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李怡談反送中: 大衛戰歌利亞自主運動天翻地覆 年青人善良智慧有勇氣(圖)

2020-05-07 05:06 作者: 梁路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歷時一年,知名專欄作家、、時事評論員李怡形容是運動由年青人帶領跨世代參與。(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国2020年5月6日讯】(看中國記者梁路思採訪報道)數百萬人參與、波瀾壯闊的「反送中」運動至今歷時一年。知名專欄作家李怡形容是運動由年青人帶領跨世代參與。他大讚香港年青人的抗爭,「善良有勇氣有智慧有承擔」,是「大衛戰歌利亞」「螳臂擋車抗巨人」,吸引全世界的眼光。他又指,運動展現出港人的自主信念,身份認同已成為一個不可以扭轉的走勢,是整個運動最大的成績。

去年4月開始,香港人開始投入反對港府推出的「逃犯修訂條例」的抗爭中,民間將該條例形容為「送中惡法」,運動名為「反送中」。去年4月28日開始,有十多萬人參與了民陣舉辦的遊行,之後演變至百萬人抗爭遊行的規模。大約3、400萬香港人次投入了這場大型的抗爭運動。

在香港政府及中共的鎮壓下,至今拘捕了7000多人,起訴過千人,被拘人士中,很多是年青人。港府隨後利用抗疫時期,對運動大清算,民主元老李柱銘、李卓人等和理非人物被拘捕。港府用刑罰最高的暴動罪起訴年青人。整個運動備受譴責的是警方的濫暴及濫捕。運動至今歷時一年,在武漢肺炎疫情開始消退之際,香港各區又漸漸拉開了抗爭序幕。

《看中國》日前專訪了知名專欄作家、時事評論員李怡先生。娓娓道來他對這場「反送中」運動的感受。

「對香港來說可以說是翻天覆地,不是幾百人,而是幾百萬人參與,雖然在街頭勇武抗爭者不是太多,但亦不是很少,應以千計,以2次大遊行的人數來算,有200萬人次。林鄭的民望因此跌倒個位數,9成香港人對她不滿。」

李怡說,「反送中」運動最大的影響,是改變了香港民主派以往的抗爭方式,運動由年輕人帶領:「就是整件事不是原本一路以來的民主派抗爭的形式,而是基本上由年青人帶動,在這之前,我都見到很多年青人在各區設很多街站,自己印海報,自己買擴音機,呼籲市民參與。」

去年(2019年)民陣開始舉辦「反送中」遊行,選擇起點在銅鑼灣東角道,因為預計參與人數不多。去年1月1日的遊行,人數也僅以千計。4月28日(2019年)民陣的遊行也以東角道為起點,結果十幾萬人參與:「為何有這麼多人出來遊行,就是民陣之前發起的遊行,不能切和現在的時代,但是這一次,年青人決定投入,決定參與,所以,你睇呢,整個運動是一個青年的運動。雖然,最後銀髮族都出來,中年人都出來,泛民的議員也參與,但是,整個的運動都是一個青年運動,帶動了整個反送中運動,是一個青年的運動。」

年青人的勇氣正義智慧吸引全世界聚焦香港

李怡大讚香港年青人所表現出來的勇氣和正義感,由此而激發出來的智慧,是老一輩人無法想像的:「年輕人所表現出來的勇氣和正義感,由此而激發出來的那種智慧,是我們想像不到,和我過去想像不到的,他們不單願意承擔犧牲,願意攬炒。而且想出來的,做出來的是我們以前無法想像。我整天都講,我在傳媒界已5、60年歷史了,你叫我在7日內,在世界各地報紙有設計,有外語,訂廣告位,發稿,(還是)沒錢的哦,對於我來講,機會是零,但他們做的到,並且由這次開始,因為他們的抗爭,吸引全世界的眼光,看見了香港。」

1989年8月23日,波羅的海三國200萬民眾手牽手,組成超過600公里長的人鏈,橫跨三國國境,向外展示爭取自由民主的決心,人鏈場面感動人心。2019年8月23日,21萬人在香港組也成長達60公里的人鏈,上演了激動人心的波羅的海,創造了奇蹟。

李怡表示,他在2014年雨傘運動時寫過一篇文,希望將波羅的海的概念引入香港,展示香港人的抗爭力量,但不成功。今年8月初,他再次寫過同樣內容的文章,還是沒人理會,但最後,連登仔一出,做成了:「做成的時候,走去人鏈的地方,你會好感動,因為,他們好有組織,我就是不知道,在沒有領袖之下,怎麼可以組織起來,他們還會告訴你,這裡的人太多了,前面側魚湧不夠人,可以移去那裡,見到老人家,他們(年青人)就站在那裡保護(他們),說這裡很危險。然後他們有人專門派喉糖,有個靚女(年青女孩),一路派喉糖,你看到真是莫名其妙,怎麼可能在幾日之內做的這麼完整呢。」

