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香港基本法》沒三權分立?(圖)

2020-09-13 08:15 作者: 練乙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終審法院。(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看中国2020年9月13日讯】圍繞「九二共識」現在有3種說法,中國聲稱共識就是「一中」,一中就是北京;老派國民黨認為一中的關鍵是「各表」;新派國民黨則覺得「共識」已經染紅,沒戲了,不提也罷。

紅是中國染的。大家還記得,那4個字初出爐的時候,中國非常積極提的是「求同存異」,只要提一中,其他什麼都好講。可沒過多少年,馬前總統最後一次見習大大,就連自己胸口上的台灣別針也不敢戴;大概是他懂得了,中國不再和你談什麼各表,再提,當場就會給你難看。

給你甜頭上賊船,之後呢?好在,台灣還從那個所謂的共識有退路;香港就慘了。

1980年代中英談判,中國說給香港「高度自治」,稱自治還不夠,要拔高一些。可是過了1997年後沒多少年,北京就改口:高度自治非自治,中國是一元政體,不是聯邦制,地方沒有「剩餘權力」,《基本法》沒講的,都歸中央管。(那是狗屁邏輯——台灣也不是聯邦制,但《憲法》規定地方政府處理地方事務時,有完整剩餘權力。)

既然「高度自治非自治」,那麼中國講的「自治」, 理應比「高度自治」更高規格了,具體指什麼呢?有樣板給大家看。

西藏、新疆、內蒙,都是不折不扣的法定「自治區」。我們看最「聽話」的內蒙,中國最近也在那裡推行語言文化滅絕政策;從今年秋季起,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改用漢語授課,即所謂的「第二類雙語教育」(此舉馬上引爆了前所未有的內蒙人反抗運動)。

出爾反爾是統治者本色

然而,中國一直以來聲稱的自治區政策是「保護少數民族語言文化」。不過,出爾反爾是中國統治者的本色了,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內蒙當下發生的事,有另一層重要意義。

內蒙的自治,從語言政策的實施來看,程度的確比香港高。從1949年到2020年, 中國在內蒙忍了71年才發作要打壓蒙古語。但中國在香港剷除母語(香港話——一種高度異化了、具濃厚本地特色的另類廣東話),早已經在進行。

從2008年起,港府已在中小學大力推行北方話教學,學生要學捲舌的北京腔,不然就不及格(有些學校更開始積極處罰在校園裡講香港話的學生,就像國民黨當年在台灣對付講閩南語的學生);從1997年開始算,那只不過是第11年。

說好的更高度的自治,香港到頭來比不上內蒙。這跟中國能否控制地方局面有很大關係。內蒙自文革第一砲就遭嚴重摧殘,駭人聽聞的「內蒙古人民革命黨事件」肆虐草原,不出1、2年,內蒙的知識份子、菁英幾乎全被鬥死,民族元氣大傷,之後中國對蒙古的內殖民鋪天蓋地,蒙古人無還手之力,於是北京就可以慢條斯理對付內蒙,直到今夏。

這手法跟中國處理香港民主運動的手法完全一樣。1997年到2014年,香港的民主派主張抗爭要符合「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言穢語),中國就很容忍,甚至年復一年的六四維園悼念活動都不干預,因為對政權的威脅是零;但2014年的雨傘運動和2016年的魚蛋革命之後,中國知道香港人動真格了,它就原形畢露。中國的政策是「反抗越烈、打壓越狠」,把毛澤東的一句話前後倒過來說了。

這一點對台灣有特殊意義。前總統馬英九經常說,在他任內因為他強調一中,所以兩岸關係風平浪靜。但更完整的解讀是,那8年裡,馬政府對中國卑躬屈膝、中門大開,中國覺得很好,用不著惡形惡相就可在台灣予取予求。

台灣不買帳中國臉就變

太陽花學運、蔡政府上場之後,台灣不買帳了,中國馬上演京戲:一轉臉就變。台灣人口當中的反中比率較香港高,一旦接受了「一國兩制」,那些開始階段的甜言蜜語會消失得比香港更快。香港的確是中國做給台灣看的「一國兩制示範單位」。

這個星期,香港失掉了三權分立。中國派政客附和港府的最新說法,指香港人20多年來一直誤解了《基本法》、其實那法裡面是沒有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的。好在,有人拿出了反駁物證:1997年7月1日凌晨在香港舉行的「回歸大典」的中國官方場刊裡,劈頭第一句就是說:「一國兩制包含三權分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