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中國的敵人嗎?撥開仇美的迷霧(圖)

2020-05-24 09:50 作者: 王克斌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國 中國 敵人
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源: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5月24日訊】如果一個國家只允許一種聲音,那麼,謠言也會成為真諦。

自2012年18大交接以來,新老班子都提出不走邪路,這邪路就是美國三權分立的制度。為了說服民眾,還暗指美國「亡我之心不死」。3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美國扮演了什麼的角色,有目共睹。人家提供了資金、技術和市場。可以說沒有美歐的合作,就沒有中國經濟的繁榮。當然,任何合作都是互利的,美國和歐洲也獲得了相應好處。

武漢瘟疫爆發後,外交部的幾隻戰狼含沙射影,竭盡造謠污蔑之能事,在幾個星期的時間裏,就把美國打造成與中國不共戴天的敵人。

朝俄最早關閉邊界,她們不擲一詞。但對後來停航的美國卻牢騷滿腹,嘟嘟囔囔。那位趙家人利用職務之便,把武漢病毒說成由美國大兵帶來。另一個則叫嚷,美國沒給他們任何援助。這幾個輪番發言的戰狼,有時像怨婦,有時像潑婦,有時又是長舌婦。把謠言和謾罵的本領盡興發揮,美國就這樣又成了中國的敵人。令人百思不解的是,不光國內被屏蔽的良民、團民相信這些鬼話,就連在美國留學的小粉紅,甚至拿美國退休金的精英也堅信了發源地就在美國。

CCTV動員了所有的火力對美國國務卿蓬皮奧一陣掃射,接著又把火力轉向前總統顧問班農。美國官員一下子成了人類公敵。這還了得!難道你CCTV就代表人類?

我們不禁要問,美國與中國分居在地球兩側,一個白天,一個黑夜,相聚甚遠。打起架來,胳膊再長也碰不到對方。這兩個國家怎麼會成了仇敵?如果真的那樣,這仇敵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為了闡明歷史事實,我們不妨從一個故事說起。

1879年,美國第18位總統格蘭特將軍訪問中國,受到直隸總督李鴻章先生的盛情接待。李發現格蘭特將軍的手杖十分精緻,上端有一顆巨型寳石,周圍又鑲嵌著一圈小寳石。將軍見李大人愛不釋手,便說:「如果您喜歡,我可以把它送給您。但我需徵得美國人的同意。」

將軍言而有信,把贈枴杖一事囑託家人。1897年,李中堂順訪美國。在歡迎李的宴會上,格蘭特夫人當眾提到「贈杖之約」。徵求與會者同意,當即把手杖送給中堂大人。

這個故事雖然是兩個人之間的事,但他們各自代表了中國和美國。因此這也是中美兩國之間的友誼。當時,美國年輕富有,而中國則傷痕纍纍,貧窮落後。美國並沒因此小覷中國。和他們所推崇的人權一樣,國與國平等。

美國對中國的援助遠不止一根枴杖。他們用庚子賠款創建了至今還值得炫耀的清華;他們幫助中國修建了至今還是一流的協和醫院。美國還通過教會幫中國建立了燕京大學、匯文大學、華北協和女子大學、聖約翰大學、金陵大學等等。無論你怎麼嘀咕瞎想,這些援助也不像一個敵人的所作所為。

在民國期間,許多美國人的名字都應該刻在歷史教課書上。這些人裡有在中國傳教辦學的司徒雷登先生、在中緬邊界抗日的史迪威將軍、指揮中國空軍美國大隊的陳納德將軍、為中國內戰調停的馬歇爾將軍等。

在抗戰期間,美國曾向中國提供貸款和武器。大家都記得第一夫人宋美齡女士在美國的演講。抗戰勝利後,美國承認中國在二戰中的地位,使中國成為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

從滿清到民國,美國一直是中國熱情慷慨的朋友。抗戰的勝利離不開美國的支持援助。日寇的投降也離不開兩顆核彈的威力。那麼美國到底在什麼時候成了中國的敵人?

