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定時炸彈 首衝武漢其次中國政局(圖)

2020-03-28 19:00 作者: 王維洛

手機版 简体 1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峽大壩一旦潰壩,首當其衝的就是現今中共病毒的發源地——武漢。
三峽大壩一旦潰壩,首當其衝的就是現今中共病毒的發源地——武漢。(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按:3月23日,根據獨立經濟學者「冷山時評」所發出的推特視頻顯示:三峽大壩上游大面積山體滑坡位移,極可能在兩年內造成三峽潰壩,首當其衝的就是現今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的發源地——武漢。三峽大壩這顆定時炸彈,一旦出現嚴重的問題,肯定也會引發中國政局的巨變。回顧歷史,黃萬里曾因反對黃河三門峽工程被打成右派,他對長江三峽工程的預言難道又要成真?

雖然黃萬里的右派份子在1980年得到「平反」,但是1986年開始的長江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卻把黃萬里排除在外。黃河三門峽工程的失敗證明了黃萬里的觀點和理論是正確的,黃萬里應該參與長江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但是,中國共產黨需要的不僅僅是有真才實學的知識份子,而是更需要對黨忠誠、聽黨話的知識份子,需要歌德派和但丁派的知識份子,需要張光斗和錢正英這樣的知識份子。

筆者曾答應黃萬里,幫他看著長江三峽工程,下面是最新的觀察和研究發現。

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的程海雲、陳力和許銀山在《人民長江》雜誌2016年第11期上發表《斷波及其在上荊江河段傳播特性研究》的文章指出:三峽水庫投入運行後,其下游荊江河段洪水傳播特性發生了一系列變化,主要表現為洪水傳播時間明顯縮短。大壩下游上荊江河段(宜昌至石首)洪水總傳播時間由天然洪水的30小時左右最短縮為6小時。

程文指出,三峽工程在防洪和應急調度期間,致使下泄流量在較短時間內發生很大變化。此時,三峽工程下泄水流具有突變特徵,形成不連續波,稱為急變洪水波。水庫潰壩洪水波、潮汐湧波、閘壩啟閉時的泄水波也同屬於急變洪水波。急變洪水波形成過程中,大都可能形成斷波,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立波。

天然洪水是運動波,而三峽工程下泄流量則不同於自然洪水,是斷波,兩者的區別在於波高和波速。斷波的波高比運動波高出許多,如海嘯形成的立波。斷波的波速更是大於相同流量的運動波的波速。斷波波高越大波速越快。程海雲等以宜昌站為例加以說明:自然流量為每秒20000立方米時,平均流速為每秒1.56米(即每小時5.6公里),自然流量為每秒45000立方米時,平均流速為每秒2.42米(即每小時8.7公里)。而當三峽工程泄水,流量由每秒20000立方米時驟然增加至每秒45000立方米時,形成斷波,速度可高達每秒18米(即每小時64.8公里)。

洪水的破壞力由其動能(質量乘以速度的平方)決定。當三峽工程下泄洪水總傳播時間由天然洪水的30小時左右縮短為6小時,速度是天然洪水的五倍,下泄洪水的破壞力就是天然洪水的二十五倍。用土石堆砌起來的長江幹堤,顯然是無法承受下泄洪水如此大的破壞力,致使大壩下游地區的防洪形勢更加險峻。

程海雲等把三峽工程下泄洪水形成的急變洪水波和潰壩洪水波歸於同一種類型。中國第一次對斷波洪水的研究是在1975年河南省板橋等六十多座水庫大壩潰壩之後。2005年11月26日新華網以《30年後,世界最大水庫潰壩慘劇真相大白》第一次承認,「1975年8月,在河南省駐馬店等地區、1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計60多個水庫相繼發生垮壩潰決,近60億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橫流。1015萬人受災,超過2.6萬人死難,倒塌房屋524萬間,沖走耕畜30萬頭。縱貫中國南北的京廣線被沖毀102公里,中斷行車16天,影響運輸46天,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成為世界最大最慘烈的水庫垮壩慘劇。」根據陸欽侃等全國政協委員提供的資料,潰壩死亡人數為23萬;根據《Discovery》節目報導,死亡人數為24萬。

