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滿滿正能量?中共恐怖手段曝光(組圖)

2020-06-08 06:2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有幾位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製造「正能量」與「暖新聞」的當事人向《寒冬》敘述了他們的親身經歷。圖為2020年5月19日,一名醫務人員準備在武漢市給一名男子檢查。
有幾位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製造「正能量」與「暖新聞」的當事人向《寒冬》敘述了他們的親身經歷。圖為2020年5月19日,一名醫務人員準備在武漢市給一名男子檢查。(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8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中共宣傳機構為製造抗疫相關的「暖新聞」而忙碌,藉著宣傳「個人犧牲」與「政府功績」,來操縱輿論。

相關新聞如下: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 牡丹江市委書記換人
旅法港人悼六四 法民眾:中國抹殺史實如同隱瞞疫情
中共現已四面楚歌 將自食其果
李文亮同事染疾後全身變黑 搶救無效去世
中國應屆生遇疫情就業更難 專家推再讀兩年大學

報道中國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雜誌《寒冬》於6月5日報導,如今,中國互聯網絡上充斥著「愛國」、「團結」與「積極向上」的言論,中共宣傳機器投入時間與精力來「醫治」起初民眾對於政府處理武漢肺炎疫情不當的抗議。

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曾經發布通知,要求「推出更多有溫度、有淚點、有人情味的『暖新聞』」以製造「正能量」。自此以後,中國官媒不再宣傳武漢肺炎疫情是「可防可控」,而是轉為謳歌抗疫一線好人好事,以及當局強大的執行力。

目前「正能量」這三個字成為了中共的常用詞,也是北京當局網絡審查及輿論管控工作的核心,政治正確的言論正是被歸為「正能量」,與之相反的言論則會被視為、稱作「負能量」,將被刪除或屏蔽。

有幾位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製造「正能量」與「暖新聞」的當事人向《寒冬》敘述了他們的親身經歷。

違心的宣傳者

醫護人員英子(化名)曾經被派往武漢支援,她返家已達兩個月了,回到本地後的她並不消閒。因為在政府人員的監督之下,她正忙於講述自己抗擊武肺疫情的經歷,來宣傳「正能量」。英子得寫文章,並得再經過宣傳專人的加工與修改,如此方能宣傳黨的功績。此外,英子還被要求得在各種會議上沒完沒了地持續傳遞「正能量」。

其實,當醫院在1月底要求英子前往武漢支援時,其家人是強烈反對的,但知道「不去就會受到處罰」的英子在別無選擇之下,只能違心地簽下「請戰書」。

然而,官媒將這種「請戰書」製造為「暖新聞」,強調中國各地的醫護人員都自願支援武漢,將對抗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期間死亡的醫護人員描繪成了「光榮犧牲」。2020年1月,網絡上到處都能見到類似「這些請戰書,看一次哭一次」「『請派我去戰鬥!』八旬老醫生寫請戰書申請馳援武漢」的文章。但是,已有不少醫護人員透露,申請支援武漢並非都是自願的。

在出發前,市政府安排官媒採訪,醫院領導亦提前讓英子背台詞聲稱自己是自願去的。英子照做了。

但英子說:「如果拒絕就會遭整治,以後有關晉升或提升工資的事就輪不到我。」

英子一到武漢,就意識到中共病毒疫情超乎想像的嚴重,但當時沒有路可退。「醫院物資不夠,防護服的質量超級差,一穿就破了,更誇張的是我戴的口罩,沒有多久,一邊的掛線就掉下來了。」英子回憶說,「每天都看到火葬場的車來來往往,但新聞不會報死亡真數。」

因為這些真實情況都被視為「負能量」,自然是禁止醫護人員透露,即便是對家人說也不行,一旦對外透露就屬於「洩露國家機密罪」。

英子從武漢回來之後,就被安排在一家酒店自我隔離,她不能夠隨便接受記者採訪。不過一安排英子接受採訪時,她就只能夠傳遞「正能量」。

英子總結說道,「我們的前途都在政府手裡,只有聽黨話才能保證前途。」

同英子一樣,一位河南省女士違心地成了「暖新聞主人公」。因為家中出現武漢返鄉人員,這位女士被迫與家人一同在家自我隔離,政府在她的家門口掛上了「家有武漢返鄉人員,請勿靠近」的條幅。當朋友、鄰居將食物等物資送到她的家門口時,政府人員就拍照發布至微信上,並鼓吹說政府供給這些物品是出自於「對老百姓的關愛」。

當醫院在1月底要求英子前往武漢支援時,其家人是強烈反對的,但知道「不去就會受到處罰」的英子在別無選擇之下,只能違心地簽下「請戰書」。圖為2020年5月15日,武漢市的一條街道上居民們排隊等候病毒篩檢。
當醫院在1月底要求英子前往武漢支援時,其家人是強烈反對的,但知道「不去就會受到處罰」的英子在別無選擇之下,只能違心地簽下「請戰書」。圖為2020年5月15日,武漢市的一條街道上居民們排隊等候病毒篩檢。(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被威脅撒謊