1949年,共產黨取得政權的時候,正值二戰結束不久。國際關係新格局分為兩極,出現了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和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毛澤東投進了蘇聯的懷抱,把曾經是中國的朋友的美國當成了敵人。因此在某種意義上,美國是毛澤東選擇的敵人,他又強加給中國人一個觀念,即美國是敵人。歷史已經證明,蘇俄不是可靠的朋友,美國也不是永遠的敵人。

這時的敵人還只有概念的意義。到了越南戰爭的時候,中美則成了真刀真槍血濺沙場的敵人。

二戰結束後,朝鮮以北緯38度為界,分為南北兩部分,各立政府。北部親蘇,南部則親自由世界。

朝鮮人民軍在1950年6月25日以反擊侵略為由越過三八線大舉進攻韓國。長驅直入,攻陷漢城。這時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介入,以仁川登陸扭轉戰局。在戰況逆轉的情勢下,中共在10月決定派軍入朝參戰。中美之間從此結下樑子。

中國的新政權剛建立一年,經過八年抗戰和四年內戰,傷痕纍纍,民不聊生。毛澤東此刻又讓中國捲進一場國際戰爭,開始一次豪賭。經濟負擔佔國民產值的1/4,令幾十萬中國青年喪生。結果,跟美國成了戰場上的真實敵人,還擁立了一個世襲的金氏王朝,讓朝鮮人民陷於水深火熱之中。

中國冒著生命和經濟的損失,最後打個平手,於1953年簽訂停戰協議。

越南戰爭使得中美不光是意識形態的假想敵,還成了決戰疆場的仇敵。這個敵人又是毛澤東一手製造的。人民不過是犧牲品,跟著他吃苦受罪。

越南戰爭後,中美之間也不是一點來往都沒有,1954年到1970年,北京政權和美國之間在瑞士日內瓦以及波蘭華沙共舉行了136次大使級會談。當然會談只流於形式。

從50年代後期,中蘇兩黨產生分歧,開始對立。中共於60年代初連發九評,批判蘇共的修正主義路線,把自己當成馬列主義的忠實信徒。到60年代末,蘇軍大兵壓境,還在東北邊界的珍寳島發生衝突。這時毛澤東的一邊倒路線遭到沈重的打擊。俄國人靠不住。

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松權衡利弊不計前嫌,向還是毛澤東統治的中國亮出了橄欖枝。他的破冰之旅打開了關閉20多年的鐵幕。從此中美之間又恢復往來。毛澤東在貧困交加的時候,接受了美國。從此化干戈為玉帛,兩國開始友好往來。

1979年,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初期,中美建交。鄧小平訪問美國,同時,中國開始派留學生和訪問學者到美國學習。中美兩國領導人也開始互訪。這個曾經被意識形態分開的兩個大國開始和平共處。

茲後,雖然摩擦不斷,但兩國關係基本上走勢平穩。對中國友好的不光是美國政府,美國人民也伸出了友善之手。他們熱情地接待中國的留學生,他們領養了數以萬計的中國孤兒。其中多為女童,還有不少患有先天疾病的棄嬰。顯示出信封基督的美國人的博愛精神。相比之下,中國人確實還缺乏這種崇高的風尚。

東方大國的「改革開放」和中美間在商務、技術、文化的密切來往促動了世界經濟全球化的新局面。這新局面的特徵就是第一和第二世界的國家提供投資、技術和市場,第三世界國家,包括中國提供資源、原料和人力。這樣先進的國家可以幫助落後的國家,同時也可以得到價格低廉的商品;貧窮國家可以提高自己的生產力,同時增加外匯收入。我們不得不看到,中國的崛起跟這全球化的局面不無關係。中國人應該認識到只有改革開放才有出路,只有維持發展跟美國的友好關係才能使經濟形勢持續穩固。

從2018年開始的貿易戰停停打打,反覆進退,好不容易達成了初步成果。沒想到武漢病毒從潘多拉盒子裡鑽出。中國不從病毒出現的地方徹查,反倒污蔑美國軍人把病毒帶到武漢。加之中國對疫情信息的隱瞞和封鎖,激怒了美國。外交部發言人和CCTV開始對美國公開使用了敵人,這樣仇視的字眼。事情還沒有結束,我們不知道中美危機能不能再一次化解,還是繼續為敵。吾等只好拭目以待。

自1949年以來,中美關係搖搖晃晃走過了70多年。至少有一個事實,我們應該承認:跟美國為敵的時候,我們窮;跟美國友好的時候,我們富。如果為了人民的利益,統治者拋開一黨專制的陳腐教條,中國和美國能夠友好下去。

歸根結底,美國是不是中國的敵人呢?我們不妨採用數學的反證法做個簡單的推斷。如果沒有共產黨領導的農民暴動和49年的無產階級專政,美國會是中國的敵人嗎?

答案:不會。

換句話說,美國不是中國的敵人,而是中國共產黨的敵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