中國水利百科全書是這樣解釋潰壩洪水特徵的:壩上游水位陡落,隨時間推移,波形逐步展平,相應水量下泄。壩下游潰壩後水位陡漲,高於常年洪水位幾米甚至十幾米,常出現立波,如一段水牆,洶湧澎湃向下游推進,流速可達或超過每秒10米(每小時36公里),並伴隨強烈泥沙運動,對沿河橋梁及兩岸房屋建築破壞極大。經過較長河段的槽蓄及河道阻力作用,立波逐漸衰減,最終消失。

板橋水庫最大庫容4.92億立方米,其中調洪庫容3.75億立方米。六十餘座水庫全部潰壩洪水總量近60億立方米,而三峽工程最大庫容393億立方米,可調洪庫容221.5億立方米。根據三峽水庫運行計畫,短時間內釋放或者存儲70億立方米以上的水是所謂正常運行。板橋水庫最大潰壩洪水流量每秒17500立方米,三峽工程下泄水量由每秒20000立方米時增加至每秒45000立方米時則是經常會發生的事。除了防洪之外,三峽工程也為將淤積在水庫中的泥沙沖出去而突然加大下泄水量。板橋水庫潰壩洪水的最大流速達每秒30餘公里,可以將火車油罐車衝出幾十公里,而三峽工程下泄洪水流速達每秒60餘公里,其破壞力遠遠大於板橋潰壩洪水。

1993年和1995年德國萊茵河兩次大洪水,科隆市城市中心被淹。在分析洪水原因時有專家指出,一百多年來在萊茵河上游搞河道渠化和裁彎取直,致使洪水流速加快,是造成萊茵河大洪水的一個主要原因。讓河流重新自然化是解決萊茵河洪水問題的一個新措施,比如讓筆直的河道重新變彎,去掉水泥化的河岸,重新恢復礫石、泥沙質的河岸等等。一百多年來萊茵河的治理,特別是河道渠化和裁彎取直,一直是長江治理的楷模。只是中國老是照搬別人的老經驗,不經過自己大腦的思考,往往搬來的是已經過時的經驗,而對別人的新理念和新措施,比如河流重新自然化,則是完全排斥。

從德國的經驗來看三峽水庫投入運行後,大壩下游洪水傳播時間明顯縮短,宜昌至石首的洪水總傳播時間由天然洪水的30小時左右縮短為6小時,直接威脅長江防洪安全。這是程海雲等學者想告訴大家的:三峽工程泄洪猛於虎也。

李鵬說,興建三峽工程將大幅度提高長江中游尤其是武漢地區的防洪標準,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可是,三峽工程至今未能展示其規劃的防洪效益。

2016年7月8日,武漢漢口水位高達28.37米,該水位已超過1931年時的最高水位,在武漢歷史上排名第5。這和三峽水庫泄洪有關。武漢部分市區被淹。

2017年7月3日起,長江乾流城陵磯到南京河段全線超過警戒水位,城陵磯水位34.75米(超警2.25米)、長江蓮花塘站水位34.20米(超警1.7米)。其中城陵磯水位上升的速度為一天上升一米。長江中游湖南、江西和湖北洪水災害嚴重。

編後記:黃萬里曾三次給中共中央總書記寫信指出:「長江三峽高壩是根本不可修的,不是什麼早修晚修的問題、國家財政的問題,不單是生態的問題、防洪效果的問題,或能源開發程式的問題、國防的問題,而主要是自然地理環境中河床演變的問題和經濟價值的問題中存在的客觀條件,根本不許可一個尊重科學民主的政府舉辦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三峽大壩「禍國殃民」,疫情下,三峽大壩這顆定時炸彈,不知道何時會爆炸?

(文章有刪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