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騷亂不影響制裁中共(圖)

2020-06-02 09:52 作者: 顏純鉤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5月31日,華盛頓州貝爾維尤市(Bellevue)警察局長史蒂夫.米列特(Steve Mylett)跪在示威者旁邊,並與他們交談,由於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最近去世而引起的抗議活動在美國各地發生。(圖片來源:David Ryder /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2日訊】美國各地騷亂,中國政府和五毛們幸災樂禍,希望美國國內的麻煩,會阻礙美國制裁中國的行動,這都是一些蠢人的自嗨而已。

美國社會動亂,又不需要特朗普自己去處理,各州有各州的對策,需要出動國民警衛軍的就出動,需要宵禁的就宵禁。美國政府面對黑人暴動又不是第一次,美國的民情本來就是自由主義,又比較習慣訴諸暴力,黑人白人之間向有宿怨,再加上這次疫症造成大量傷亡,失業率攀升,不少人生活面臨困境,民間怨氣會藉一些個別事件渲泄出來。

美國政府制裁中國的大方向既然定下來,那就是不同政府部門去執行的問題,警察去處理動亂,國務院去處理制裁,各司其職,五毛們有什麼好高興的?

與美國相比,難道中國的社會很完美嗎?美國是讓問題自己暴露,暴露了就去處理,中共卻是不讓問題暴露,把垃圾都掃到地氈下去,讓地氈發臭,從裡面爛出來而已。中共的麻煩還在後面,而且中共的麻煩是根本性的、長遠的、災難性的,五毛們歡欣鼓舞,不知道死期將近。

網路上有短片,拍到一批美國警察在街頭向民眾單膝下跪,對不幸事件造成人民的不安表示道歉,這是什麼道理?

社會上有人出來抗議,本來和平示威根本沒有問題,一旦發生搶劫縱火,警察當然要處理,沒有理由警察處理社會動亂還要下跪道歉吧?

問題就在於,美國警察並沒有將自己當作凌駕在普通民眾頭上的惡霸,自己的同袍失控,殺害了一個平民,對全體警察來說,都是一種過失,因為一個過失,又釀成社會暴亂,他們覺得對國民理虧,因此主動下跪道歉。

警察跪膝壓死黑人之後,政府馬上作調查,公布調查結果,逮捕行凶的警員,他將面臨謀殺控罪,其餘三名警察也有脅從的追究。政府所做的一切,都已經盡到政府的責任,如非社會有積怨,本來一個個別事件,不應該引發如此嚴重的騷亂

儘管如此,美國警察還是下跪了。

誰能想像香港警察因為近一年來的暴行向香港人下跪道歉?跪就不用想的了,林鄭政府幾時就近一年來的警暴問題,哪怕只做一次公開透明的調查,哪怕只公怖逮捕一個行凶警員,哪怕只道歉一次。

林鄭每天看電視,警察如何施加過度暴力,如何侵犯人權,現場錄影一目瞭然。她如果還算是一個正常的人,就沒有理由不知道警察做錯了什麼,可是林鄭從頭到尾連一句約束警察的話都沒有說過。

前線警察如此野蠻,一定得到前線指揮官的縱容,前線指揮官奉命行事,一定得到鄭炳強的指令,鄧炳強的暴力指令,一定得到林鄭的批准。不必說,所有香港的警暴,都是林鄭下的命令,林鄭給了警察充分授權,警察當然盡情發泄暴力。

美國警察為什麼當眾下跪,我相信沒有任何上級警官要他們這樣做,也不會有州長甚至特朗普作出這樣的要求,那完全是前線警員一時感觸下作出的即時反應。單就這件事,我們便可以分辨出兩種制度下,國家暴力的本質區別。

獨裁統治以民為敵,殘民以逞,民主制度人民是國家主人,政府要對人民負責。

讓你選,你想生活在國安法實施後,政府與警察都無法無天的表面上很安靜的香港,還是生活在政府與警察都要守法,而社會時有事故發生的美國?在美國,個別警察也有可能失控,但整個政府都在人民的監控之下;在香港,整個警隊都可以發癲,而人民對政府和警察都沒有能力監控。

在美國,林鄭這種官早就要下臺,接受調查,甚至負上刑事責任(警察濫暴造成的傷亡,都來源於她的行政命令),現在她還要也文也武,自以為得戚,而香港人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除非中共垮臺,香港人奪回自治權力,那時才有機會懲處她。

這一天一定會來臨,天網恢恢,報應不爽。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鉤作者專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