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喝采抗議騷亂 卻說川普集會傳播病毒(圖)


美國民主黨為參與「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騷亂運動的人群大聲喝采,然而,他們卻批評川普(特朗普)總統重開競選集會有助於傳播引發武漢肺炎(Covid-19)的病毒。新近泄露的備忘錄揭露民主黨更多的虛僞。
民主黨為了自己的黨派利益不停變換嘴臉,最終將傷害黑人、美國以及他們自己。圖爲6月12日,一些運動激進份子在其佔領的華盛頓州西雅圖市的部分地區、並自封為「國會山自治區」的屋頂上閑逛。(圖片來源:Karen Ducey/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16日讯】(看中國記者理翺編譯/綜合報導)美國頂級民主黨人一直為參與「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的全美各地的人群大聲喝采,儘管該項運動伴隨著大規模抗議活動、以抗議的名義進行的騷亂以及暴力動亂。然而,現在他們卻批評川普(特朗普)總統計畫重新開始的競選集會,揚言這些活動(原定在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市開始)可能有助於傳播引發武漢肺炎(Covid-19)的病毒。其雙重標準令人側目,而一份新近浮出水面的備忘錄讓人們看到更多的民主黨的虛僞。

據福克斯新聞網週日(6月14日)報導,大城的民主黨人曾經一度堅持實行嚴格的病毒封鎖措施,但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之後,其態度有所緩和,並鼓勵反警察示威。然而,幾週後他們又擺出了明顯虛偽的兩幅面孔。

民主黨人、左派變換不停的嘴臉

週一(6月8日),美國民主黨眾議員佛羅里達州的瓦爾·戴明斯(Val Demings)告訴她的推特追隨者,她參加了「治癒與希望」集會,「在美國感到悲傷時與我們的社區對話」。

到了週四(6月11日),被認為可能會是喬·拜登(Joe Biden)的競選夥伴的戴明斯突然改變了她對於群眾聚會的腔調。

戴明斯說:「由於我們的病毒病例又激增了,總統在佛羅里達州和其它地方舉行群眾集會的計畫是不負責任和自私的。」戴明斯評論道,卻隻字不提她先前的言論,也不提病毒病例爲什麽會增加。

戴明斯並不孤單。一週前,佛蒙特州的美國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位獨立人士,他在4月中止競選之前曾尋求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在推特上說:「恭喜今天所有在街上和平抗議的人。我們將共同結束警察的野蠻行徑。我們將共同擊敗川普。我們將共同為基於正義和同情而不是貪婪和謊言的政府而戰。」

但是到週四(6月11日),桑德斯也對公共安全採取了不同的姿態。

這位前總統候選人在談到總統的新會議地點時說:「川普希望有15,000名代表在佛羅里達舉行的共和黨大會上為他歡呼。」「沒有社會距離。他拒絕接受醫療建議不僅危及那裡的人,而且危及他們所接觸的人。川普對國家的健康和福祉構成威脅。他必須被擊敗。」

然而,桑德斯的指控毫無根據。川普2020大選通訊總監蒂姆·默特(Tim Murtaugh)同天告訴《福克斯新聞》:「無論您是去集會還是去超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指導方針仍然有效,建議那些有潛在疾病的人要非常小心。」

如此明顯的來自反川普總統人群的雙重標準似乎並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

《每日來電者》洛根·霍爾(Logan Hall)評論說:「如果對全國範圍內的抗議者違反居家令和社會距離指導方針保持沉默,請不要認真對待任何強調『社會距離』的人。」

民主黨正反兩面的「強烈抨擊」

就在最近的5月下旬,武漢肺炎的封鎖似乎已經消失了,許多負責大城市的民主黨人,包括一些曾經堅持嚴格的檢疫措施的民主黨人,都紛紛擁護全國性的大規模示威遊行。

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此前曾強烈抨擊要求重新開放該州的抗議示威者。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你無權危害我的健康……以及我孩子的健康和你孩子的健康。」

