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不是抗洪乏力的藉口(圖)

2020-08-02 11:00 作者: 醒民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7月,重慶多處沿江公路被淹,鐵路沖斷,江水持續關進。(網絡圖片)

武漢肺炎疫情仍然嚴峻的情形下,中國大陸26省市區深陷淹水困境,一些地區情況危急。然而,對於如此水患,持續近一個月,政府和媒體卻無人理會,好似這場水災危機並不存在。

目前,僅僅是應急部門向3省預撥1.5億元救災資金。有網友計算,每個中國人能得到的抗洪救助資金從5毛到2元人民幣不等,還不夠一頓飯錢。有中共黨媒拿疫情當藉口,說抗疫消耗太大,各方已經沒有力量救洪。黨媒的說辭看起來有道理,但卻像紙糊的燈籠,一捅就破:

就在6月初,中共還允諾77個有關發展中國家暫停債務償還。據環球網數據,近4年,中國給非洲等發展中國家的款項高達6萬餘億元人民幣,這個數字是抗洪救災1.5億元的四萬倍!很顯然,在中共眼裡,上千萬中國人的性命、財產和生活,抵不上中共非洲小兄弟的四萬分之一。

在中國任何一個政府懸掛的牌匾上都寫著「人民政府」,然而「人民」只是個幌子,政府是中共的政府。

一、45年前一次被遺忘的潰壩

2005年美國《探索》(《Discovery》)節目向全世界披露了人為造成的災難,排在第一位的不是蘇聯切爾諾貝利核泄漏事故,而是鮮為人知的1975年中國河南板橋水庫潰壩事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據《探索》報導:1975年8月8日,河南板橋水庫因暴雨發生潰壩,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現場打撈起屍體10萬多具,後期因缺糧、感染、瘟疫又致14萬人死亡。

災害發生時,板橋水庫大壩已情況十分危急,必須及時泄洪。當地駐軍曾向上級部門發出特急電,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之子紀坡民揭露了一些當時的內幕:鄧小平家屬接到電話後說鄧小平不舒服,已經入睡。在匯報者再三表明情況緊急之後,鄧小平家屬堅持說鄧小平已經入睡,身體不好,不能叫醒,有事天亮再說,並掛斷了電話。但據紀登奎後來瞭解,當晚鄧小平並沒有生病,也沒有入睡,而是在萬里家打麻將,一直打到8日清晨5點左右。

情況越來越危急,再次給鄧小平家裡打電話,要求動用空軍,但電話再次被鄧家掛斷。沒有得到上級命令,水庫管理人員不敢排水泄洪。

在當地駐軍正準備向北京第三次發緊急電之時,災難發生了,寳貴的時間被錯過,最終導致潰壩。

不僅泄洪時間被錯過,板橋水庫的潰壩本身就有著「先天不足」的內因。河南板橋、石漫灘等系列水庫,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大躍進」的產物,因工程質量粗劣、疏於日常維護,至災害發生時,17個泄洪閘只有5座能正常開啟,其它由於沒有正常維護全部鏽死。

在大躍進的1958年,中共興起了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一場「實驗」,把水利工程與鋼鐵視為兩大支柱。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譚震林來河南視察時將水利工程歸納為「以蓄為主,以小型為主,以社隊自辦為主」。僅1957~1959年,駐馬店地區就修建水庫100多座。

有水利專家當時即指出:在平原地區以蓄為主,重蓄輕排,將使水位被人為地維持過高,帶來隱患。然而,在「政治掛帥」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浪潮之中,沒有人聽得進去這些若干年之後才可能產生的後果,

在河南駐馬店境內宿鴨湖水庫的設計過程中,省水利廳一位副廳長認為原設計過於保守,不符合「大躍進」中水利工程「以蓄為主」的精神,擅自作了幾處關鍵的改動。例如:他認為「閘門設計太大」,便將原設計的12孔排水閘門砍去7門,僅剩5門。這樣情況也出現在了其他幾處大壩的建造設計中。違背自然條件的「改天換地」,就這樣將隱患埋伏在了一個又一個風風火火建造起來的大壩之中。

然而,這樣一場災難卻被中共消聲,成為一場被遺忘的災難。這場世界史上最大的潰壩事件,蕩滌了上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卻沒有一塊為死難者而立的災難紀念碑,唯一的「75・8抗洪勝利紀念碑」是用來歌頌中共政府「功績」而設立。

二、汶川地震遲到72小時的援助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之後,全國民眾的眼睛都在注視著電視、報紙、網路,然而,地震發生42小時後,進入汶川幾個受災重鎮的救援官兵只有赤手空拳的1000人,而需要被挖掘出來的人卻是十幾萬人。

即使到了震後72小時,這個地震救災黃金時間的最後期限,進入重災區的救援士兵也不足1萬人。按照國際慣例,把1個人救出地震廢墟,至少需要3個人來抬起水泥板。10萬人受災,至少需要30萬人的救援部隊。國際慣例和中國之間強烈的反差,讓人難以理解。

直到15日21時30分,號稱「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工程兵才第一次開通了從理縣進入汶川的公路,大批救援人員才剛剛趕到災區,然而此時地震已發生了79小時,絕大多數災民已在廢墟中痛苦的死去,而且同時受災的58個鄉鎮中,還有34個沒有任何救援人員進入。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寳甚至對軍隊喊出:「我就一句話,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

軍隊無法調動的原因在哪裡?2008年年底,時任中共總參謀長陳炳德在黨媒撰文揭示,在汶川地震發生後的72小時黃金時間內,胡、溫無法調動軍隊赴災區進行救援,在震後的3天時間裡,軍方的一切行動都要經過「軍委首長」江澤民的批准,而江澤民為了顯示其對於軍隊的把持仍然牢固,無視災情緊急,寧肯讓身處前線的救災者無計可施。也只有漠視生命的共產政權,才允許這樣極端的悲劇發生。人民、生命、法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顯示個人的手腕和權力。

像歷次災難性事件一樣,汶川地震發生次日,中共中宣部要求中國大陸新聞媒體在地震新聞中要「牢牢把握正確輿論導向,堅持團結穩定鼓勁、正面宣傳為主」。最終將汶川大地震變成為軍隊救災抗災的頌歌,至少十幾萬中國人民的喪事被黨媒報導成中共政權的又一件喜事。

無論是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河南板橋潰壩事件,還是多數人都知道的餓死數千萬人的三年大飢荒,中共從上至下從來沒有人為此承擔責任,事後也沒有追責。原因很簡單,只要有人承責,就說明中共執政出現了錯誤,「我黨偉光正」的畫皮就會被戳破,所以再大的壞事也必須不惜代價地不了了之,血寫的事實用墨寫的謊言掩埋即可,一切為了黨的利益。

三、中共的本性和人民的出路

共產黨的本質到底是什麼?讓我們看一看《九評共產黨》揭示出的真相:「在共產黨那裡,沒有普遍的人性標準,善良和貪惡、法律和原則變成隨意移動的標準。不能殺人,但黨認定的敵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階級敵人父母除外;仁義禮智信,但黨不想或不願意的時候除外。」

「中國人講天人合一,按照老子的說法: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和自然是一個連續的宇宙狀態。共產黨也是一種生命,但其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是一種反宇宙的邪惡生靈。」

「共產主義運動被實驗性的引進中國,黨的生命大於一切、征服一切,開始給中國帶來一場無休止的浩劫。」

「從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輸的一切邪說,看清中共十惡俱全的本質,復甦我們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順過渡到非共產黨社會的必經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雖然中共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相信真理的力量,堅守我們的道德,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一切資源都將有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