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島奇遇解因緣,用心不二終有成(圖)

2020-05-14 17:00 作者: 欣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袁江畫蓬萊仙島圖。
清袁江畫蓬萊仙島圖。(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唐憲宗元和初年,有名叫元徹、柳實的兩人,住在衡山。他二人都有在浙西一帶做官的親戚,因受到李琦案的牽連,各自逃亡到歡州和愛州(今越南境內),元、柳二人便相約一同去探望他們。

二人來到廉州合浦縣,準備坐船渡海到交趾。當晚正逢村民舉行祭祀典禮,鑼鼓喧嘩,船夫和元柳二人的隨從都去觀看。時近午夜,忽然颶風驟起,吹斷纜繩,船順著風,不知漂往何處。一會兒掛到大鯨魚的鰭須上,一會兒撞到巨龜的背殼,大浪翻湧猶如雪山,紅日躍升好似火輪。撞上鮫人的房屋,屋內的梭機就停擺了;撞到海市蜃樓,那樓宇便分崩離析。船就這樣在浪濤中擺盪顛簸,好幾次幾乎要翻沉。一直漂到一座孤島,怪風忽然停了。

元徹和柳實一籌莫展的上了島,島上供奉著天王的法像,金光閃閃,下面擺放著金爐和香火。兩人四下張望,看到海面上浮出一頭巨獸,東張西望,好像在探察什麼,白森森的獠牙如劍戟般鋒利,兩眼閃著電光,許久才隱沒水中。又過了會兒,海面上紫雲湧起,瀰漫數百步之遠,當中有五色大芙蓉,高約百餘丈,層層花瓣中都有閃耀奪目的錦繡帷幔。又看到一座彩虹橋舒展開來,直通島上。有梳著雙鬟的侍女,捧著玉盒與金爐,從蓮葉上下來,清理香爐裡的香灰,再點燃香火,異香撲鼻。元柳二人連忙上前叩拜,懇請仙姑相助,讓他們返回人間。侍女默然不語。

二人請求良久,侍女問道:「你二人是什麼人,為什麼忽然來到這裡?」二人便把此前的遭遇如實說了一遍。侍女說:「過一會兒玉虛尊師會降臨此地,與南溟夫人相會。你們一心求他,應能如願。」說完,有道人騎著白鹿,乘著彩雲來到了島上。元柳二人一同上前叩拜哭訴。玉虛尊師心生憐憫,示意道:「你們隨她拜見南溟夫人,就能回去了。」又對雙鬟侍女說:「我暫且在此修煉,煉完就來見夫人。」二人跟隨侍女去見南溟夫人,只見帳中坐著一位身穿綵衣的年輕女子,肌膚如玉,光彩照人,她的神采彷彿能令流水澄清,令大海肅靜。二人上前自報姓名,夫人不禁莞爾:「過去天台山有個劉晨,現在有個柳實;過去有個阮肇,現在有元徹。昔有劉阮,今有元柳,莫非是天意?」

二人坐了一會兒,玉虛尊師來了,南溟夫人起身行禮。之後有仙子數人演奏笙簧蕭笛,旁邊有鸞鳳歌舞,十分和諧。元柳二人恍然如夢,好像置身於天帝的居所,所見所聞都是人間罕有。喝了一會兒酒,有一隻黑色仙鶴銜著一封信箋從天而降,信上說:「安期生聽說尊師來南溟赴會,請尊師稍後移駕相會。」玉虛尊師對仙鶴說:「確實應當一聚啊!」又對南溟夫人說:「我與安期生闊別千年,若不是這次來南溟,還見不到他呢。」於是夫人命左右上飯菜,與玉虛道人相對而食。玉虛看看元柳二人,說:「雖然不應讓他二人共食,但也應該給他們吃些人間的食物。」南溟夫人便吩咐給元柳二人另外上些食物,一嚐果然是人間的味道。飯後,玉虛尊師從懷中拿出一卷簿冊遞給南溟夫人,夫人恭敬的接過。玉虛臨走前,回頭對元柳二人說:「你們二人都有道緣,回去是不難的。今日不期而遇,照理說應該贈與你們靈藥。但既然是宿緣,你們自會有師父,我不是你們的師父。」元徹、柳實上前拜別。

