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鳳專欄】逆水斬斷中華龍脈 順天不做江澤之民(圖)

2020-07-22 04:10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 三峽 長江 中共
三峽大壩洩洪。(圖片來源:AFP/Getty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22日訊】南方暴雨進入七月以來全無減緩勢頭,而隨著長江汛期的到來,意味著飽受洪災之苦的南方26省,還將面臨更大洪水威脅。更糟糕的是三峽大壩就像一顆定時炸彈,已經進入了潰壩的倒計時,而據德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所引述的官方數據顯示,竟然有八萬顆這樣的「定時炸彈」安置在中國各條江河上。

這些天經常看到南方災區民眾傳出的視頻,這些景象讓我想到《尚書》裡的一句話:「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中國人講天人合一,注重人與天地自然的和協。而在上古的那一場洪水中,河流衝出河道,淹沒盆地與平原,又漫過丘陵,包圍高山。後來大禹用了十三年(亦有一種說法是八年)治水成功,重建文明的同時,也告訴後人,當人與自然的和協被打破時,人應如何應對。所以,後世的人們都以大禹治水的方法為參照,以致不會再有大面積的水害出現。

但是49年以後,中共戰天鬥地,改山造河,一切被改變。而此時長江流域的洪水及潰壩危機,正是七十一年中共逆天的結果。

大禹治水 垂範萬世

天造地設的大自然是一個玄妙的系統,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奧秘,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人只能去順應自然,而不是戰天鬥地。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人們認為自然與人體是對應的。江河湖海,就像人體的經脈血管。醫生給人治病,目的是使人體恢復到正常應有的狀態中去,而不是將人體加以改造。而大禹治水也是如此,在十三年的治水中,他是要將中國的山川地貌歸正到應有的狀態中去。所以他治水時要因地之宜,因水之性。

所謂因地之宜,中國地勢東南低,西北高。大禹治水的先後順序按九州而言,是先治冀州,再治東南的兗州,再向東南治青州、徐州、揚州,然後從揚州向西治荊州,從荊州向北治豫州,從豫州向西治梁州,最後從梁州向北治雍州。冀州因是帝都,利害最大,所以最先治理,使冀州之水入海。而其它諸州的治理順序,可以清楚看到一個由下向高,從東南至西北的走向。

至於因水之性,則是順而導之,水量大而湍急處,分其流以殺其勢,使大水最終回歸故道,朝宗江海。

歷史給我們留下大禹治水這樣的典範,同時也給我們留下過鯀治水失敗的教訓。在大禹治水之前,鯀曾用息壤圍堵洪水,逆勢而行,不僅耗費民力,且時時有潰堤的隱患,結果歷時九年而無功。鯀之敗績在於與水爭地,禹之成功在於以地讓水。兩種不同的做法,決定兩種不同的結果。

神禹開三峽 長江展龍脈

大禹治水後,打通九條水道,其中又以江、河、淮、濟為大,是為四瀆。四瀆之中,江為之首。江,即長江,由此可見,長江做為中國最大的一條龍脈,地位至關重要。

大禹治理長江時,曾留下開鑿三峽的神跡。之後的數千年中,再有水患發生,人們治水都是循禹之跡,復禹之功。如春秋時期,長江巫峽發生龍戰,以至山崩雍江。當時蜀主望帝命人鑿巫山,開三峽。使江水仍舊沿著大禹所開鑿的河道奔流不息。

三峽大壩斬斷中華龍脈

而中共之來,一切發生改變。上世紀90年代,在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力推下,三峽工程強行上馬,耗費民脂民膏建起一條大壩橫截長江。三峽工程被鼓吹為集防洪抗旱發電諸多功能於一身的利國大業,實則為斬斷中華龍脈遺患後世的水害工程。

三峽大壩蓄水後清水下泄,造成下游幹堤嚴重崩岸。長江河道泥沙淤積,水質惡化。長江流域氣候惡化,更誘發地質災害,有監測結果顯示,三峽水庫蓄水後整個三峽地區微震活動明顯增加,也就是國際學術界所說的「水庫誘發地震」。三峽工程還破壞了長江原生生態系統,導致血吸蟲病、肺吸蟲病等諸多疾病的流行。中華鱘、揚子鱷等長江流域的野生物種大量絕跡或正在絕跡,此外移民安置帶來毀林開荒、水土流失、山體滑坡、生活垃圾污染等一系列的災難後果。而百萬移民更淪為收入「低於搬遷前水平;低於安置地農民水平;低於當地貧困線」的「三低」人員,以及「無田種、無工做、無出路」的「三無」人員。