庫默的指示已在全州範圍內執行:紐約市一家日光浴店老闆告訴《福克斯新聞》,他因重新開業而被罰款1,000美元,稱這種情況「瘋了」,並稱他已被「打垮」。

不過,幾天後,庫默說,他與那些無視居家令的人「站在一起」:「沒有人批准縱火、暴行和入室盜竊,但會不支持抗議者、憤怒、恐懼和挫敗感嗎?不。不,(我們)要求正義。」

4月,紐約市市長比爾·德布拉西奧(Bill de Blasio)在說喪禮聚會違反了社會疏離準則之後,告訴猶太人社區,「警告時間已經過去」,並強行驅散參加葬禮的人群。5月,市長卻宣稱:「我們一向尊重非暴力抗議活動。」

還有,民主黨洛杉磯市市長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在3月威脅要為重新開業的企業削減電力和水資源,他說他想懲罰「不負責任和自私」的行為。但在最近幾天,他也鼓勵群眾集會抗議,即使他譴責暴力。

他說:「我將永遠保護安傑利諾斯發表聲音的權利,我們可以領導反對種族主義的運動,而不必擔心暴力或破壞行為。」安傑利諾斯是指洛杉磯的本地人或居民。

華盛頓特區的市長穆裡爾·鮑澤(Muriel Bowser)誓言要對任何違反居家令的人處以5,000美元的罰款或90天的監禁。不過,在弗洛伊德死後,鮑澤為抗議活動辯護。

她說:「我們為數百年來的制度性種族主義感到悲傷。」「人們為改變感到疲倦、悲傷、憤怒和絕望。」

顧問德魯·霍爾頓(Drew Holden)在長長的推特文章中指出了民主黨對抗議的虛僞的兩面性的其它例子,並指出大多數(左派)媒體報導西雅圖動亂份子佔領幾處街區的事件,與2014年報導俄勒岡州右翼分子對峙事件截然不同。

倡導「集體所有製」的「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不再「激進」了?

對於民主黨人,一份新近浮出水面的來自於民主黨國會競選委員會(DCCC)高級官員的2015年11月發布的備忘錄引起了人們的擔憂,即人們可能還會看到民主黨更多的虛僞。

這份機密文件最初於2016年被黑客「Guccifer 2.0」洩露,當時的特徵是不敏感且是居高臨下的口吻。現在,由於民主黨人正面臨新近復甦的「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該運動已導致政客們向黑人下跪,並改變了全國的言論自由準則,因此該備忘錄的泄露產生了巨大的威脅:會破壞民主黨在弗洛伊德之死後樹立的明確承諾改革的形象。

該備忘錄將「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稱為「激進」,並向民主黨眾議院候選人提供瞭如何處理試圖參與競選活動的激進主義者的建議。

DCCC最高官員特洛伊·佩裡(Troy Perry)在文件開始說:「不應將此文件通過電子郵件發送或發送給大樓外的任何人。」「請僅在會議或電話中向競選人員提供這些最佳做法。」

佩裡,一位黑人,在文件中繼續將「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定性為「結束『反黑人種族主義』的激進運動」。

他指出,「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動份子不希望他們的運動「被民主黨所利用」。

備忘錄解釋了「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的訴求:除了斷絕為警察部隊提供資金(斷資警察)和其它左翼議程項目外,該運動提倡「集體所有製」的經濟模式,賠償和「立即釋放」所有被裁定犯有毒品罪的人。

佩裡在備忘錄中建議,如果「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積極份子與他們聯繫,眾議院候選人可以與他們會面,但他們不應「為具體政策立場提供支持」。

佩裡說,在任何情況下,民主黨人都不應「說『所有人的命都是命』,也不要提及『黑人對黑人犯罪』(black-on-black crime)」。

該文件寫道:「這些都被視為轉移視綫的襲擊。」「這一回應將引起媒體的更多審查,只會激怒『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激進份子。這是最糟糕的回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