南溟夫人對一名穿紫衣戴鳳冠的侍女說:「現在可以送客人回去了。只是讓他們坐什麼回去呢?」侍女說:「有一座百花橋可以送他們回去。」元柳二人十分感激,拜謝夫人。夫人又送給他們一隻一尺多高的玉壺,在玉壺上題了首詩:「來從一葉舟中來,去向百花橋上去。若到人間扣玉壺,鴛鴦自解分明語。」隨即出現了一座長約百步的橋,欄杆上開滿珍奇的花卉。元柳二人從花間張望,只見千龍萬蛇纏繞為橋柱。紫衣侍女說:「我來送你們回去,是因為有事要託付你們。」她從襟帶間解下一隻琥珀盒子,當中隱約有蜘蛛形狀的東西。她說:「我是水仙,水仙皆為女身。此前我遇見一位番禺少年,兩情相悅,育有一子。三歲不到時,本該捨棄他,但夫人讓我把他交給南嶽神為子,到如今已有好些年了。南嶽回雁峰的使者,曾有事來水府,回去時,我請他把一隻玉環帶給我兒子,沒想到他竟把玉環私藏了,令我耿耿於懷。請你二人帶上這隻盒子,投進回雁峰使者廟,到時自會有響應。千萬不要打開盒子。」元柳二人答應了,又問她:「夫人題詩說:「若到人間扣玉壺,鴛鴦自解分明語。」是什麼意思?」侍女說:「你們如有什麼需要,只需敲擊玉壺,就會有鴛鴦回應你們。」元柳二人又問:「玉虛尊師說我們會有師父,誰是我們的師父?」侍女說:「是南嶽太極先生。日後你們自會相遇。」

與侍女道別後,元柳二人走到百花橋盡頭,一看竟是當初在合浦縣坐船的地方。回頭再看,橋已無影無蹤。一路打聽,才知道已經過去十二年了,流亡在歡州、愛州的親屬都已去世。回衡山的路上,他們感到十分飢餓,敲擊玉壺,果然有鴛鴦說:「若想吃喝,往前走就能看到了。」很快,他們在路邊看到豐盛的菜餚,兩人吃飽肚子,幾天都不再想吃東西。到了家鄉,當年的幼童都已長成了少年。他倆的妻子恰巧都去世三日。家人見他們回來,又悲又喜,說:「傳言郎君葬身大海。服喪三年,又過了九年,已經十二年了。」然而元柳二人經過這一番閱歷,只覺得心體清虛,對人間事已無多眷戀,操辦妻子的喪事也並不感到十分悲傷。

事後二人結伴去回雁峰,把琥珀盒子投進使者廟。只見數丈長的黑龍騰躍而起,激風噴電,折樹揭屋,霹靂一聲,廟應聲而碎。元柳二人見狀,嚇得戰戰兢兢。空中有人扔下一隻玉環。兩人連忙帶著玉環送到南嶽廟。回到家後,有黃衣少年拿著兩個金盒,分別到元、柳兩家,對他們說:「主人讓我送來還魂膏報答二位君子。家中若有過世的人,即使死去六十年也能活過來。」他們接過藥膏,少年就不見了。他們用還魂膏把妻子救活,之後便一同尋山問道,一心想找到太極先生。找了一圈無功而返,兩人悶悶不樂的回家去。正逢大雪,路上有位老人挑著擔子賣柴。他們憐憫老人,拿酒給老人喝,無意間看到柴擔上有「太極」二字。二人知是天意,趕緊拜老人為師,把島上的見聞都說了一遍。老人說:「這玉壺是我裝酒的壺,已經丟失了幾百年了,又見到它很是高興。」此後二人跟隨太極先生去祝融峰,修真得道,再沒有人見到他們。

元徹與柳實因為一場海難,有了一次仙島奇遇,看似是意外的因禍得福,其實都是前緣注定。雖然故事中對元柳二人著墨不多,但看他們在仙島上有禮有節,對紫衣侍女信守承諾,對尋師求道熱心虔誠,不難看出他們生性純良,悟性頗高。老子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元柳二公,可謂正是這樣的「上士」。

(典出《續仙傳》)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