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俄羅斯、朝鮮、伊朗軸心正在形成(圖)


2019年6月5日,普京與習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會晤。
2019年6月5日,普京與習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會晤。(圖片來源:MAXIM SHIPENKOV/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上週美軍炸死了伊朗恐怖組織聖城旅的指揮官,由此可能也暴露出包括中國朝鮮俄羅斯伊朗在內的新軸心正在形成。

據《國會山報》報導,喬治.W.布希總統於2002年發表的國情咨文引用了羅納德.里根總統將蘇聯稱為「邪惡帝國」的說法。布希將朝鮮、伊拉克和伊朗稱為「邪惡軸心」。這三個國家都殘酷地虐待了自己的人民,並參與了恐怖主義或侵略行為。

但在當時,將平壤、巴格達和德黑蘭聯繫在一起的說法有些牽強。一方面,伊拉克和伊朗進行了長達六年的戰爭,造成了多達100萬人死亡。當時也沒有可靠的證據表明,平壤與巴格達或德黑蘭在業務上存在勾結。

但是今天,上面提到的四個將自己視為美國對手的國家實際上正在開展合作,無論何時何地都反對美國利益。

這四個國家明確地遵循現實的政治原則,即「敵人的敵人是我的朋友,或者至少是我便利的盟友」。

由於不同的戰略利益以及根本上相互矛盾的價值觀,這些政權與美國背道而馳。但是,它們與其他反美政權有何區別呢?這四個國家是具有侵略性的國家。

美國國防部於2018年發布的《國防戰略》(NDS)宣布:「中國和俄羅斯現在正在從內部破壞國際秩序。」

但它指出,這兩種力量也都使用傳統和非傳統手段從無到有地攻擊系統本身。「中國正在利用軍事現代化,影響作戰和掠奪性經濟學來迫使鄰國對印度太平洋地區進行重新排序。」

《國防戰略》中提到:「俄羅斯一直在該地區採取類似行動。俄羅斯在其政府,經濟和外交決定方面尋求對周邊國家的否決權,以粉碎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並改變歐洲和中東的安全和經濟結構,以有利於俄羅斯。」

「朝鮮和伊朗等流氓政權通過追求核武器或資助恐怖主義破壞地區穩定。」

這些反西方資源各自構成的威脅更加複雜,北京-平壤-莫斯科-德黑蘭軸心的外表不僅僅如此。他們協調努力的證據就在我們眼前。

至少自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以來,中國共產黨就已與朝鮮正式結盟,從那時起,中國就一直在經濟上支持平壤政權。讓其能研發核武器和彈道導彈系統,並鼓勵北朝鮮對美國發出威脅。

同時,與朝鮮的同盟對北京而言,令其獲得具有戰略性的地位,使其成為日益增長朝鮮核武器和導彈威脅中不可或缺的參與者,並在其他問題上讓朝鮮成為了對西方敲竹槓的籌碼。

朝鮮的另一大鄰國俄羅斯僅次於中國,它在外交上保護金家政權,破壞美國和國際對朝鮮的制裁。像中國一樣,俄羅斯也因其與朝鮮合作而獲取了西方的讓步,或通過支持一定的制裁以在西方贏得信譽。

中俄兩國通過一系列舉動共同增強了北朝鮮的抗擊打能力,並通過一系列聯合軍事演習加深和擴大了針對美國安全利益的雙邊戰略合作。

在過去一週中,中俄兩個大國將對伊朗軍事能力的單獨貢獻擴大為三方安排。中國國防部宣布,俄羅斯和伊朗將與中國海軍一起在印度洋和阿曼灣進行聯合海軍演習,而隨著美伊對抗的加劇,地區緊張局勢也有所加劇。北京和莫斯科毫不懷疑他們會站在哪一邊。

同時,臺灣總統大選臨近,潛在的危機迫在眉睫。北京當局正努力影響臺灣選民,以防止蔡英文再次當選總統而拒絕屈服於中國的壓力。

據報導,上週臺灣高級將領和其他軍事官員在一次直升機墜毀事件中喪生,據報導這是一起與設備有關的事故,但足以引起人們對北京在這其中扮演什麼角色的擔憂。

毫無疑問,美國官員應對這四股勢力同時爆發危機的可能性保持警惕。為響應美國炸死伊朗將領的罷工,伊朗軍方負責人提到了伊朗在黎巴嫩、伊拉克和敘利亞恐怖代理組織和合作夥伴的「抵抗軸心」。但是,中國、俄羅斯、朝鮮與伊朗的聯繫可能更加不祥,這將需要美國軍事和政治領導人的持續關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