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曆法與英仙座β星的神祕關聯(組圖)


在古埃及的神秘曆法中,時常根據對天文觀測的記載來劃分日期。
在古埃及的神秘曆法中,時常根據對天文觀測的記載來劃分日期。(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距離地球大約93光年的英仙座有一顆名為「惡魔之星」(英仙座β)的天體,科學家認為這是一對食雙星,大約每三天就會出現視星等的變化。對於古希臘人而言,其標誌著希臘神話女妖梅杜莎的眼睛,之所以被稱為惡魔之星是因為該天體古怪的行為。

我們依靠現代天文學,才發現了英仙座奇怪雙星的不可思議行為,然而距今3000多年的古埃及人已經對這顆恆星頗為瞭解。自17世紀以來,英仙座β星的奇異光變被科學家進行系統性的觀察。

早在1783年,一位名叫約翰‧古德利克(John Goodricke)的業餘天文學家,在與倫敦皇家學會的通信中,提到英仙座β星的視星等詭異變化可能是源於另一個天體週期性地通過其前方。

到了1881年,來自哈佛大學的天文學家愛德華‧皮克林(Edward Pickering)證實了這個事實,「惡魔之星」或不止由一顆恆星組成,其中包括緻密的「藍色恆星」和體積龐大的「紅色恆星」。兩者相距非常近,並週期性地通過對方天體盤面。該理論解釋了為什麼我們觀測的英仙座β星會出現「惡魔般的閃爍」現象,但是根據當前的理論,如此大質量的恆星不可能出於這麼小的空間中。

我們依靠現代天文學才發現了英仙座奇怪雙星的不可思議行為。
我們依靠現代天文學,才發現了英仙座奇怪雙星的不可思議行為。(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在幾個世紀前,我們一直無法觀測到這個神秘天體系統中到底發生了什麼。根據科學家們計算,英仙座β星視星等變化週期為2.867天,每次過境都要持續約10個小時,在過去的數個世紀中只變化了一點兒,研究人員認為磁場或許在其中扮演著另一種作用因子。

2006年,芬蘭赫爾辛基大學的研究人員塞巴斯蒂安(Sebastian Porceddu),憑藉著他對天文學和古埃及學的雙學位知識,認為英仙座β星與古埃及的天文學研究存在聯繫。

在古埃及的神秘曆法中,時常根據對天文觀測的記載來劃分日期,不良的觀測可能預示著飢餓或者疾病。如果這一天被認為不良日期,那麼諸如出行、奠基都被認為是不利的,而好日期則預示著健康和成功。

因此,天文觀測可推測古埃及人的活動情況,研究人員希望從天體現象瞭解到其背後隱藏的宗教節日變化,這有點兒像使用日曆來確認某人的活動一樣。

研究人員塞巴斯蒂安通過一種名為開羅日曆的計時法,倒推至埃及新王國時期,大約處於公元前1550年至1069年,他發現一個為期29.5的計時週期,相當於一個陰曆月循環。

該週期農曆中體現的時間循環相差無幾,當然其中還存在一個為期2.85天的神秘週期。這就意味著得古埃及祭司對這顆變星進行了定期觀測,於是將2.85天的週期賦予了開羅曆法。這個看似一眼就能識破的現象,即英仙座β星與開羅日曆之間存在密切的聯繫。同時,科學家們也發現這個週期現在的觀測值要更長,差值大約在20分鐘左右。

之所以出現了將近20分鐘的時間差,是由於在這3000多年的時間內兩顆恆星外側氣體所造成的,質量流動大約介於四分之三倍的木星。

來自加那利群島特內裡費島觀測站天體物理研究所科學家胡安‧安東尼奧‧貝爾蒙特(Juan Antonio Belmonte)認為,從天文學和數學的角度分析,這個發現是絕對正確的。我們深信其中暗示的信號,即古埃及曆法與英仙座β星視星等週期之間存在密切關聯。

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的研究人員薩拉‧西蒙斯(Sarah Symons)認為,很高興看到一個跨學科的研究小組進行這項工作。薩拉‧西蒙斯是一位專門從事古埃及天文學研究的專家。

實際上英仙座β星是一個三星系統,其中兩顆主星公轉軌道非常靠近,第三顆恆星的距離則相對遙遠。在古埃及新王國時期的部分曆法中,人們認為「惡魔之星」與尼羅河存在關聯,至少神秘的2.85天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觀測記載。

責任編輯:文星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