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爆發或粉碎習近平的「中國夢」(圖)


2018年3月19日,習近平在北京參加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期間。
2018年3月19日,習近平在北京參加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期間。(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吳晨(音譯)說,醫生「99%確定」她母親感染了冠狀病毒,但沒有檢測試劑盒來證明這一點。她64歲的母親當時發燒並且血氧含量極低,但她沒有床位。吳晨後來又嘗試了兩家醫院,但也都人滿為患。1月25日,老人摔倒在急診室的瓷磚地板上,喘著粗氣,意識模糊。吳晨說:「我們不想看到媽媽死在地板上,所以我們把她帶回家。第二天她就走了。」

由於吳晨不希望因發出異議聲音而入獄,因此,她要求《時代週刊》用化名來稱呼她。被稱為2019-nCoV的新型冠狀病毒威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國家復興計畫,中共嚴峻的自上而下的規則正在受到疫情所帶來的一切考驗,包括人們對當局的越發不信任。

一段時間以來,中國遲遲不承認疫情的嚴重性,目前已有幾十個城市被隔離。

政府透明度對於公共衛生至關重要。但是在中國,報告爆發疫情的醫生因「散佈謠言」而被捕。官員們還與一線醫務人員搶用品。同時,中共已經開始通過包裝領導應對危機來進行宣傳。

2017年秋天,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聲稱中國版的一黨專制政權「要在保持獨立的同時加快國家發展」。自那次演講以來,中國的傲慢情緒日益增強。但是,冠狀病毒的危機可能會動搖中共的專制制度。2月3日,習近平稱:「這是對中國制度和治理能力的重大考驗」。

位於華盛頓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分析師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表示:「習近平上臺以來,危機接連不斷,他似乎無法有效解決。」其中包括香港的民主運動,美中貿易戰,以及目前正在蔓延的疫情危機。

2019年,中國超過前蘇聯成為歷史上時間最久的共產國家。中共能存在70週年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中國近幾十年沒有集中計畫和自上而下的目標,而是使用市場經濟的手段,把相當大的權力下放到地區和城市。鼓勵地方政府做出大膽的決定,以刺激當地經濟,例如大量補貼生產。

結果,中國經濟蓬勃發展了一段時間,但同時也滋生了地方勢力,腐敗猖獗。習近平於2012年執政後,認為只有復興中共意識形態,加上反腐鬥爭才能使中國免於走上蘇聯之路。

習近平上臺後不久,宣布了實現偉大民族復興的「中國夢」,隨後稱中國要重返「世界舞臺中心」。習近平沒有接受西方式的市場改革,反而在國家控制下對經濟進行了控制。

今天,中共的狂熱分子滲透到整個中國社會。中國國家電影局局長已下令電影「必須具有清晰的意識形態底線,不能挑戰政治制度。」中國新聞工作者要遵循「馬克思主義新聞價值」。藝術家只能製作「為人民服務,為人民服務」的作品。毛澤東有他的《紅皮書》,習近平有學習強國應用程序,9000萬中共黨員被要求使用該程序。

北京和華盛頓關係正常化四十年後,近年兩國之間的分歧迅速擴大。在川普(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通過關稅和懲罰性的投資限制,令中國的供應鏈與之分離。鑒於中國的市場現在已經成熟、飽和且難以開發,西方投資者也對意識形態上的障礙和其他地方感到不安。華盛頓已禁止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並敦促盟國也這樣做。

但是美中脫鉤並不是從川普開始,而是習近平自己制定的。習近平的每一項標誌性經濟政策都試圖減少中國對美國的依賴。中共投入1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計畫,要在歐亞大陸和非洲建立聯繫。「中國製造2025」旨在將中國推向目前由矽谷主導的戰略產業的前沿,例如半導體、航空航天、人工智慧和機器人技術。中國政府甚至命令所有國家部門在三年內拆除外國製造的計算機設備。

中國現在與俄羅斯的聯繫更加緊密。「一帶一路」倡議正在將亞洲、非洲、歐洲和中東地區的國家吸引到北京的軌道上(雖然常常拖欠其債務)。美國已經要求61個國家避開華為,但只有三個國家(日本,澳大利亞,紐西蘭)默認配合美國。下一個十年將是美中兩個大集團爭在爭奪影響力。而從目前來看,冠狀病毒的規模正在擴大,這是一個機會。當被問及鑒於危機是否應取消對中國的進口關稅時,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予以否認。

習近平自上而下控制系統的缺點是,直到他們得到高層的認可前,沒有人會採取行動,然後每個人都為滿足上級領導者的要求而反應過度。這在爆發疫情的湖北省會武漢市表現明顯,只有在習近平瞭解了危機之後,地方官員的反應才從掩蓋行為轉向過度反應。

現在,在整個中國,恐懼與憤怒交織在一起。在湖北省,武漢人被排斥。而在其他省份,湖北人被排斥。社交媒體上流傳的視頻顯示,治安維持者在保護村莊。在一個視頻中,一個身穿黑夾克和寬檐帽的男子用手槍守護著一座橋。所有地方都有一個相同的標語:外人不能通過。

習近平「中國夢」背後的恢復中共意識形態可能使其政治制度更具決斷性,但也更容易出錯。在毛澤東領導下,地方官員也不願採取行動,直到高層發出明確信號後才才敢動手。中國的官僚機構沒有通過純粹的治理視角來評估問題,而是被迫在技術官僚主義和政治關切之間取得平衡。

這場危機已經表明,習近平領導下的政治權力集權化使中國社會變得脆弱。現在的問題是,在中共解體之前將要承受什麼?

吳晨母親去世那天晚上就被火化。一輛破舊的集裝箱卡車於晚上9點到達,她母親的遺體與許多其他人擠在一起。她的死亡證明書沒寫新冠狀病毒肺炎,而只是簡單地寫著「病毒性肺炎」。吳晨被告知她母親的骨灰要等到危機緩解後才能取走。吳晨說:「他們說現在有300多人死亡,但我認為人數要更多。」事實證明,對政府的「不信任」也像病毒一樣具有傳染性。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