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式抗疫:裸體消毒、手銬隔離、強服中藥(圖)


武漢肺炎 新疆
2020年7月29日,一名衛生工作者在給一名居民進行病毒測試。(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1日訊】新疆是中國目前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最嚴重的地區,那裡還維持著嚴厲的限制措施。當事人說,拘留營中的在押女犯每週都要脫光衣服噴灑消毒水;隔離在家的居民被人用鎖從外面鎖上,不得出門;隔離可以長達40多天,病毒檢測陰性也不能結束隔離;不配合者就被抓起來。

從全國看,中國的新冠病毒疫情已經基本得到了控制,生活大體恢復正常。國內旅行有了很大的恢復,工廠和商業也已經重新開放。但位於中國西部的新疆是一個例外。那裡的民眾有一大半還處於嚴厲的封城狀態,與全國其它地方儼然處於兩個世界。

美聯社說,綜合官方通告、社媒體和採訪到的三名新疆被隔離者的說法,當地政府的有些做法被專家稱為違反醫學道德,有些居民在威逼下服用那些沒有經過嚴格臨床檢驗的中藥。

一名中年維吾爾婦女告訴美聯社,她在中國疫情高峰期時遭到拘押,被迫喝下一種中藥後感到虛弱、噁心。她和同監室的獄友每週都得脫光衣服一次,讓看守用消毒水噴灑她們的身體和監室。

這名婦女從新疆通過電話說,「皮膚有種燒灼的感覺。」「我的手被毀了,我的皮膚開始脫落。」由於害怕報復,這位女士沒有提供真實的姓名。

從7月中旬以來,新疆報告了826例新冠病毒病例。當局採取的封城措施已經持續了45天。目前新疆的疫情是中國各省中最嚴重的。

中國最早爆發疫情的武漢也採取過封城,但武漢的病例要比新疆多很多。武漢確診病例有五萬多例。當局也沒有強迫武漢居民服用中藥,一般來說,被隔離在家的居民還可以在小區裡活動,也允許外面往小區送蔬菜食品等。

今年6月初,北京出現了300多個病例,一些小區被封閉了幾週,目前北京還維持著輕度的防疫措施。

相比之下,新疆2500萬人中目前有半數以上還處於封城狀態,從首府烏魯木齊向外延申數百英里。

封城中廣泛使用了監控設備,拘留營中的100多萬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全都處於監控之中。

美聯社說,那名維吾爾婦女在被關押一個多月後獲釋,她一到家就被隔離了起來。她說,社區工作者每天來一次強迫她服下沒有任何標誌的白瓶子中藥。她說,如果她不喝就會再被拘留起來。

當局說,採取這些措施是為了全疆所有居民的利益。幾十年來,中國政府為了控制新疆人想盡了辦法。維吾爾人對北京的高壓手段非常憎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上週五表示,今年7月,新疆局部暴發聚集性疫情後,新疆自治區政府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及時採取有力防控措施,精心治療各族病患,切實保障當地各族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但事實上,新疆除了少數民族,漢族人的待遇也並不怎麼好。

8月數千名漢族人在社媒體上抱怨當局採取的抗疫措施太過分。照片顯示,有的居民被手銬鎖在欄杆上,家裡的大門被人用鎖給鎖起來。有一名漢族商人對美聯社說,他從7月中旬就被隔離起來,雖然病毒檢測呈陰性,可有關當局依然不放他出來。他在網上披露了自己的狀況後當局命令他刪掉自己的貼子,並被告知要保持沉默。

這位商人8月中旬在微博上說,「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保持沉默。」「長期沉默,自己就會陷入絕望的深淵。」

他在幾天後又在微博上發貼說:「我在這個房間裡呆了多久,我都不記得了。我只想忘記一切。」他也被迫服用過那名新疆婦女用過的那種叫連花清瘟的液體中藥。

連花清瘟是一種中草藥,經常被美國海關查獲。美國FDA認定這種藥欺騙對新冠病毒根本沒有任何治療作用,純屬騙人。

 

(原標題:新疆封城親歷者:嚴厲程度遠超武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