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警時辰到 林鄭末日近(圖)

2020-01-08 09:30 作者: 顏純鉤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9月29日港警發射催淚彈(圖片來源:PHILIP FONG / 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月8日訊】駱惠寧來港,很多人有不同解讀,筆者傾向於中共開始調整對港政策。

調走王志民是要付代價的,中共做這件事萬般無奈:一是王志民走,證明習近平對港政策行不通,若行得通,只要繼續用王志民,讓他變本加厲支持林鄭施暴即可,何必多此一舉?二是撤王志民令建制大受打擊,兩年來建制唯王志民馬首是瞻,王志民敗走,建制即失主心骨,個個如喪考妣,心慌意亂,軍心更不穩;三是王志民下馬,無形中鼓勵反送中市民,更增強抗爭信心,己消彼長,對中共很不划算。

但形勢比人強,除非到了萬不得已的境地,中共不會做自損的事。當此內外交困,只有兩害相權取其輕,忍短痛免長痛,棄卒保車,棄車保帥,一切以止血為上。

當然,王志民下臺真實用意何在,還要看駱惠寧來港後怎麼做才知道,筆者認為,有幾件事值得觀察:

一是還會不會一天到晚高呼「止暴制亂」。林鄭近期已少講止暴制亂,習近平春節講話突然「愛香港」,駱惠寧首次見記者,也說對香港亂局很「揪心」,好像黑警打殺香港人半年,最痛苦的不是香港人,反倒是他們了。如果中共打算更強硬鎮壓,便不會突然心軟,如此假惺惺,豈非向香港人示弱?

二是黑警的暴力程度有沒有收斂。香港局勢惡劣,正源於黑警暴虐,半年來作孽太甚,打死打傷者難以計數,抓捕六七千人,無端自殺失蹤者眾(是否有一個暗殺團在港?)。每一宗惡行,只是促使勇武者更勇武,促使淺藍變淺黃,淺黃變深黃,深黃走向勇武。得罪人多,稱呼人少,長此以往,豈有出路!黑警暴力本是主上授意,主上反悔,黑警能不收手?所以如黑警收斂,那就意味著政策有變。筆者印象可能有錯,元旦大遊行似乎黑警少打人,多捕人,沒有那麼多亂棒狂毆、令人血脈賁張的鏡頭,是否上峰已有降溫指示,值得留意。

三是駱來港後最先見的是什麼人。一般來說,區議會敗選,建制士氣低落,內部分崩,欽差大臣來到,最要緊是安撫敗軍之將,多加勉勵,穩定軍心。但如駱先見的不是他們,而是一些中間派頭麵人物、四大地產商、總商會廠商會、外國商會領袖,那就證明政策有變。再怎麼說,厚此而薄彼,都有象徵意義,不是隨便安排。

四是對記者態度是否有變。半年來不論王志民、林鄭、警察公共關係,對待記者都沒有好臉色,黑警當街對記者噴胡椒、推撞毆打、破壞器材,種種惡行如瘋狗,連親建制的記者也不能倖免。政府瘋狂的時候,一心只想施暴鎮壓,記者阻頭阻勢,固然恨之入骨,而今政策有變,需要記者多說好話,便恭維唯恐不及了。駱惠寧見記者在中聯辦外守候,已經「不忍心」,趕緊安排見面,換作王志民,大概沒有那麼「好心」。

若中共對港路線有變,當然也不會即時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那太難看了,他們會一點點調整,只要黑警毒辣程度開始收斂,那就意味著他們的時辰到了。誰都知道,解決香港問題的前提,一定是先處置黑警,黑警不除,市民怒火難消,警民誓不兩立,駱惠寧再「揪心」,要解決香港問題也無從下手。

有一點可以肯定,如中共改弦易轍,最先遭殃的一定是黑警,雖然未必即時見到什麼,但內部慢慢換人,由上往下一級級調整,速龍回營等候解散,街頭黑警惡行收斂,武器裝備逐日降等。以處置黑警換取港人情緒平伏,這是讓香港恢復元氣的第一帖解藥。

黑警死期到,林鄭末日也近,這都是他們惡貫滿盈的下場,相信香港人樂觀其成。

當然,反送中運動遠未到終點,五大訴求沒有那麼快收成,凡事總是一步步來,只要我們繼續堅持下去,事情會一點點明朗化。說到底,中共保自己最重要,一個林鄭,一群瘋警何足挂齒?需要時用到盡,不需要時棄如蔽履,黑警總有無語問天的時候,林鄭總有向隅而泣的一日。

(轉載自Facebook顏純鉤作者專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