李怡引用蘇格拉底名句來形容香港的年青人:「我曾經講過,蘇格拉底人家問他,什麼叫善良,他說,善良就是智慧,善良可以激發智慧,你看到整件事,很有智慧,既是善良,又是智慧,既是勇氣,又是智慧。」

螳臂擋車抗巨人年青人是香港的今天非明天

李怡透露,香港在九七主權移交前後,很多傳媒當時集中在香港,很多都是他的老朋友,他們在香港報導97主權移交,見證這個歷史的轉變:「很多人說香港就快死了,但他們看到97之後沒死,而且好好,所以,大部分世界的傳媒都離開了。」

談到這,李怡呵呵一笑:「這次呢,好奇怪,那些人又回來了,那些老記者,紐約時報,金融時報,BBC,有的已有很高的地位,有的已是外地特派員,他們很久沒關注香港,(這次)全部回來了。G20(峰會)廣告(連登仔發起登廣告)事件後,香港不需要在全球各地媒體登廣告,因為,全球各地都有媒體在這裡採訪,並放上頭條,香港又再次成為全世界聚焦之地,成為一個以不自量力螳臂擋車的方式對抗一個巨人(中共),所以,這個是我想像不到的一個變化。」

李怡提到港府早前一日內拘捕15名和理非的民主派人士的事件,包括:李柱銘、李卓人、楊森等,他認為這件事真是很好笑:「這個運動是沒有領袖,沒大臺的,中共最後拘捕了那些人,說他們是領袖,是很好笑,李柱銘、黎智英何俊仁等,其實在整個運動中,只要是香港人都知道,他們擔任的角色很小,有的甚至沒有角色,真正發起的人,就是所謂的連登仔,連登仔的年青人。」

這股年青的力量,令中共措手不及。儘管中共早期想以強硬的方式處理,但依然無法撲滅這股抗爭的力量,撲滅香港人的怒火:「你看中國(中共)對香港,最先就是試圖威脅用強權,威脅動用中共解放軍,也威脅用好強的武力,也就是在這個過程中,我相信是有武警、公安介入,但最後,它們沒法子撲滅香港人的怒火,所以,中共在無奈當中,它們是找不到用什麼方式去應付這個運動。」

他說:「青年人現在對香港的想法和過去泛民的想法不同,只要你去問任何一個年輕人,應該9成都覺得香港不是中共的,香港人一定會覺得他們是香港人,這一個和泛民過去認為的在一國兩制下香港人的身份自然不同,這個信念帶領整個運動,逐漸由下而上,由年青一輩感染到中年的、老年的,以至於整個香港的世代,都有一個香港共同的觀點:「就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已成為一個不可以扭轉的走勢,這個是整個運動最大的成績。」

運動信念貫穿自主香港人再沒回頭路

李怡直言,「反送中」運動實際是自主運動:「我覺得這個運動不可以叫獨立的運動,也不可以叫民主運動,最正確的名字是自主運動,有了自主才有民主,有了自主才可以講獨立,沒有自主,什麼『一國兩制』都是沒意思的。『一國兩制』《基本法》保證的港人治港,就是要香港人自主,《基本法》要保證也是香港人自主,《中英聯合聲明》要保障的同樣是香港人自主。要求香港民主也是香港人要自主。追求獨立也是為了香港人自主,是因為得不到,所以一定要自主,自主是整個運動最大的焦點和今後一定的走向。」

他表示,香港人往後一定要走自主的路:「香港人一定要走自主的路,基本是不會改變,你用什麼方式走,在一國兩制下面走,基本法下面走,港人治港下面走,或者其他方式走,總之,自主是不會改變。我相信現在即使是好認同中共的人,包括鳳凰衛視的記者,中共東方的記者,都不敢說自己是中國人啦!都不說電視臺是中國(中共)電視臺啦!所以呢,包括建制的在內,建制口口聲聲說那麼愛國(愛共),如果去到外國,人家問你,where from?,你是哪裡人,一定說是香港人,這個就是趨勢,除非他是摀住良心啦!經過去年,這個就是自主運動的增長是到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表示,中共也知道這個趨勢,即使現在有人稱擁護中共,中共也不會相信,「它根本上知道這幫人都是香港人,香港人就是在反對(中共)!」但《基本法》賦予港人的權利,中共也不會給。即使中共給,香港人也不會再相信。中共還會用更加極端強硬的手法阻止鎮壓:「這條路很難走,但香港人沒其他選擇,好艱難,但是,好消息是不能回頭,不會走回頭,只要香港沒自主,抗爭就不會停息,做順民是很難的」。

(未完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