚至世界範圍的情報,這個「向心」之名,或印證其在海外情報系統中的核心位置。現在連他真實身份是誰都無從知曉。

中共官方昨天的回應中沒有否認王立強是否情報人員,也沒有回應其爆料,只是指其為「詐騙犯」。沒有公信力的中共當局,這些說辭已不起作用,中共對這類人員可以用過即棄,它不會承認是自己人的,並且中共下一步可能還會有抹黑行動。

但中共這樣做反而會逼使王立強爆更多猛料。王立強,一個冒險脫離專制政權的人,他必然知道,必須以真實情資來獲得保護。可以說,不管王立強過去參與過什麼事,一旦掉轉槍頭對著號稱世界魔王的中共,他的身心已驟然光明,前途也必然光明。

我們再來看王立軍,這個引爆中共高層權鬥黑幕,觸發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時局大變的角色。

據媒體報導,王立軍因向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報告英國商人尼爾.海伍德之死涉及到薄熙來家人,出於自身安全的考慮,王立軍於2012年2月6日14時31分攜帶著指控薄熙來家族的文件,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請求美國政府提供庇護,並填寫了政治避難申請。

經過領事館現場三軍對峙的驚險場面,2月7日,王立軍在領事館共停留了30個小時後離開。最終王立軍隨國安部官員前往北京。美國時任國務卿希拉里後來說:「王立軍有腐敗和凶殘的過往,他是薄熙來的劊子手。不符合美國給予(外國公民)政治庇護的任何一種類型。」

王立軍公開身份就是中共迫害人權的刀把子,多年的公安經歷,官至重慶副市長、公安局長,他的手中沾滿了人民的鮮血,特別是被指控涉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曾「領銜」在人體實驗中發明瞭專門製造「腦死亡」的特別工具:「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

2017年11月15日,韓國「TV朝鮮」記錄片《調查報告7》欄目播出了專題《殺了才能活》,揭露中共醫院以外國人為服務對象進行不法移植手術的內幕。當中揭露,自2000年以來,約有兩萬名韓國患者去中國大陸接受了器官移植手術,而移植的器官大多數來自中國的良心犯,特別是法輪功修煉者身上摘取的器官。而中共醫院所用的「腦死亡」器官供體,正是用王立軍發明的「腦幹撞擊機」製備的。

曾有報導說,王立軍攜帶的密件,或涉及中共活摘器官的敏感問題,對此,我們至今沒辦法知道是否屬實。


美國政要稱王立軍是「有腐敗和凶殘的過往,他是薄熙來的劊子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當然,王立軍事件的內幕,還涉及中共內部一場未遂政變。

2013年2月,美國資深媒體人比爾‧戈茨(Bill Gertz)在美國自由燈塔發表長篇文章,援引美國官員的話說,王立軍向美國方面提供了中共高層腐敗的材料,其中包括有關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材料,涉及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還有薄熙來這些強硬派如何想整垮習近平,不讓他順利接班的計畫。

王立軍出逃事件發生後不久,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被免職。2012年9月,王立軍被北京當局判了15年徒刑;2013年9月,薄熙來被判處無期徒刑;2013年底,周永康被內部調查,2014年7月正式落馬,2015年6月,周被判處無期徒刑。

當時參與處理事件的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後來在媒體專訪中說,「很多這些東西都是保密的,我不能評論它,因為它是保密信息。」

王立強所提交的秘密也一樣,在中共黑箱政治之下,特別是涉及情報系統,那些秘密只能由內部人士帶出,否則外界無從知曉。

從以上所述,可以對比下:王立強只是一般情報人員,這與副省級的王立軍不能比,但從王立強掌握的中共間諜內情,以及成功出走可以充分爆猛料的效應看,應該是中共70年來最嚴重的間諜叛逃事件;另外,王立軍本身是邪惡之徒,而王立強則是良知尚存,因覺醒而出走;王立軍逃美領館結果是政治避難遭拒,但王立強則應該會很順利獲得庇護,特別是澳洲當局必然會保護他,在自由國度,他的爆料已引起海嘯般轟動,中共極有可能下手加害。

回過頭來看,王立軍事件時隔不足八年,突然來一個王立強事件,這看似偶然,卻暗合中共命數。王立軍沒被庇護,按希拉里回憶錄裡的講述,透露出當時歐巴馬政府站的立場不想介入中共內鬥,但還是站在協助維護中共政權的平穩換屆,維護著這個藉暴政起家、長期迫害人權的中共政權。這一點與現下川普(特朗普)政府強硬針對中共政權、反對社會主義的做法完全不一樣。

川普上臺後習近平也進入第二任期,習近平前五年打虎之後,到中共十九大卻搞妥協交易放過江澤民等「老老虎」保黨,同時在王滬寧之流的助力下加速向左,對人民的自由管控更加嚴厲。不過,就在這兩年,北京當局面臨內憂外患,中美貿易戰開打,引發中國內地經濟下行,外資撤離,失業潮湧,國際上特別是美國對中共本質開始認清,到持續多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顯現的是對共產極權的抵抗,還未包括先有非洲豬瘟、後有鼠疫初起的天象。可以說,當年王立軍事件,只是對應著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並未成為政權的威脅,而今天正是習近平所說的中共「危險無處不在」之際,現在王立強的出走,牽動香港、臺灣和整個國際社會對中共威脅的認知進一步清醒,必然是助力擊倒中共的其中一件大事。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