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中港人家屬開記者會 抨擊中港政府互相推卸(圖)


被送中的12位港人的家屬,聯同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會。他們痛批,被拘留者仍被「秘密關押、音訊全無」,又抨擊北京當局欲以「官派律師」剝奪被拘留人權利,「香港政府更從未提供任何實質協助」。
被送中的12位港人的家屬,聯同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會。他們痛批,被拘留者仍被「秘密關押、音訊全無」,又抨擊北京當局欲以「官派律師」剝奪被拘留人權利,「香港政府更從未提供任何實質協助」。(圖片來源:看中國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9月13日訊】昨日下午,在南海被廣東海警拘捕的12位港人家屬,聯同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和涂謹申召開記者會。他們批評,從8月23日事發當日距今3周,被拘留者仍被「秘密關押、音訊全無」,事件更牽涉未成年人士,又抨擊北京當局欲以「官派律師」剝奪被拘留人權利,「香港政府更從未提供任何實質協助」。家屬提出4項要求,包括拒絕「官派律師」、要求當局准許被拘留者致電家屬、要求當局提供合適藥物予被拘留者、以及要求港府確保港人權利,立即將他們從內地接回香港。涂謹申表示,已去信駐粵辦,要求他們派員探望被拘留人士。

家屬哭訴「牽腸掛肚」 擔心兒子生死未卜

據《立場新聞》報導,其中一名被拘留者鄧棨然的母親,發言時一度飲泣,表示擔心兒子的安危與健康,又擔心他沒有藥物服用,「令我哋牽腸掛肚」,「希望佢哋早啲返嚟香港,希望香港政府可以幫吓我哋,帶佢哋返嚟香港。佢哋生死都未知,我哋收唔到消息。」

鄧弟斥林鄭:「妳點話自己係香港人的母親」

鄧棨然胞弟也說,至今林鄭月娥對於12名港人在深圳被拘留毫不在乎,有枉她自稱為「香港人的母親」:「林鄭都話自己係香港人的母親,唔知在座各位,以及各位傳媒朋友係咪為人父母?你自己個仔走失咗,你都會發晒茅周圍搵,你會用盡所有方法,甚至你的性命都要搵返你的寶貝。既然佢講到自己係香港人的母親的時候,我真係見唔到佢有咩行為,同佢所講嘅係相稱。見到佢哋都好似係不屑一顧,唔在乎咁,妳點話自己係香港人的母親呢?」

鄭父:堅信兒子出海釣魚

被拘留者17歲鄭子豪的父親亦有發言,他並無戴太陽眼鏡跟風褸遮蓋容貌。鄭父說,兒子當日在出發前拿著釣魚用具,向他表示「我同朋友去南丫島釣魚」,之後就失蹤。後來經由傳媒報道才知道他被大陸海警被捕。

鄭子豪說,由始至終相信兒子是出海釣魚,但是兩地政府都對於事件沒多作交代,「我都想政府可以出嚟調查下。我個仔又見唔到,叫我哋點搞呢?」

李母:特首有責任保護市民

被問到有甚麼說話想對港府以及林鄭月娥表達,李子賢的母親表示,「佢哋係香港人,就應該要返嚟香港。都過咗15日,我哋已經一路冇出聲,怕家人危險,依家(政府)都好似唔當佢哋係人」,「佢身為特首,就有責任保護返香港市民」,「我覺得佢好似冇做過嘢。」

涂謹申:倘家屬無錢請律師 官方才可以派律師處理

有份跟進事件的涂謹申說,他相信家屬即使上到深圳,都不會獲容許與被拘留者見面,不過根據大陸法律,律師確實有權見當事人。他解釋一般情況之下,如果被拘留人士無錢請律師或者找不到合適律師,官方才會派律師給當事人。

「但依家唔係咁,家屬有錢請律師,但你都照樣俾官派律師佢」。涂謹申認為,北京當局最低限度應該讓當事人見到家屬所委託的律師,並且聽到他們親口拒絕,才可以安排官派律師,「咁樣對家屬,對社會都有交代」。

與菲律賓人質事件相比 稱港府不夠上心

涂謹申又重申,被拘留港人在大陸的合法權益未得到保障,「我知道係好艱難做到,但係特區政府始終有責任維護港人。」涂謹申以2010年馬尼拉挾持人質事件當例子,指港府有持續寫信給菲律賓政府跟進事件,「又會見中國駐菲律賓大使成日關心件事,明顯比較上心」,「就算黃台仰喺德國,特區政府都寫信要求德國將佢引渡返嚟啦」,因此他認為港府在今次事件上可做到更多。

涂謹申最後說,已經去信港府駐粵辦,希望他們能派人探望港人,被拘留者見到港府代表除了比較安心外,也相信大陸部門也會信任港府代表,「我哋又唔係叫港府代表幫手劫獄、串通,就算搵人探下佢哋都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