一位1月份被招募到武漢支援的工人也有著相同經歷,當他與同事們得知要去醫院支援時,因為擔心自身安全而拒絕前往,但卻被政府人員威脅,若不去就將他們全家人戶口都拉入黑名單中,於是他們被迫改變主意。

「看到各醫院每天一車車病人拉進去,一車車的死人拉出來。」這名工人回憶說,他和同事在武漢期間都活在高度恐懼之中,有時人在承受不住繁重工作與精神壓力時,就會崩潰痛哭。

儘管如此,公司負責人仍然要求他們得傳遞「正能量」,讓他們在安排好的官媒採訪期間,盡說對政府有利的話,否則只要說錯一句話即會「惹上麻煩」。於是,工人們在接受記者採訪期間,亦笑稱是自願前來支援的,「就是不給工錢也會支援武漢」。

當工人們返回家之後,公司負責人再一次警告他們要對中共病毒疫情的真實情況守口如瓶,包括面對家人亦得如此,否則「洩露國家機密」,就會「把全家人拉入黑名單」。

與當局持相反意見 即有被安上罪名與判刑之可能

其實,眾所周知,不只是涉及武漢肺炎疫情,凡是不認同北京當局,持相反立場,或是針對當局政策的提出建議或予以批評,甚至是呼籲當局的人士,都有可能被冠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或「尋釁滋事罪」等罪狀。

上海法律學者張雪忠由於在日前致函全國人大代表,並再度呼籲啟動國民制憲,致使他11日深夜遭到警方逮捕,所幸約在24小時之後獲釋返回住處。
上海法律學者張雪忠由於在日前致函全國人大代表,並再度呼籲啟動國民制憲,致使他11日深夜遭到警方逮捕,所幸約在24小時之後獲釋返回住處。(圖片來源:維權網)

中央社5月12日報導,在中國全國兩會將要召開之際,一名多次公開呼籲北京應當建立憲政的上海法律學者、前律師張雪忠由於在日前致函全國人大代表,並再度呼籲啟動國民制憲,致使他11日深夜至今天凌晨間在上海遭到警方逮捕,所幸約在24小時之後獲釋返回住處。張雪忠於凌晨亦透過微信向大家報平安。

維權網5月13日報導,2013年8月2日,甘肅省武山縣的訪民孫金秀赴府右街郵局,準備郵寄上訪信給國家領導人,結果被盤查,隨後還遭到一個警號為028910員警拖至攝像頭盲區,且頭被摁在地上,並遭到該員警以腳猛踩,導致孫金秀的右耳聽不見聲音,右眼則是失明腫痛出血,甚至在昏迷不醒的狀態下被到馬路邊。孫金秀為此持續在執著地找北京公安督察討說法,要求驗傷、追責。

2017年10月初,武山縣委常委林如海前往孫金秀家,說要解決孫金秀的信訪問題,武山縣公安局領導亦在電話中做出承諾,但在孫金秀10月11日主動前往北京的武山公安詢問時,刑警隊卻強行給孫照相、強制訊問,並以「涉嫌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罪」起訴,因孫在開庭期間的態度不好,又被加上「擾亂法庭秩序罪」,最終判刑兩年三個月,直至2020年1月19日刑滿釋放。

維權網6月6日報導,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人李龍全因為長期沒有得到當局賠付的足額退耕還林補償,索要亦遭拒,故多次上訪;曾因為揭露當地政府為征地而暗箱操作、拒付合理補償以及將村民打殘,本人被毆打到腸子外漏。

2017年8月8日,李龍全與20多名維權訪民欲赴京上訪,反映縣政府非法扣留全村970畝退耕還林土地款,但遭到政府內線告發後,被刑拘於納雍縣看守所,直至9月13日,被納雍縣檢察院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與「尋釁滋事罪」正式批捕;2018年某日,貴州省納雍縣法院一審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後雖不服上訴;2019年4月9日,二審裁決,仍維持原判,刑期至2022年8月7日。

據悉,李龍全的兒子曾經前往派出所詢問父親為何被逮捕,但竟遭到警方毆打,後則被行政拘留10天。

此外,在北京當局對六四日益發嚴酷打壓的局面下,多年堅持紀念六四的湖南株洲民主維權人士陳思明,今年在六四到來之前,就遭到員警強行帶去旅行,6月5日才獲釋,但陳思明被釋當日就在株洲攬雲亭舉牌紀念六四31周年,並發表紀念六四公開信。不過,他隨即遭中共當局投入監獄,行政拘留15天。

湖南株洲民主維權人士陳思明,今年在株洲攬雲亭舉牌紀念六四31周年,並發表紀念六四公開信,但遭中共當局投入監獄,行政拘留15天。
湖南株洲民主維權人士陳思明,今年在株洲攬雲亭舉牌紀念六四31周年,並發表紀念六四公開信,但遭中共當局投入監獄,行政拘留15天。(圖片來源:維權網)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