建壩除了對自然及社會的有著上述的破壞作用之外,大壩本身的質量亦令人擔憂。擅長建豆腐渣工程的中共,在三峽大壩的建造中,並未有意外表現,大壩在建造之初,就被外籍專家指出鋼筋混凝土中的鋼筋焊接不合格。加之工程轉包,官員貪腐,質量堪憂,以至三峽工程早已竣工卻無人敢簽署合格證而未能驗收。如今大壩服役僅十餘年,已經出現諸如大壩變形,水平位移,壩體滲露等重大問題。而一年強比一年的洪水,使得潰壩威脅不斷增高,這個巨型大壩如一顆定時炸彈,開啟了它的倒計時。

中共為何熱衷於建水壩

然而,三峽大壩只是中共所建大壩中的最大的一個,且建在中國最大的龍脈上。而在中國大大小小的江河水道上,中共建了多少壩呢,據王維洛先生所引述的中國官方數據,有9.8萬個水壩。而已進入大壩使用壽命末期或超過使用壽命的大壩竟有8.2萬多座。這些無不是巨大的隱患!

水壩之建意在兼顧發電,灌溉,防洪等功能。但隨著一座座水壩的建起,這種現代人一度引以為豪的水利工程,其弊端也漸漸顯露。其中最主要的兩個弊端是壽命有限及破壞環境。大部分發電方式只要更新裝置就可以延長發電壽命,但水力發電由於水庫內淤泥堆積,壽命只有50至200年不等。至於三峽大壩這類的劣質工程,現在就已進入倒計時。就是說從壽命角度看,水壩工程的巨額投資是得不償失的。而其對生態環境的危害則更為深遠,甚至是不可逆轉的。所以水壩工程在世界各地一直在降溫。而據環保組織「美國河流」統計,過去20多年裡美國各地拆除了約800座大壩。

世界築壩熱潮早已過去,而中共對大壩卻狂熱未減。維基百科資料顯示,世界十大已建高壩,中共佔了四座。世界十大在建及規劃中高壩,中共佔了五座。

雖然水壩被證明是個利弊同存的東西,且從長遠來看,不可逆轉的災難性後果,遠大於眼前之利。然而,中共要做的是戰天鬥地,改山造河,所以這一切並不在中共的考量之中。

順天意不做江澤之「民」

事實上,歷史上的中國人並不崇尚建大壩。雖然中國古人也建壩,但那只是遠離河道一種蓄水所用的堤壩,或者在河道中,會有順流而修的堤堰,卻不會見到攔腰而截的水壩。如戰國時代秦國李冰所修都江堰就是建在岷江中流,意在分流而非為截水。成都賴之以成天府之國,都江堰經過歷代整修,兩千多年來依然發揮巨大的作用,這才是真正功在千秋的水利工程。

再看如今中共搞出的三峽工程。前段時間有一篇微博熱文被和諧掉了,題為《如果三峽大壩潰壩了有多可怕?》。文章說,三峽潰壩後,不但宜昌保不住,沙市保不住,江漢平原保不住,武漢也保不住,京廣、京九鐵路也保不住,洪水影響範圍一直到南京。簡單說就是比98年洪水凶猛幾十倍的洪流不可阻擋的摧毀長江中下游的一切。洪峰10小時內到武漢,1天內到南京。十幾米、幾十米高的洪水衝垮建築樓房,淹死多少人難以統計。

如今,力主修建大壩的江澤民早已退位,但長江中下游的廣大地區卻隨時淹作江澤之國,人民畜產隨時淪為江澤之「民」,紅朝之鬼。

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中共在疫情中、在香港問題、在諸多問題上的瘋狂表現,與全球去中共化大潮的到來,宣告了天滅中共大勢已至。三峽工程的災難性後果只是中共禍害中國人的冰山一角,要徹底擺脫淪為江澤之民紅朝之鬼的命運。中國人只有順應天意,解體戰天鬥地的中共,重建對天地自然神明的敬畏與謙卑,就一定會看到天祐中華,龍脈不息的一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